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难忘的知青岁月  

2017-05-06 20:59:52|  分类: 历史印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志清


       1968年12月30日,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感召下,在一片激情沸腾的欢送声中,告别父母,告别亲朋好友,告别城市,我背着背包,挎着带有毛主席语录的黄底红字的书包,上山下乡来到了新晃侗族自治县方家屯人民公社坳背罗大队第二生产队。和我一起下放到这个队里的还有一个叫廖红星的知青。当时,我们这种下放形式叫扦队落户,也叫投亲靠友。

       当晚,生产队为我们开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会。欢迎会是在生产队长姚沅金家的堂屋里召开的。没有电灯,社员们在昏暗的油灯下围着一盆炭火,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他们都很友好地向我们打招呼。姚队长把我们向社员们做了简单的介绍,我们也分别向社员同志们点头示意,就这样,我们就成为了生产队里的一员,当上了农民。那时,出的是集体工,会上,队长便安排了第二天社员们要干的活和要完成的生产任务。

       我被安排住在一间十分简陋的木房里。木窗格是用丝绵纸糊的,出门进屋木门还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出门左侧有一间小灶房,我就在那里做饭。做饭用的是铁锅,烧的是柴火,水是沙井里明净的水。当时吃的盐都是像玉米颗粒一样粗大,炒菜时,还要用擂钵把它擂细才能用。记得我在生产队里第一天干的活就是除牛栏粪。牛都是集体的,牛圈牛栏也是生产队的,私人是不许养牛的,那么牛屎也就是生产队的了。牛栏里有很多稻草和牛屎夹在一起,都有三四尺高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夹着牛粪的稻草掏出来堆放在一起,然后作为肥料挑到田里。生产队有 9头牛,就有 9个牛圈。我们有三个人除牛栏粪,手上脚上到处都粘的有牛粪,牛粪和稻草夹在一起还冒着刺鼻的热气。几天下来我搞得腰酸背痛。干完活回到屋里,就洗手做饭。虽然掏牛粪倒胃口,但饭不能不吃。柴火是和社员们一道在现在的夜郎大峡谷外的两河口砍的,砍一担柴挑到家大约要三个多小时。我是一个人煮饭,每天吃两餐,上午干完活回到家吃一餐,晚上吃一餐。我通常是两餐的饭一次煮。下午那餐当然是“现饭”,干活累了,连饭都懒得热,就吃冷的,再喝一瓢冷水。社员同志们对我都很好,刚去那会儿,自己没有自留地,也就没有菜,大伙你一把葱他一把蒜的送我,解决了我吃菜的问题。不久,我分到了两分自留地,于是,我种起了青菜、白菜、大蒜、芹菜等。吃上自己种的菜,口中感到分外的香甜。

       生产队每个月都要对每个社员评议一次劳动分工。壮实勤奋、出工出力,并对农活很熟悉的社员一般是10分,叫全劳动力,半劳动力就评定为6分。起初我是被评定为8分工分的劳力,也就是说,在生产队干一天活就记8分,干半天就记4分。生产队出的是集体工,大约早上八点,生产队长喊一声“出工了!”,大家就三三两两的跟着上山了。有时一起去插秧,有时一起去锄地。到了干活的地方,社员们都要吃一袋“上工烟”,他们说“不吃上工烟,过不了一天。”“上工烟”大约去了半个钟头,就开始干活。劳动途中,又要休息半小时,队长叫“吃杆烟”,社员们就坐下来休息。这时,我才真正体会到了农村“吃烟”的含义。干了一天的活,吃了晚饭之后,社员们都会拿着记工分的本子到记工员那里去登记。记工员每天都要在工分本上为我们登记签字。记工员干的也是一种荣耀的事,每个月记工分可增加10分工分。在生产队里,我也曾做过记工员,大约做了七八个月,我提出不做了。因为每天都要给生产队五六十人记工分,有时为了农活劳动的质量和数量,根据队长和社员意见减别人的分子,还要互相争吵,容易得罪人,我就干脆不做了。当年,生产队里的社员都是凭工分分粮食、分油、分钱,分什么都凭工分。那时,年终结算时才能分到钱,每个劳动日以10分计算,每天大约能收入 6角钱。如果这一年你挣了3000 工分,年终就可以分到 180 元。每个月生产队发一次粮食,也就是发谷子,有时也分红薯、洋芋之类的。一到分粮食的时候,大家都挑着箩筐或提着袋子去排队领粮食,按人平30斤谷子发。有的人家劳力少,老弱病残或小孩多,挣的工分自然少,就成了“超支户”,年终时不但分不到钱粮,还要补偿集体。

       生产队里最重要的是粮仓,因此,每晚都要派两个人守粮仓。自己带着被子在粮仓上睡觉。守粮仓的地方四面透风,冬天寒风呼呼,夏天蚊子嗡嗡,真不好受。守一个晚上可得 2分工分。有的人家中有事或不愿守的,我就去顶,这是常有的事。当时年轻,也不觉得辛苦,况且还能多得2分工分。有一天,张老头看的一头黄牛不小心从燕塘坡上摔下来,死了,张老头遭到了队长的严厉批评。把牛刮好,大家就到生产队晒谷坪中去排队分牛肉,按户上人头及工分分。我分到了四斤半,自然是非常感谢张老头让我吃上了牛肉。那时,能吃上纯正的新晃黄牛肉很不容易。

       当时,生产队每年都有上公粮和交派购猪的任务。有两年,我也被摊上了交派购猪。猪要养到 130斤,肉食品公司才能收。我精心饲养,把猪养得胖胖的,油光水滑的,顺利完成了任务。生产队长很高兴,常在会上表扬我,我心里也乐滋滋的。在队里,我学会了犁田、栽秧、割草,样样农活都做的十分漂亮。一年之后,我的工分就被社员们评定为10分。犁田的时候,全劳动力要求犁两亩田才能拿到10分,打稻谷的要求全劳动力每天打三担即300斤才算完成任务。每次干活,我都能按队长要求完成任务,因此,被生产队评为“五好社员”,还到方家屯人民公社参加过“优秀知青”和“五好社员”表彰会。

       生产队开会的时候,组织社员同志们学习读报和出黑板报自然就是我们知青的事。当时,我年轻活跃,常给社员们教唱红歌老歌。 1973 年的夏天,我还为咱们大队排练了一部舞台剧《沙家兵》,我扮演了胡传奎胡司令这个角色。现在回到村里去,不少老人都叫我“胡司令”或说胡司令来了。当时很少有电影,没有电视,群众文化生活十分乏味,他们能看到我们的演出自然是非常高兴。我们到了不少公社演出,还到过贵州省的三穗、天柱县剧院演出。我们不卖票不收钱,当地人管饭就行。我们这些大部分由农民组成的剧团得到了观众的称赞和好评,大家心里十分高兴。我们这个剧团里,扮演郭建光、刁德一、刁小三的都已去世了,但我还依稀的记得他们的容音笑貌,还十分怀念与这些地道的农民艺术家在一起度过的一段谈笑风生同台演出的美好日子。

       有一段时间,队长安排我和另两位社员到鱼市、波州、禾滩等公社赶场日去染布。当时没有公共汽车,都是早上 5点钟出发,晚上10点才回到家。我们挑着染布工具,一天走上五六十里路,脚都起了泡,那个真叫苦。除了生活支出,染布所有收入都交生产队,然后正常记上工分。生意不好,收入不高,不到半年生产队长也就不让做了。有一天我在生产队里的一个叫后塘的地点犁田,牵去犁田的是特别有劲,特别调皮,弄得我满头大汗,并且左脚被水田的碎石片划了一道口子,疼痛难忍,鲜血直流。大伙把我背到大队赤脚医生李代汉的诊疗室进行清洗、敷药。李医生真不愧为行医几十年的赤脚医生,几天后我的脚就完全好了,又能下地干活了。我脚痛那几天,社员们常来看我,有端饭来的,有送水来的,有送菜来的,乡亲们都把我当成了自己人。和我一起下放的另一个知青,很不会干农活,但他有一手理发的好手艺,队长就不安排他干活,叫他挑着理发担子走村串户去理发或去开店,每月向生产队交30元钱。

       刚下放那时,我才 16岁,22 岁离开的农村,我也是文化大革命的见证者、经历者。记得咱们生产队队长叫姚沅金,他人很和气,也爱开玩笑,三十五六的人。他家的堂屋里中堂上没有神柜、神壁联什么的,而是挂着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像。我和社员同志们每天都要到那里去,也叫“早请示,晚汇报”吧,其实是生产队长安排大家一天的工作,晚上又在他家记工分。每天,大家都要学习一段毛主席语录。我倒是觉得那时政治空气好,社会风气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好。没有电灯,没有电视,吃晚饭后,社员们喜欢到晒谷坪或大院里摆门子,也就是谈国事,讲故事,拉家常。小孩子喜欢到那里捉迷藏,躲猫猫。那时的农村,山是青的,水是绿的,天是蓝的,住的木屋也特别舒服,开着门睡觉也没事。我真羡慕那时平安和谐的世道。

        1970 年10月至 1972 年元月,我和农村的其他民兵一样被生产队抽去参加湘黔铁路大会战。首先我们是在林冲公社的大坝河,不到两天,这里就一下子住了 3000 多人,遍地扎起了工棚,四处搭起了炉灶,有的还住在社员家里,形成了白天人山人海,晚上加班灯火辉煌的壮观场面。那时,湘黔铁路大会站的所有人员都按连排军事编制管理。我和连指导员也就是方家屯公社大东坪大队的副大队长姚必久住在一起,共睡一床。每天早上五点起床,大家学习一段毛主席语录之后就吃早饭,然后就上工地干活。中午休息一小时又接着干。开始用钢筋打炮眼,双手磨出了鲜血,我们都没叫苦,参战的民兵硬是凭借钢钎大锤、锄头镐铲、轨道斗车、劈山炸岩、挖运土方,艰难地开辟出了湘黔大道。我们在大坝河干了四个月又转战辰溪县的火马冲。走到哪里都是激情飞扬,人山人海。因为我是知青,并且比较活跃,连里及营部层层推荐,干了三个月体力活之后,我到了团部的文宣队,编写节目,排练节目,在湘黔铁路大会站的工地上慰问演出。回想起来,那真是一段激情难忘的岁月,一个火热涌动的场面,一幅移山填海的壮丽画卷。

       湘黔铁路大会战之后,我又回到了农村,在生产队继续干活。在村里担任过民兵排长、大队团支部书记。由于大队小队干部的器重和关心,由于自己的努力, 1974 年 7月我被推荐为优秀知青跨进了工农兵学员的行列,进入了高校深造。在农村的六年知青生活,在农村的六年风风雨雨及酸甜苦辣磨炼培养和成就了我。知青的生活让我更加成熟坚强,让我更加热爱家乡,热爱生活。上山下乡的那段充满凄楚却不畏艰苦的拼搏岁月让我苦过、乐过、哭过、笑过、激情过、沮丧过,苦难和艰辛、汗水与鲜血、青春和追求、岁月和生命、光荣和梦想、刻骨铭心、终身难忘!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