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黄瑞华:期盼多年的团圆大会上,她为何哭昏过去  

2016-12-14 21:06:07|  分类: 知青活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知青联谊记

黄瑞华


  我是1969年 6月18日前往沈阳军区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 3师28团三连,参加屯垦戎边建设农场的。这次活动是由我们连副指导员上海女知青孙翠宝组织发起的,这场由当年三连北京、天津、上海、哈尔滨、杭州五大城市知青重返三连的联谊于2016年8月6日拉开了序幕。

  联谊活动按照早先就排好的程序进行,五大城市的知青和广大的本地青年、老职工及其家属们欢聚一堂,互诉衷肠,互表相思之苦。当年的青葱男女,如今早已两鬓斑白,但是当年互相的称呼还是没有变;小黄、小李、老丁、老陈,我们互相呼着,完全沉浸在当年北大荒战天斗地的岁月里。活动进行到8月8日那天,上午9:00我们为三连已故老职工扫墓,自1979年大部分知青返乡后,全连老职工中有47人已因各种原因过世,当孙翠宝念起这47人的名单时,读到“李少忠”,悼念人群中忽听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响起,只见一个女知青顶着蓬乱的头发,哭叫着倒卧在我们敬献的花圈上。这变故让我们猝不及防,是谁这么伤心?原来是王秋英——当年的北京知青,1967年冬首批到三连的老知青,痛哭许久后,她才从伤心的哭诉中道出了原委。

  那是1970年中秋后的一个夜晚,北大荒十月,冬天早已降临,收完地里的谷物,连队就开始筹备来年春天盖职工宿舍的建筑材料了。吃过晚饭,顶着寒风要拉黄沙的车子已经出发,驾驶室狭小的空间装不下三个要装车的女生,因此王秋英二人便坐在车斗里,另一人坐在驾驶室里,沙场则在远处约2个小时车程的山里。

  到了沙场,借着微弱的灯光,她们三个女生就开始一锹一锹地往车上装沙了。许是灯下黑的缘故,恍惚中坐在驾驶室里的驾驶员李少忠隐隐觉得不对劲,怎么三个人中只有两个女生在装车,少了一个,到哪里去了,难道是去方便了吗?凭着直觉他赶集跳下车,边看边问,王秋英到哪里去了?一听这话,当时装车的两个女生也懵了,对啊,秋英呢?三人边看车下,边叫着“秋英、秋英”,幸好李少忠眼尖,他看到沙坑边上的沙丘掉下来一大块,拱起了一个小丘,于是便疯一样地猛用双手开始扒沙丘。他一边手下不停扒沙,一边呼叫那两个女生过来帮忙“快、快!秋英被埋在沙土里了”。幸亏当时天冷,王秋英穿着黄棉袄,她头下还有一些间隙,并没有完全昏死过去。三人慌忙把秋英拉到拖拉机的前灯下,边叫着名字边拍打着她的背,过了好一会儿,王秋英才深深舒了一口气,慢慢醒过来,当时三个女生抱头痛哭了一晚。

  当年的王秋英二十多岁,而李少忠还是个本地小青年,工作不久。在我们眼里,他还是个孩子,特别调皮,特别爱开玩笑,跟谁都合得来,总之是一个特别开朗聪明讨人喜欢的“小鲜肉”。后来,他和后到连队的小知青*小莉结婚,之后调到兵团六师去了。再后来,知青们返乡,渐渐也失了联系,李少忠近况王秋英也不得而知。当孙翠宝念到已故三连的职工名单里有李少忠的名字时,这个自己日夜思念的救命恩人竟忽然出现在死亡名单中,王秋英心中的痛令她不禁哭昏了过去。

  值得欣慰的是,我们曾经流血流汗的北大荒如今已是祖国的北大仓了。水稻亩产超千斤,玉米超两千斤,过去的手工劳作早就被大型农机替代,职工家属都住上了高楼,家里煤气统一供暖,比城里人的日子过得还好。

  由于我们联谊活动组织得好,不仅了了我们之间将近四十年的相思之苦,回来后我们微信群上还开展了征集老照片的活动。抚今追昔,当年的情谊真像一瓶久藏的纯酿,越久越香。

  评论这张
 
阅读(1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