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大荒旧事 28连 · 小上海  

2016-06-27 11:36:25|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荒旧事      28连 · 小上海(征文) - laofei - feiguilin1950 的博客
 照片取自“防字604浦江战友”博友“小六子”博客

28· 上海

71年夏,我从6连调到新建点28连。

这时的6连,建点已经两年多了,吃雪水睡帐篷的日子早已过去。连队的生活开始有模有样了。拉合辫房子已经盖了好几排,连队自己发电,晚上电灯虽然忽明忽暗,看书不行,但能亮上个把小时,洗洗涮涮足够了;种菜的老刘头儿不仅种了不少茄子辣椒而且在隐蔽的地方悄悄地种上了香瓜;六连专门有人养猪,逢年过节餐桌上还少不了肉菜;六连离团部近,逢休息天少男少女逛逛团部压压马路也有了浪漫的情调;最令人眼热的是可以见到下连检查工作的红领章红帽徽团部领导,要是幸运地被相中,被调到团部弄个什么差事干干,那真得找个地方偷偷乐上几天,因为那里是月下老人特别愿意光顾的地方……

而我本人,给6连的铁匠牛师傅拉了一年多的风箱,眼睛依然高度近视,身材依然单薄。虽说混得不咋样,但毕竟也是属于机务排的人啦,这个工作不用下地,也是令农工排的哥们儿眼红眼热没有办法的事情……

可这一切都和我无缘了,因为我要去新建点28连了。

人都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可我这是咋的啦?难道上帝的安排就这么不公平吗?

28连就在6连北面那片大黑林子的后面,再往北听说是江边的勤得利农场了。去新建点就意味着又要从零开始。又是白雪皑皑,刮白毛风,出白毛汗,白手起家,空手套白狼。去新建点就是又要搭帐篷,打井、拧拉合辫,伐木……,就是又要去“吃二遍苦受二茬罪”了。

有句歌词,叫“山不转来水在转,水不转来人在转”。下乡三年了,从16团转到606连,从6连又转到28连。转来转去,没想到了28连却是“时来运转”。28连虽然刚刚建点,但却给人以“政通人和,气象更新”的感觉。28连是6连负责建点的。几位来自不同连队的领导对6连来的老知青和和气气关照有加,全然没有6连某些领导那种颐指气使居高临下,动不动就开个批判会来帮助哪个知青的作风。不用说,连队领导也是不会亏待了这些6连来建点的人啦。记得老北京知青(68年从老团来的)里面,张月华当了连队会计,桂延龄当了老师,金虎和郭志忠开拖拉机,高英奎没有正式任命瓦工但却是大家公认的的“土木工程师”;老上海(69年上海技校的)邱贤新是统计,王引珠是卫生员;天津的宫惠玲是仓库保管;69年来的小哈尔滨小曲当了出纳,刘京竹也当上了木工,69年来的小北京孙杨和贾俊芳也安排到食堂不用下地这样的美差……要知道,从6连一共就过来这么几个“老家伙”啊!

        这样的事情在6连想也不敢想,而在28连却是活生生地摆在眼前!谁敢说“人挪活树挪死”不是真理!

71年秋天,大批的小上海来了,他们成了28连人员的主要构成。但是他们太小了。每日进进出出叽叽咋咋,尽是上海话,好像是出来旅游,过几天还要回家的样子。连队刚成立,他们是连队的主要劳动力,连长还指望他们出活呢。一日,指导员找到我,“Laofei, 你那个烘炉也没啥活干,领导决定让你去农工排。”就这样,我和农工排三十多位上海小兄弟的缘分就此开始。

说老实话,我在6连没有伐过木,几乎没有下过地。农工排的活儿只是看过别人干。在6连,我知道那位说话有点儿结巴的农工排长老顾,那绝对是干农活的一把手,是不怕苦不怕累的榜样。真也巧了,继任的农工排长老农也有点儿口吃,干起活儿来也是拼命三郎,没人敢和他较劲儿(可能他八字命硬,在6连最高官职只混到农工排长)。

瘦驴拉硬屎,就此我“荣任”农工男排的排长啦。连队里每日的活计杂七杂八,大多交给农工排,那就等于交给了我。我毕竟比小上海早来了几年,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有些活儿没干过,但至少也看别人干过或者听说过。干吧,还有这些可亲的上海小兄弟呢。和他们住一个大屋子,一起上山伐木,外出修水利,打草,盖房子……真的像哄着一帮小弟弟:活泼,开心,单纯,干活不惜力气。朝夕相处,有苦有累,但也乐在其中。其中的几个人至今不能忘记。

小上海夏国安,外号“捣蛋”(导弹?)人不大,但一副蛮有城府的样子,这小子喜欢侃大山喜欢“吹牛皮”。其实他干活也是一把快手,很少有“捣蛋”的时候,也不知为啥落得这个外号。捣蛋在连里真正的名气在于他的裁缝手艺。到了休息天,“捣蛋”总是忙得不可开交,做衣服,改裤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众星捧月般地围着他,记得不少小天津总是让他给改裤腿改裤腰改屁股——把裤腿和裤子屁股改得和小上海的裤子那样紧紧包着身体。这个时候,只见“捣蛋”站在人群中间,一边改着裤子,一边滔滔不绝,唾沫横飞,红光满面,得意洋洋。直到我离开28连,我也不清楚这个才十六七岁的小上海什么时候学就的这般娴熟的裁缝手艺。就在我写这篇文章之前,我从另一个小上海处听说,夏国安回上海这么多年了,裁缝手艺仍然未丢,而且说他的女儿这方面也有两下子。真是有点儿意思。莫非真的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会打洞?

小上海江华朝。一年冬天,连队修水利需要用炸药炸冻土,连长让我带两个人炒炸药。我带着小上海江华朝董小弟就开干了。没有见过炒炸药什么样子,没有技术,只凭连长简单交代几句,全是摸索着干。材料准备好了,开炒。第一锅炒到一半,砰的一声,一团大火腾空而起,半成品炸药在大铁锅里着火了。当时我也听说过有个连队因为炒炸药烧了房子烧伤人的事情。现在想想真是后怕,幸亏没在屋子里,幸亏人躲得及时,不然把谁烧伤了落下个残疾,人家这一辈子可怎么过啊!但是在炒第二锅炸药时,慌乱中我把锅里融化了的硝酸铵液体溅到了江华朝的手背上。那是好几百度的高温啊!当时他疼得一抹手背,一大块皮掉了下来!过后每当想起这一幕,脑子就会一阵紧张,真是罪过!罪过!

我忘不了的“罪过”不止这一桩。一次,拖拉机拉回一爬犁木头,那是盖房子用的,每根都有十米多长。我卸爬犁的一头,小上海赵祥民,外号大模子,卸爬犁的另一头。可能是我俩人口号没有一致,我这边一推,他那边的木头却翘了起来。粗大的木头的另一端一下子就弹到了大模子赵祥民的脸上。顿时,他捂着流血的嘴蹲在了地下。幸好6连的小型车在28连办事,开车的是哥们儿老潜,帮个忙赶紧送团部医院吧。将近四十年后,在北京8.27聚会时,一见面,赵祥民就笑着对我说,“Laofei, 我这半颗门牙你还记得不?”这我哪能忘记!赵祥民当时是农工排的一员干将,排里不少活儿都指望着他帮我一把呢。可我这么一下子,差点儿来了个“自毁长城”,叫人后怕。

28连,我和农工女排打的交道不多,不是每个人都熟悉。小上海杨丽云,我只记得那次她从草车上摔下来的事情。那应该是71或者72年冬天。农工排的男女知青都要去打草,好为来年盖房子准备材料(6连老大哥已经在盖砖房啦!)。每天早上每人怀里揣上两个馒头,扎紧裤脚,趟着厚厚的雪,去七八里外的草甸子去割草。每人30捆的定额要干到下午一两点钟。渴了,抓把雪塞进嘴里。饿了,掏出冻得邦硬的馒头,捡把干树枝点起火烤烤。往回走的路程还要近一个小时,小小年纪,回到宿舍大都累得筋疲力尽。一天,打完草后,连队牛车来拉草。回去时牛车上的草码得挺高,几个女知青坐在上面,杨丽云就在其中。到了连队,要卸草了。毫无生活经验的这位小上海一下子就从高高的草车上滑了下来。落到地面腿就站不起来了。赶紧送团部医院吧。团部医院看不了,又转到师部医院。师部医院的大夫处理完了就回连队了。一个多月后下地走动走动,仍然有困难。回师部医院再看看吧,结果再照片子发现第一次骨折没有接好。再做手术已经晚了!一位漂亮的上海姑娘就此成了跛足!当时她才十七八岁呀!回城后的杨丽云逆境中自强自立。听其他战友讲在上海她带领一个基层单位,工作做得有声有色,令人刮目。自古英雄多磨难哪!真想有机会再见见这位在连队时不幸受伤,说话腼腆而又顽强的上海姑娘!

我还要说一位多年后见面都不敢认的同一连队的上海姑娘。那是2012年在天津的5.10聚会上,报幕员讲,下一个节目是上海战友演出的沪剧清唱,演唱者金玉娟。金玉娟,这个名字好熟呀。莫非是28连的那个个子小小的不声不语的上海小姑娘吗?演出后,我迫不及待地找到她,一问,果然是一个连的,隐隐约约彼此还有些印象!四十年,变化太大啦!从谈话中得知,金玉娟在外地退休,回到上海。她参加了浦江战友的舞蹈队,台上台下,翩翩起舞,歌声嘹亮,生活充满阳光,简直成了浦江文艺达人了——只可惜当年这么个人才却埋没在了偏僻的28连!看她在舞台上的那个样子,还真是不敢认了。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金玉娟!真是28连飞出的一只金“凤凰!

还有一位小上海,四十多年后竟然成了我在北京的邻居!她就是当时连队里外号叫“小皮球”的上海姑娘裘明芳。记得那时她好像在食堂工作。人漂亮,挺爱笑,一笑咯咯的。漂亮就有人惦记。惦记的那位就是我在28连的哥们儿桂延龄。桂延龄是连队里的小学老师。他们夫妇二人是在抚远荒原上建立的爱情,携手走过风雨,走过阳光。后来,“小皮球”随着桂延龄定居在北京。兢兢业业,养育子女。如今女儿业已成人,连小孙女也十来岁了。夫妇二人退休不休,在郊区继续经营自己的那个“农庄”,收获时节,还邀请同连的哥们儿姐们儿前去小聚尝鲜。这二位真是一对有缘人啊!上海-北大荒-北京,笃定是缘分,而且我猜想这根缘分红绳肯定五百年前就把他俩系在了一起。

       为写这篇文章,我曾经浏览了“防字604浦江战友”几位博友的博客。在博友“小六子”的博客相册里,一张照片突然映入我的眼帘。那是2010年上海的60团战友聚会时的一张合影照片。照片让我感到亲切,因为其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大模子赵祥民,江华朝,冯宝,他们是是前几年北京8.27聚会时见过面的。而其余的那十几个人都是谁呢?尤其是前排的女生,我竟然一个都辨别不出来了。毫无疑问,这是28连的战友们四十年后的合影,可是我要知道他们是谁!因为我想念那些当年和我一起风霜雨雪,一起同甘共苦的上海小兄弟小妹妹!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