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袁晓赫:我们终于成为了“小老表”  

2016-12-28 22:10:49|  分类: 征文刊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晓赫

       1968 年 8月22日,我们五十六个上海知青离开上海,来到江西井冈山拿山乡小通大队,这是我们集体插队落户的第一天,也是我们终于成为“小老表”的第一天。

       那天上午,当我们一路风尘仆仆到达小通田南村时,我们被眼前的情景感动了:大队部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鞭炮震天响,“热烈欢迎上海知青到小通大队插队落户”的横幅高高挂起,各自然村的乡亲赶来迎接我们,伢俚们围着我们“叔叔好!”“阿姨好”叫个没停,后生、客娘们见面就问:“天天等你们来,怎么现在才到?”有几个七八十岁的老倌人步履蹒跚来看我们,“早就听说你们这些赖俚、妹俚要来同我们一齐作田吃苦,好样的!”

       写到这里,心细的人会问:年轻人问的“怎么现在才到”?老倌人说的“早就听说你们要来”?是怎么一回事?

  那得从头说起: 1966 年下半年,上海有些“老三届”学生,从邢燕子、侯隽、董加耕等的实践中得到启迪,开始探索“与工农相结合”的人生道路,上海陆行中学部分同学就是其中之一。他们通过走出校门,学工学农,深深体会到农村最艰苦,农村最需要人,有志青年应该到农村去!一致的想法是:到山区农村去,闯集体插队落户的道路,并确定井冈山农村为首选,时任该校革委会主任张棋豪(后一同插队小通)积极支持并参与。

 “无巧不成书”,1967年秋,上海六十一中学的部分同学在江苏太仓洪泾大队学农,期间获悉北京部分学生将到延安插队落户,他们闻风而动积极响应,并且也首选井冈山农村。

  同年10月中旬,陆行中学推派毛允志、徐鼎茂等三人赴井冈山选点,三人肩负大家的嘱托,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历时月余,走到了井冈山,向井冈山革委会负责人说明来意后被介绍到拿山公社,在比较了公社主任推荐的两个大队后,三人选择了相对偏僻、艰苦的小通。时任小通大队支部书记罗寿生、大队长邹桂信等,听说上海学生想来当农民,举双手支持。

  几乎同时,六十一中学部分同学推派陶明洁、蒋星耀等先上井冈山选点,找到井冈山负责人说明来意后,同样获得支持,并被告知已有学生去小通了。他们随即下拿山,进小通,实地考察一番后,也认为那是个集体插队落户的好地方。就这样,浦东、浦西两个原本没有联系的学校,两批素未谋面的学生代表,为了一个共同目标,竟然风尘仆仆、不约而同,在罗霄山脉中段一个三县交界的偏僻小山村“会师”了。

  短期考察结束后,徐鼎茂留在小通,一是争取各方面支持,二是开展社会调查,做好联络工作。他从一点一滴做起,一边参加集体劳动,一边做好调查联络。在长达10多个月中,坚守小通,渐渐和老表融合在一起。平时和老表一同下田干活,闲下来就帮老表理发、背木、砍柴,日子过得繁忙而充实,老表都把他当成自家人。他不间断地把小通的情况写信告诉同学们。

  不断传递来的信息,让陆行中学的同学们更坚定了信心。1968年2月,他们前往上海市革委会群众接待处,提交了到井冈山农村插队落户的申请,3月,再派毛允志、王友良去井冈山,会合徐鼎茂后前往井冈山革委会及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提出正式申请,均获得支持!此后,徐鼎茂、毛允志继续留在小通,以普通社员参加集体劳动,记工评分,同时做好筹备和联络工作,王友良则捧着来之不易的井冈山三级组织开具的同意函回沪,再次向上海市革委会提出申请。4月中,市革委会群众接待处告知他们,六十一中学部分同学也有意向去小通大队插队落户。

  从此,两个学校的同学开始正式接触,共同商量集体插队落户的具体事项。其他学校自愿去农村插队落户的同学,闻讯后纷纷到这两个学校打探消息。起初有意向的,200多人,最后确定的有来自14个学校的56人。 

  4 月底,去井冈山农村集体插队落户的申请,终获市革委会批准,市劳动局、川沙县劳动局和静安区劳动局各派 1名干部,陆行中学、六十一中学各派 1名学生,同赴井冈山实地听取市、公社、大队及留守知青的情况介绍和接纳安排知青集体插队落户的具体事项。集体插队是新鲜事物,有些政策当时还没有集体插队落户的安置费,上海、井冈山没有这个支出项目,只好联合请示中央有关部门,由中央有关部门直接下拨。5月初,市、区(县)劳动局 3人回沪汇报具体落实情况。7月5日,江西省革委会抓革命促生产指挥部批复井冈山专区革委会,同意以上知识青年在拿山公社小通大队插队落户,“作为插队试点工作,以便总结经验”。

  当时,最兴奋的是与上海相隔千里的小通老表,他们天天翘首以盼,大队、生产队多次开会讨论落实接收安置工作,各生产队都认真落实好知青的住房,备好锄头、勾刀等小农具,打好架子床、书桌椅,灶台、饭甄,备好水缸、干柴火,落实了菜地,生怕知青晒到淋到,还备了草帽、斗笠,并承担了相关费用。

  这就是1968年 8月11日以前的故事。因为有这个缘故,到小通的第一天,我们和老表犹如亲人重逢。

  8 月12日至今近半个世纪的故事更精彩,更动人,那已经不光是知青的故事,而是我们和老表共同的故事,因为从1968年 8月11日那天起,我们都成了“小老表”。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