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余国成:小圆山师生情(外一篇)  

2016-09-10 10:04:1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圆山师生情(外一篇)
余国成

       前些年的一个教师节,我在行报上发表小文《感受“老师”》,写了自己在并无师从守成关系的银行同事那里领受“老师”尊称的感受。而今又到教师节,我则想写一下对确曾有过的一段教师经历的深情感念。
       我的初为人师,是在黑龙江兵团23团(859农场)2连职工子弟学校,而那校园就坐落在一座小园山下。
       一开始,那曾经是一段“莫提起,提起珠泪满衣衫”的日子。
       一是因为我是好不容易当的老师。我出身“资产”(尽管赴边疆上山下乡当时叫做划清阶级界线),又是个不甘蹉跎(当时叫做没有“扎根”思想)的大学迷,更由于我不小心弄丢了宝像(亏得善良的老职工和大多数知青的同情和呵护)差点没闹了个“现行”,总之,小小年纪问题一大堆,只是因为俄语师资欠缺,才起用了我当老师,而且当了很久才给予正式任命。
       二是因为我是当了老师好不容易。首先,能者多劳,见我是六六届高中毕业,让我承担了初中班的数理化课,更见我一没事就爱捏个泥塑李玉和,找块木板画个油画吴琼花什么的,又让我把小学六个年级的图画课全“包圆”了,一周得教18堂课;其次,我是个“老蔫”,说话又笨嘴笨舌,再加上大环境鼓吹“知识越多越反动”,学生不思学,我这个老师当得很艰难。
       记得,有个皮大王冯国才,不仅不肯学,上课还领头捣蛋,一次把我气得不行,打了他一个大嘴巴。他一脚踩进炉灰坑哇哇大哭,把我吓得够呛,生怕家长闹到学校来抓我个“师道尊严”典型。学生们却告诉我,他不会告诉他爸,因为要是让他爸知道,“打不死他!”
他爸是马号的老把式,正宗的贫下中农,但又是个满嘴“荤”话的痞子。不过对我很尊重,我出事那会儿,他劝我:“大老余,知青里数你文化高,就是肚里有水倒不出来,其实,既然来到边疆,一样干革命,不要背什么包袱,该咋的就咋的!”
       就这样,后来我虽然在1979年4月一跺脚病退回了城,可心里还常想起他们。1998年,单位让我出差上东北学习新闻报道业务,我放弃附带的赴俄旅游,利用公休时间回连队去了一次。一开始我只巴望见见那些老职工,压根没想起当时那些令我头疼的小罗卜头们。谁知,他们都已经三十来岁,一个个出落成又壮实又漂亮的姑娘小伙子。我都认不出他们,但他们全记得我,对我非常亲热。
       那个郝文龙是地主郝兴甲的儿子,还有高寿华、赵晨等,后来也都成了“地主”,一个人承包了上千亩地,雇人耕种;那个李千山是老“右派”李求欣的儿子,现在也大学毕业,负责师部所有的管道设计,而皮大王冯国才现在则是团部机务科的科长......
       他们豪爽地作东请我到团部的宾馆酒店与大家团聚,还开出五辆自家的吉普陪我回连队,上东安,看他们掌管的大粮库,看他们发明的网箱养鱼,看他们那准备大展宏图的乌苏里江企业集团,晚上,还在团部一个很像样的歌舞厅,邀我欢舞狂歌。
       冯国才在碰杯时对我说:“余老师,你打少了,当时一巴掌没把我打醒。要是把我打醒了,我现在就不光是个科长了。你走了以后我又重新读书。真后悔,没跟你多学点。”
       他的后悔,加重了我的歉疚,我说,“哎,我当时没教好你们就返城了!”
       小蔫淘丁远平现在很能写文章,他听我这样说之后,沉吟了一下,说道:“应该这样说吧,当年你们被耽误,但是换来了我们没被耽误,正是由于知青老师的影响,才让我们得以迅速赶上了现代化步伐。”
那个上课时总爱瞅着我傻笑的沈李莉,现在是连队的医生。一见面,还背出了我当年写的一首连我自己都忘记了的长诗开头几句,令我特别感动。后来,她在给我的来信中,在对回连队知青致的欢迎辞里,多次写道:“……更重要的是,知青老师教会了我们怎样做人。”
       看来,如果说,我们的知识传授有点象“有意栽花花不活”,那么,我们的人格影响,应该说是“无心插柳柳成行”了吧?
       退休后,我在2010年和几位荒友第二次回东北,惊喜地发现859农场场部在知青大返城之后,经过老职工以及我们当年的学生几十年的努力,已经变成了一座拥有2万人口的漂亮的现代化小城了。
       学生王凤兰、张凤英后来作为场部学校教师退休,现在收入比她们丈夫都高,而当年我以文化补她们的不足,而她们以表达补我的短板的往事,则成为我们欢聚时的笑谈。
       现任农场交通警署署长的我的学生张永饶,一见到我,就从他的警官制服胸前口袋,掏出一个信封给我,我打开一看,见里面居然是一份保存了8年却还依然平整如新的上海工商银行报,上面有我追忆第一次回访黑土地学生的文章!这让我一下看到了家乡人的心。
       学生们不少已经搬出连队,住进了场部装修品质并不亚于大城市水平的小高层。虽没按电梯,但一样换拖鞋进屋,屋里陈设和现代化家用电器一应俱全。我的一个学生,老职工张木匠的儿子张远胜,甚至还在那个世纪广场对面,自己设计建造了一座神似欧式皇宫的大型别墅呢!
       由于农场为适应“耕作在广袤的田野上,居住在现代化城镇里”的需要,多年来在改善道路交通上作了很大投入。现在我的学生们开的私家车已经从1998年时的越野吉普换成了现在的城市轿车,而作业用的那些大型农业机械,驾驶舱的豪华程度都快赶得上飞机驾驶舱了。那天我的学生时任859农场第三作业区负责人的王德奎,像城里的公司白领一样,衣冠整洁地开着轿车带着我到他的作业区参观。他说他们平时都是这样开着轿车下地上班的。
       去年,也就是2015年的12月,我受上海知青历史文化研究会委托,到东北收集上海知青在黑龙江的档案,得以再次看望他们,而事业有成的他们更是出于当年师生深厚情谊以及对家乡繁荣发展的骄傲,在国家深入反腐取消公款招待公车接送的情况下,轮流埋单,私车公用,他们那默默感恩知青、殷殷敬爱老师之情,堪比“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了,这令我十分感动。
       现在,不少到吉鲁江浙闵等地投亲靠友创业发展的学生也出息的让我感到无比欣慰,比如,承包过太仓公交车队的赵玉忠、营销张家港一名牌服装的林晓霖、在浙江某医院任护士长的李莉......近日,我建了个“小圆山师生”微信群,将星流云散各地乃至国外的二连学校师生一一加入,得到了热烈地响应。
       我真的很庆幸在兵团那会儿当过教师,竟然能和这么一大群孩子,从一个特殊的年代开始,演绎出这么一篇特殊的心情故事,而让生命平添了如此丰富的色彩。

感受“老师”
余国成
       那天电梯里有几个不同年龄层次的银行同事齐声招呼我:“余老师!”在边上的两位银行领导笑道:“哟呵!老余,侬现在蛮德高望重的嘛!”看来,我这一介草民享有“老师”这一称呼也似乎奢侈了一些。一个银行老法师听了我这故事之后说:“我儿子有一‘奇谈怪论’,他对我说:‘人家叫你老师,是因为你没什么别的可叫了!’”我想,这倒是一个很好的解释。
       事后仔细想想,银行里互相之间称“老师”好象并没有过明文规定,当初进银行时,新老职工也兴结对子定合同,像进工厂商店一样拜师学艺;当时“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口号绝响不久,“师傅”这称呼的市场份额还远未被“老板老总”之类的时髦新品所挤占;况且彼此之间向未有过“耳提面命”、“传道授业解惑”的关系……
       这其实是与银行职员对本行业的职业特点,社会地位和总体水准的自我感觉和估量分不开的。长期以来,银行以“三铁(铁账、铁款、铁算盘)”信誉为行业理想,重内部管理操作定型;讲究师从守成,实务技能;传授知识手把手,面对面,这与工厂、商店里的“三年罗卜干饭”大致相似。然而,毕竟银行是“百业之首”,银行职员过去称“账房先生”(现在则叫“白领小姐”),而且起码要中专毕业(现在是本科硕士以上),当初那些下乡回城又没个老爸老妈在银行工作的知青,还得要用几道高中数学题考一考才能进得“山门”。
       然而,相对于戴着校徽的孩子王,银行老师毕竟只是准字号的。每年9月10日,拿着银行工作证上街买东西,是不可能享受教师特殊优惠的。曾听一位“五十年代的(近银行的)”老职工抱怨:“阿拉挨得着在文革同‘臭老九’一样接受批斗,却捞不到同知识分子一样落实政策”。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被我叫老师的对象开始日见零落而被人叫老师的机会却日见频繁,始则也意恰神畅,由此理解了当年被我叫老师的“六十年代进行”的同龄人在辅导我时何以如此耐心而热情的道理,继则又不免脸红耳热,反省自己何德何能居然忝为人师,终则更为虚长的年岁遂起“落叶惊秋”之思了。于是说不出该骄傲还是该自谦。
       当然,“自尊心是一种美德,是促使一个人不断向上发展的一种原动力”。我想,能不断从“老师”这称呼送来的习习温馨抚慰中汲取力量,一辈子追求美德和知识,庶几可以问心无愧吧?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