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张丽娟:童年的小人书  

2016-06-27 11:44:14|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丽娟(黑龙江鹤立河农场 长春知青)

  北京美术馆,崇高的艺术殿堂,近日有幸逛了一趟。展览馆的核心位置是陶瓷艺术馆,此外的诸多展厅有数不清的名家名幅,但是它们都没有令我长久留步。给我强烈震撼的是那个边角展台,展台上展出一大片小人书,多么熟悉,多么亲切,一见如故。

  这里没有一本新书,泛黄的小人书述说着当年的故事,将我牵回到童年时代。《水浒》、《鸡毛信》、《岳母刺字》、《敌后武工队》、《居里夫人》……,在物资和文化极度贫乏的年代,在我们识字不多的年龄,在我们没有条件阅读厚本书籍的童年,小人书是知识的肥沃土壤,小人书摊是孩子们的豪门盛宴。

  我得天独厚,因为爷爷开了个书铺,那是我的私人百花园。爷爷给书铺起了个不红不亮的名字,叫 “三角地书铺” ,写了个木牌牌挂上。书铺与附近的二个小学距离相当,一放学孩子们撒欢儿地直奔这个快乐天地。一放学我也是一溜烟儿地往这儿跑,但是我与他们不一样,我有伟大的任务,我是摊主,帮爷爷摆书、发书。

  所谓的“书铺”其实并不是“铺”,而是一个苇子编的帘子挂在墙上。爷爷住在房子的端头,山墙上挂个帘子,白天用杆子一撑,就成了凉棚。夏天,看一二本书就要挪挪位置,因为太阳回转斜窥,遮阳面积时时在变换。雨雪天,遮蔽稀稀拉拉的雨雪尚可,对横向的风雨则无可奈何。这就是那活动的、折叠的“铺”。“铺”侵占了一半的道路,但是那时候没什么车,即便来了车,书摊一挪、帘子一放,也就完事。

看一本小人书,薄的一分钱,厚的二分。但是那时人穷,孩子都舍不得独自享受一本,而是合伙共享。选好了书捧在手里,寻觅着其他持着书的小朋友,然后几个人合伙共同看。这样,一本书的钱就看到了两本、三本。孩子没钱也无妨,围在不认识的孩子后面蹭书看,所以没有哪个孩子独自看书,都是三五成群围着看一本书。

  在同龄孩子中,我是小博士,我的知识最多。称博士不为过,爷爷几箱子小人书我不知看了多少遍,每每孩子们发生争议,都来找我做权威的终审裁决。

  好景不长,可怕的“文革”来了,在批判封资修的红色风暴中,小人书带着恶名被付之一炬。眼看着小人书在熊熊火焰中飘忽着、挣扎着,心头难以述说的痛。放学了无处可归,多少天夜不能寐。烧书的年头我已经14岁,但是对于我的三个弟弟妹妹则是更大的不幸,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从小人书中获得食粮,没有机会享受书铺的乐趣,他们的脑海将更加荒芜。

童年的小人书 - 知青 -

  2012.6.15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