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在北大荒插队时半夜做豆腐的经历让人难忘  

2017-01-10 19:18:34|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老知青忆:在北大荒插队时半夜做豆腐的经历让人难忘 - 防字604 - 防字604

本文来源:快乐老人网,作者:佚名,原题为:《老知青回忆北大荒岁月:做豆腐的经历让人难忘》

                                                 (图片来自网络)

 

 每年十月到来年五月,在长达七、八个月的时间里,我们的副食只是秋季地窖里儲存的土豆,白菜,没有其他蔬菜。至于鱼、肉更只有在逢年过节才有少量供应,虽然每个连队的猪圈里圈养着不少肥猪,连队是无权擅自作主的。无荤腥解馋,但是连队可以制作豆腐作为副食的补充。当时兵团的各个食堂就流行着一句话,叫做“白菜豆腐保平安”。今天,年近花甲的当年知青,皆能如此健康平安,大概得益于当初“白菜豆腐”的调养。

 东北的大豆是世界闻名的,产量高,质量好,其蛋白质的含量高于其他任何地区的大豆品种,因而不少外邦指名道姓地要进口我国东北产的大豆。大豆是东北农场出口的主要产品,也是当时兵团的主要种植作物。在完成国家的上交任务后,留存在连队的“种籽粮”,“饲料粮”足够解决生产豆腐的原料问题了。自西汉淮南王刘安发明了豆腐的制作方法,世袭二千一百余年,至今仍为四大素食之首。“豆腐炖白菜”能常为兵团战士所用,真谓三生有幸矣!

 那年冬天,我被分配到连队后勤喂猪。一天,连长领着赶牛车的老王头来到猪圈,连长告诉我连队决定在粮仓边的小库房设一个豆腐房,要我找两口空余的大缸搬过去,并要求我给老王头当下手,做豆腐的任务就交由我们俩去完成了。我刚到后勤不久,对一切都感到很是新鲜,更何况做豆腐的付产品——豆渣归我所有,豆渣是喂猪的好饲料,横竖这事好像与我有点关系,我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连长。说干就干,水缸是现成的,挑两口刷干净搬过去就是了,纱包,模板,压棍,水桶…… 等等都有现货,不用重新置办。一口半旧的石磨,平时也不知藏在哪儿,如今被连长稳稳当当地按置在库房的一角,新砌的灶台炉火正旺,瓦匠往通红的炉膛里续着柴禾得意地冲着我们傻笑。连长问老王头:“怎么样,明天能吃到豆腐吗?”老王头是个办事认真的人,严肃地告诉连长,说他一个人难以完成。原来老王头在猪舍没注意到连长交代给我的任务。连长哈哈大笑,拍着我的脑袋说:“这里还有一个呢”,老王头将信将疑不再吱声。

 连长和瓦匠走了,老王头赶紧叫我去粮库领五十斤好豆子来,并嘱咐我说“时间紧得用温水泡,第一天怎么也得做出些好豆腐,五十斤黄豆能出一百二、三十斤豆腐,够食堂用了,以后得空再用饲料豆来做。”(其实,连队的饲料用黄豆一点也不差)。老王头还告诉我第二天四点就要来,晚了就不赶趟了。

 第二天四点不到,我爬出了让人留恋的热被窝,顶着呼啸的北风走进了“豆腐房”,老王头早己到了,吱吱呀呀推着那沉重的磨盘磨着浆子,在水缸里泡了十几个小时的黄豆己涨得鼓鼓囊囊,老王头撇尽了漂浮在水面的豆皮,用水勺将豆和水灌进了磨盘中央的进料孔内,随着磨盘的滚动,浓浓的白花花豆浆带着豆香味顺着石磨细细的水漕缓缓流下,渐渐汇集到出浆口,磨盘的出浆口下,早有水桶接着。我赶紧接过手帮着推磨,小小的磨盘也真累人,不仅仅是靠手和臂的力量,腰和背也须一起使劲,不一会就让我浑身是汗,脱掉了棉袄。几十斤黄豆让我们足足磨了两个多小时。磨好的浆就要过包了,灶台的大锅上方挂了一个大十字架,就象放大了的十字衣架,过浆的包袱皮就挂在十字架上。我们将磨好的浆水倒入包内,老王头站在凳子上,熟练地晃动着豆包架的摇杆,被过滤的纯豆浆流入了锅内,豆渣留在包内。老王头用夹棍夹着豆包。那夹棍就象现在孩子们玩的“双接棍”,一头用两个铁环连着,另一头则由人握住使劲往里夹。每夹一次,豆浆就顺着豆包哗哗往锅里淌。

 夹棍的尺寸比“双接棍”大很多,和棒球运动员用的击球棒相似。浆和豆渣就这样分离了。大锅的火越烧越旺,老王头不停地用水勺子撇去锅内漂浮起的白沫,直至锅内的豆浆咕嘟咕嘟地开了锅。豆腐房内己是雾气腾腾,满屋飘逸着浓浓的豆香味。此刻,做豆腐的大部分工作已完成,把煮开的豆浆舀入洗干净的水缸内,最关键的“点卤”工作开始。一根与水缸一般长的细木棍,一头垂直钉上一片小木片,洗干净后轻轻放入缸内,一手提拉着木棍轻轻搅动着缸内的豆浆,一手轻轻点滴下盐卤,当缸内出现芝麻粒大小的豆花时即便停止点卤。此时颇需分外小心,若卤水多了,豆腐老而苦涩,再也无法纠正;若卤少了豆腐散而不凝,若再补点也无济于事。

 大约半个时辰后豆浆凝固了,象豆腐花一般,把它装入由豆包包裹的豆腐模盒中,盖上木板,压上石头,挤出多余的水份,一个小时后,又白又嫩,又好看,又好吃的豆腐就展现在眼前了。你看那豆腐洁白无瑕,豆包布的纹理还清晰可见;轻轻拍拍,那弹性,那手感美不胜收;仔细品尝,爽嫩滑口,鲜美无比。想吃冻豆腐吗?那更是方便,搁在室外天然的大冰箱,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不用多久便可轻松完事,无论是炖白菜,烧肉块…… 咬一口,那么津道,饱含了菜的清香,肉的淳浓,豆腐的原味,由你去想象吧,此刻要多美有多美。

 做豆腐的那天早晨还未到上班时间(东北的冬季吃二顿饭),连长第一个来到豆腐房,看到热气腾腾的豆腐满心欢喜,从不讲究的他象“石光荣”一样,双手捧起一块豆腐就塞进了嘴里,嘀嘀咕咕地直“好……好……”


来源:和讯网

网址:http://gdq.blog.hexun.com/109566597_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