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洋坪水库的漪涟  

2017-05-06 20:52:03|  分类: 历史印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蔡起迪

 

  每当我乘车经过沈海高速公路福建霞浦境内长达 3750 米的洋坪隧道时,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汽车不是在隧道中平行飞驶,而是穿越隧道的顶层向上升腾。因为在这长长的隧道上,隔着一层由时间凝固而成的花岗岩,上方高悬着一个呈枫叶形、拥有二千万立方水域的洋坪水库。而我当年作为“知青”下乡插队劳动四年,有三年的时间,就是在洋坪水库工地劳动的。那时的生活,就像在水库工地中拉土方的榆木车轱辘,在坎坷颠簸的土路上无望地摇摆翻滚着。可以説,我青春的汗水,都挥洒在洋坪水库那一泓碧波中了,因此,只要我想起洋坪水库,心里就情不自禁地荡起一阵阵漪涟。

  我是“老三届”初中毕业生,应该在 1969 年初,按规定就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上山下乡,但因生病,在家治病一年,隔年 5月,被安排到福建省霞浦县三沙公社西山大队第六生产队插队,当时还没有知青点,被安排住在生产队长的家里,因生产队长家里人口多、住房紧,他让我住在顶楼的神龛旁边,因此,村里的贫下中农戏称我是“与神住在一起”。那时我们是真正做到毛主席指示的“三同”,即“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第二年,大队要修建洋坪水库,就分配我到洋坪水库劳动,当时的“插哥”们又戏称我“上山修理地球”。

  洋坪水库建在我们大队管辖的一个叫“洋坪”的畲族居住村,处于丘陵山谷中,四周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特别是要修建水库大坝的洋坪村,座落在山谷盆地中,整个村庄被一片葱郁挺拔的樟树林和枫树林所包围,从我所住的工地茅草屋往洋坪村张望,因建水库被剥皮露出红土的V形山坡,衬托着山顶上的蓝天白云,形成一个巨大的倒三角,洋坪村就处在三角的腹部,远看就像一个巨大的戴着绿帽的圆形水壶,顶端上装着一个天然的输氧机,年年月月,日日夜夜不断地向村里输送着清新的空气,因此洋坪村冬暖夏凉,无蚊无蝇,畲族村民祖祖辈辈视为风水宝地。当年选址在洋坪村建水库,很多村民都表示反对,但因为“抓革命,促生产”的需要,也只好遵从了。

  在洋坪水库劳动三年,出了两件大事,彻底地改变了我原来对社会人生朴素单纯美好的看法。贫下中农不理解,说我来到水库工地劳动,一下子变得老成孤独了。从此,我学会喝当地村民自酿的刺激呛人的地瓜烧酒,向在工地劳动的老农民学习,抽起“吧嗒”作响的水烟筒。

  在洋坪水库劳动第一年就发生了这样一件事。那年冬天,南方遇到罕见的暴雪,整个工地呈现一片萧肃静穆的景象。工地食堂是建在大坝左边的山坡下,山坡上是一片高大挺拔的松树林,苍郁的松枝映着白雪,显得遒劲而峥嵘。一个雪后的清晨,民工食堂蒸饭的竹笼上,突然发现工地领导专用的一个圆形铝制饭盒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用松毛和竹叶编成的小蒸罐,就像灌木丛中斑鸠筑的鸟窝,里面装满各种鸟毛杂草和秽物,所有的民工们见到此物都感到神秘且恐怖,开始大家以为是哪个民工和领导过不去搞得恶作剧,但经大家了解,工地领导和蔼可亲,人缘关系好,没有一个人和他合不来,也没有人敢开如此玩笑。

  这时,县水电局派来的施工技术员老金,是工地上唯一的中专毕业的知识分子。他说,这是山鬼因下雪没食物,下山讨饭吃,我们每天都要多蒸一碗饭给它吃,还要买食物到山上孝敬它,否则,它会不断作法弄死民工,甚至破坏水库的建设。他还说,他以前待过的几个水库工地都出现过类似情况,经他一说,工地上一时人心惶惶,一些胆小迷信的民工,纷纷请假回家,再也不敢来水库工地劳动了。

  因为建洋坪水库当时是属于“抓革命、促生产”的硬任务,时间是三年,如果不能及时完成,大队、公社,甚至县领导都要撤职。工地领导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但一时又找不到恶作剧的始作俑者,后来工地领导听说县水电局派来的技术员老金,是个已被开除留用的右派分子,“山鬼”一事是由他先说出来的,领导认为这是老金在散布谣言,只能拿他开刀,用以振作士气,鼓舞人心。报请公社领导研究批准后,就把老金当作“宣扬封建迷信思想,破坏水库建设的漏网右派分子”,在水库工地开了一个大型的批斗会,接着,就把老金遣送回家了。

  一年后,人们在洋坪村的后山原始森林中发现一只村民放养的弥猴,才真相大白,原来是这只弥猴经常下山搞恶作剧,但老金却因此事打击,一病不起,抑郁而死。事后,水库的民工们和村里的贫下中农都说“一只猴子害死一个知识分子”,我听到此话时,感到一阵揪心的疼痛,因为害死老金的不是那只猴子,而是由猴子进化的高级动物。

  洋坪水库建设到第三年的夏天就基本竣工了,大坝开始蓄水,当时跟我一起到水库劳动的还有一个“插哥”,是六七届高中毕业生林君,大我五岁,在校时就是一个稍有名气的校园诗人,性格热情而浪漫,因从小在海边长大,善于戏水击浪游泳,他一见水库那一泓湛蓝的碧水,就跃跃欲试地想下水畅游一番。

  一天,他用家里带来的两条印有毛主席字体“红卫兵”三个字的红袖章,自己动手缝制成一条近似于现在比基尼似的三角游泳裤,跳进水库中,像作秀一般地在水库中做着各种规范的游泳动作,欢快地拍打着水花,高声地欢呼着,引起许多民工和村民前来观看,当他尽情地戏水上岸后,大家惊讶地发现,他穿的游泳裤因太小,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大手笔“红卫兵”三个字,正紧凑地夹进他那滚圆的屁股沟缝中,当时在场观看的还有一人是进驻我们大队的军宣队队员。此人正处在入党提干的考验期,他认为此事正是立功邀奖的好机会,就立即把见到的情况报告给大队党支部。大队党支部也感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报告给公社党委会,公社党委会立即派调查组到水库工地调查。结果证实,确有此事。

  大队党支部当晚派了两个民兵,把林君铐上手铐,押到大队部审讯处理。两天后,林君被定性为“污蔑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现行反革命分子”被遣送到在我们霞浦县被称为“西伯利亚”的偏僻山区柏洋乡劳动改造,从此杳无音讯。

  到了文革后,我才再次见到他,此时他已是两鬓斑白、满脸沧桑,俨然是一个山区农民的样子了。他说,到柏洋后,是当地一个民间青草科医生同情接纳了他,把他招为女婿,并把祖传的骨科医术传授给他,使他度过了那一段艰难困苦的岁月。现在他已成为当地很有名望的民间骨科医生,但他只承认“知青”的身份,拒绝向任何人谈起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我想,“知青”,作为我们这代人特殊的磨难和经历,在祖国浩瀚的历史长河中,也许只能激起一个小小的漪涟,甚至连一个漪涟都激不起,但它引起我们这一代人的思绪却是波澜壮阔的,且永远是厚重而有温度的。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