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张翟西滨:烤烟拾趣  

2016-06-27 11:46:40|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翟西滨

张翟西滨:烤烟拾趣 - 知青 -

 

阴雨放晴,农历六月初田野里绿油油的烟叶,像芭蕉扇一样,在轻风细雨中抖动着它肥硕的叶子,向人们招手示意该采摘、烘烤烟叶咧。

当年我队种植的烤烟,一是占地不多,主要是产粮区;二是,地块不甚好,多是边角地带或三角地块,岂能荒芜,莫如多种经营种些啥?三是烤烟也是以队为单位,大集体增收的一个补充和来源,几乎大队每个小队或多或少都栽种,时间短,见效快!

说实话,采摘烟叶,累倒罢咧,场面壮观。瞧那半人高的烟叶地,葱绿的烟叶肥而大,开着粉白相间的小花,横七竖八伸展开来,铺满田间。采摘烟叶时,一手稳住烟杆,不得晃动,另一只手掰掉一片片烟叶,按理劳作应穿长衫长裤,以防蚊、腻虫叮咬,我嫌烟叶油性大,地里来回穿梭,弄不好一晌下来,衣裤就变成了花斑点,像被染过色一样,洗都不好洗;多数我卷起衣袖和裤筒,赤膊上阵,蚊、腻虫叮咬早已习惯,人遭罪,可别弄脏了我的衣裤。

最难以忍受的是,在火辣辣的太阳下,没有一丝风,一晌下来,双手糊满黑乎乎的烟油,熏得我眼不是眼,鼻不是鼻,令人作呕恶心。日头当午,肚子又饿,浑身大汗淋漓,衣服粘在皮肤上,黑手无法拉抻,那个难受劲,至今想起都后怕。

烟叶被架子车拉到离烤炉最近的空地,需安排手脚麻利的妇女劳力,把烤烟叶子拴绑在烤烟杆上,然后递交给我们这些男劳力尽快装入烤烟炉烘烤。我队的烤烟炉,属土建自垒的传统土烟炉,它常年屹立在饲养室的东北角,高有10多米,四四方方,乍一看,像电影里日本鬼子的炮楼,一年四季,就使用这一回。每到烤烟时节,队上都会外聘专业技术人员现场指导,我们三位男知青和队上硬劳力一起参与将烤烟杆入炉,在我的记忆里,土烟炉仅有一道门,技术员绝对是总指挥,手指向哪里,我们就干到哪里。譬如,烤烟炉内自北向南,横着一根根圆檩条,间距比烟杆略高,像架炉火堂似的,装炉自上而下,下面多人叠罗汉似的站立,向上传递一杆杆烤烟。好家伙,一杆烤烟掂在手中,分量不轻,足有20多斤重,烟杆架在檩条上,既不能过密,也不能过宽;密了,通风散热不畅,很难保障烤烟质量;宽了,本身土烟炉容量有限,一炉烤烟需经多天烘烤,还要确保足够的数量。所以,每悬挂一杆烟叶,技术员在炉内总是目不转睛,大呼小叫、不时提醒,唯恐不尽人意。

装满一炉烤烟,立马封堵门窗,四周皆有几处一人高的玻璃窗,也是瞭望口,炉堂正面有一空地,深挖地下半米深,以便堆放干柴、燃煤,确保把握火候,每到此时,队长就会落实几拨人马,轮换值守,昼夜炉火不停,且按技术员的操作要求,烘烤前,须校对好温度、温度计,掌控火候,勤观察,多瞭望炉内烟叶烘烤的色泽变化。当年,我们男知青只让值守白天或到夜晚11点左右。一是人年轻,爱丢盹;二是毕竟一炉烤烟上千斤,怕有闪失,三是说穿了,还是不大放心;我和另两位男知青一组,不时加加媒,烧烧火,转一转,看一看,技术活嘛,真不大懂。不过,人不能离开烤烟炉,上个茅子也得“咔哩马查”加快步伐!活不重,责任大。我曾求教于技术员,得知传统土烟炉全靠自然风流动烘烤,温度湿度难以掌控,若烤出的烟叶颜色晦暗、有斑点,自然卖不了好价钱。开始三天得用小火烘烤,使烟叶在烘烤下由绿变黄,第四天起则改用中火烘烤一到两天,最后就用大火把烟叶烘烤干,然后闭火。把烤干的烟叶拿出来放在仓库里阴凉一两天,待回软后则可分级了。回软的烟叶按照黄色的亮度及油润度,把他们分出不同的等级,如果烟叶面上有斑点,还得用剪刀除去,以保烟叶的色纯度。分好等级,再把烟叶一片片地用手抹平整,根据所分烟叶的等级,一片片用凳子、木板等家什压平,进行扎把捆绑,最后,用草席把烟叶打包,就可以交易咧!加之,当年烤烟实行统购统销,只能卖给公社供销合作社,把关严格,分级验收,一级品价位高,二三级相对低。一级品也就块把钱,现在想起,真不够工夫钱啊!

一炉烟出炉是颇有趣、最快活的日子。男女劳力齐上阵,出炉之际也是装炉之时,打开炉门,烟味呛人,由近及远,自下而上出炉,起初20来斤重的一杆青烟叶,经烘烤后,变得泛黄又轻,不少吸烟的社员皆会争先恐后,捻碎烟叶,快速用纸一卷,美滋滋品尝几袋烟,瞧那神情,眨巴着眼,吐着烟圈,然后,情不自禁道一句:“嚯!真过瘾。”我不动烟,但每次出炉收工后,都会无意识地手拿几片金黄烟叶,大摇大摆回宿舍,图个兴致。说来也怪,到了晚上,个别爱抽旱烟的社员不请自到,往床边一坐,立马冲我要旱烟叶,我说:“你咋知我有旱烟叶?”只听他笑呵呵地答:“今见你拿回几片旱烟叶么。”把他家的,拿着无意,见着有心。那会儿,我们知青当着队长和社员的面,明打明地顺手牵“烟”,一般熟视无睹,放任自流,知青嘛!见啥都好奇新鲜。但社员不行,烟叶出炉时,烟民们现场适当吸食品味可以,图个愉悦欢心,但绝不能私自藏着掖着,把集体的东西往回拿。

后来,我发现这一人文趣事,忒开心!每出一炉烟,我都会习惯性拿一点黄金叶,大摇大摆,佯装快活悠哉,其实暗示烟民:今晚不妨来知青点谝闲传,有烟可品,打发无聊。

真的,这一烤烟拾趣,至今回味,啼笑皆非……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