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北大荒往事:“李鬼泡”  

2016-08-25 11:54:16|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原19团18连上海知青 来源:fzy2009_sbdz相公  李鬼泡5


(一)

       在十九团十八连的东部,东南部,东北部,金沙河的东北部,是一片方圆几十公里的沼泽地。当地人习惯称草甸子。我连正南偏东,近金沙河的草甸子中有一个水泡,不大,直径也就几十来米。初次的发现,对我们这群城市中的青年来说,可太有吸引力。我们也太想认识她了。

       我连是个新建连,一座大礼堂和二栋宿舍(刚去时还没建好呢),一间破库房与烂马棚,还有一所不象样的厕所。老职工和几个本地青年,全是外连调来和分配来的。为了照顾他们,连里每月集中放假三四天,便于他们回家休息。到放假时,留下的就我们知青了。枯燥的生活太无味了,想找点事来打发时光。

        一个晴朗天,我约了伙伴。带了长绳和一块长木版(我们多少啃过几本书,知道沼泽地的危险性),向水泡方向挺进。

        一路嬉闹,一路歌,很快来到泡边缘。脚下草地软软地,一脚一滩水渍。越往里水越多,没多会鞋也就湿了。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小心谨慎地移动着。我扛着木板走在头里,其他人居后。每人间隔些距离,以防万一。离水泡边十来米初,怪事发生了。我站立的地方陷下去了,而前面一二米处,却隆起四五十公分,两头竟相差有一米之多。惊得我丢了木板,转身往回逃离。后面的伙伴见状,也很快回撤了。

        原来她的四周是层漂筏。在原始草原的深处,经过千年的生成。一年又一年,一岁一枯荣,春风吹又生。叶烂了,成了好肥,使根茎长得更好,而常交结成厚厚的草根层。像是织成了一块巨大无比的,而却又厚又软地绿色地毯。在低洼水多的地方,它就漂浮在水面。人在上边稍不加意,就有生命之忧。

       我们的初次探访,高兴而来,却被惊吓而归。她喜欢宁静,不愿人们的骚扰,将我们拒之泡外。这个无名小泡子,后来我们才知道她是有名姓的。

      十八连的东北方,十九连的西面,有个老乡圩子李家屯。有位李姓后生,曾在此落难。尸体也无法打捞上来,这里就成了他的葬身之地,做了淹死鬼。从此后,人们也就称这小水泡为李鬼泡


(二)

        经过多年不断的围垦,水位渐渐地下落,李鬼泡也在逐年地萎缩。周围也不再是水渍漫漫,她也成了我和小龙,元旦等好友们,工余,饭后游玩和休闲的好去处。      

        连队附近只有这么一个有水的地方,也自然成了野禽和水鸟的栖憩地。这儿就数野鸭最多。也因我们常来,不时地打扰了它们恬静的生活。搅得它们四处乱扑腾,有的围着我们身边飞行。有的在我们头顶盘旋,偿试着,想把我们驱逐出属于它们的领地。我们从未想到要伤害过它们,这里的确是他们的家园。

        蓝天白云倒映在水面,那蓝显得那么的纯真,白的却又那样的无瑕。泡边围,草芽儿刚长出没多久,翠绿翠绿而又娇嫩。一阵微风吹,草原上那种特有的清香,闻之真谓沁人心脾,使人欲醉。

        晚霞,一抹橘黄色,由浅至深,铺满了整个水面。水天合一,煞是好看,美极了。常常使我们流连忘返。到了很晚,都因经不起蚊虫的叮咬,才不得不离开,回连队去。

       “李鬼泡这地方确实是很美,可我们还是和她保持着距离。虽没以前那么远,却不敢靠进,怕扰了她,使她动了怒而伤了我们。就似玫瑰一样,虽美却有刺,稍不留意,就有可能伤了你。

        这就是我们十八连这块地方唯一的美景——“李鬼泡


(三)

       冬来了。整个草原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被,李鬼泡也裹上了厚厚的冰衣,使她无法动弹。这是我们唯一能进入李鬼泡腹地的季节。

       闻讯有几个老职工,带了冰镩准备去李鬼泡打鱼。我们跟了去,想见识 一下在冰上如何打鱼的。

      冰镩:一根十几厘米粗,长约一米硬木。一头镶个圆锥体的铁疙瘩,另一头近端处有孔,塞根小木棍可作为把手。犹如一个十字架。

       站在泡中央,转圈望去,这时的李鬼泡显得小多了。冰面在阳光的反射下刺眼的很。这里是个天然的滑冰场,可惜我也不会滑冰。老职工分别选择了坑位动手干了起来。我们没有工具,只好四处转悠。老汪告诉我选址不能太中央,也不能太边缘。中央水深,边缘冰层下无水,将会一场空忙。我主动做老汪的帮手,在他的指导下,我先砸出一个长约一米,宽六,七十厘米的坑。这活比挖土方轻松的多,一边砸,一边清冰块。一会儿,一个深四十厘米坑出现了。老汪让我下到坑里,留三十厘米作台阶,可站人。接着继续往下砸,越往下越不能用力。砸到约还有十来厘米时,老汪让我上来,他下去。他告诉我,最后这是关键活。见他沿着坑底四周砸出条深槽。并告诉我们,这槽不能砸透进水,不然效果不大。老汪上来将冰镩调过头来,拔出小棍。让我们准备捞网,他脚跨坑两边,用力将冰镩猛捣几下,瞬时只见一股黑水连冰块涌出(压力差的作用下),高出冰面一二十厘米,随即又退下。一鼓一涌,几下后水面平静了。就在头涌之后,老汪用捞网在坑中猛搅,将网提上。满满的一网,倒在冰面上。什么都有,冰块,鲫呱子,小白鱼,老头鱼,泥鳅,癞蛤蟆。还有那看后使人恶心的蚂蝗,足有一指半宽,十来厘米长,腹部红红的,暗绿的背。

       泡里的鱼不大,不过巴掌大小。泡里冰下打鱼,往往是单一的品种。不是鲫鱼就是泥鳅,不是老头鱼就是癞蛤蟆。不知你注意过没有,冷天去花鸟市场,那鱼缸里的金鱼和锦鲤鱼,全窝在鱼缸的一角,动也不动。水泡就如个大水缸,各种鱼类都是一窝一窝的。打巧了,一窝鲫鱼或小白鱼或老头鱼。不巧只有癞蛤蟆或泥鳅类(这可是鸡鸭的好饲料,吃了春后好下蛋),甚至没有。捞网在坑下捞了几网后,见没什么可捞的了,就得另外选址了。

       在他们吸烟休息之际,我借了个冰镩,去了一个没打出什么东西的废坑,乱砸了一通。好运来了,从底层砸下的冰块浮到水面,发现冰块里有两条老头鱼。敲碎冰,取出两条完整的鱼。接着砸,又有鱼。我们高兴极了,没多会就一大堆。把刚才在此什么也没捞到的老张,干瞅着,说道:我怎么没这好运,就差那么点,也不知它们会冻在冰层里,真少见

       而巧的是,这一窝清一色的老头鱼。借了条麻袋将鱼带回宿舍,掐头去尾洗干净,倒入60公分的铝制洗衣盆里面,满满的一盆。

       当天晚餐,老头鱼汤一大锅,油炸面拖老头鱼一大盆。老头鱼浑身没有什么刺,味还有点甜。我们还送掉一部份,余下的贮藏起来,马上就要过年了。

       也许是李鬼在泡中孤寂了太久,由于我们经常的到来,亲近李鬼泡,善待李鬼泡的缘故。使他得到慰籍,为了表示谢意,给我们留下了那么多的鱼,权作新年礼物。要不然,在别人什么也没捞到的废坑里,我们上眼随意地玩一下,就出了那么多的鱼。也许这就是新聊斋

       谁善待李鬼泡李鬼泡就善待谁。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