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版纳,有条南腊河  

2015-10-20 20:55:34|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锐(云南生产建设兵团一师六团重庆知青) 

 云南之南,西双版纳勐腊县,古称镇越县,东、南部与老挝接壤,西部与缅甸隔澜沧江相望,是有26个民族聚居边陲小县。境内有条南腊河,从邻国老挝缓缓而来,逢山便绕,遇涧则跳,拐了几个弯,留下一条美丽弧线,又悠悠流回境外去了。出境注入澜沧江,最终经湄公河汇入大海,与太平洋有着遥远水脉联系。作为一条国际性河流,在境内虽只有一百多公里,却是南疆最具特色的一条河。这里热带雨林发育,雨季又多浸泡河里,很象亚马逊河的景色,也有人称这它为“东方亚马逊”。纵观人类古今文明历史,似乎都与河水有关,华夏文明源自长江黄河,恒河造就印度文明,尼罗河孕育埃及文明。当一条河流过人们身边,人们经常会为它命名,勐腊县名就取自河流一个字命名的。蜿蜒不断的河水,伴随着两岸千年源远流长文明,那里有许多故事,都是从南腊河水开始的。

 传说,这里古时比较干旱,佛祖释迦牟尼巡游至此,善良当地人将自己舍不得喝的茶水敬献给佛祖解渴。佛祖感动,把剩下的茶水倒在这里,形成了这条河流雏形。“南”傣语中为水,“腊”又是茶叶的意思,这条河从此被后人称为南腊河,意为茶水河。千百年来,河水滋润着肥沃土地,孕育出多彩文明。这里是多民族聚居乐土天堂,传统节日此起彼伏,经常彩衣穿梭,民歌绕耳不绝,河边总有许多故事流传。人们笃信佛教,相信是圣水,每天都以各种方式汲取河水,烧茶煮饭沐浴净身,迎客进门也用点水洒身去尘,略以表示对远方朋友敬意。每到春天泼水节,怀念佛祖诞辰的日子,彼此都把圣洁河水泼向亲朋,祈愿共同拥有吉祥平安、智慧善良和洁净灵魂,南腊河始终散发着令人无法抗拒的神秘魅力。

 这里是远离城市激烈竞争和高科技破坏,水土植被及人文景观保持较好半山区。原住民世代择水而居,与河为伴,过着上山狩猎,下河捕渔,田耕草牧,日作夜息,与世无争的惬意生活。以傣族居多,生活至少有近千年的历史,传说是孔雀公主的故乡。傣族是亲水民族,傣家村寨几乎都建在河流边,有多少村寨竹楼,在河水两岸影影绰绰,隐没于竹林深深处,如诗如画,俨若世外桃园。由于地理位置偏僻,加之交通闭塞,南腊河一直不为外人所了解。只是到了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几万北京、上海、重庆等地支边青年响应号召,屯垦戌边相继到来,砍坝烧荒种橡胶,又出了个新闻人物朱克家,加之电影《捕象记》在全国播放,才失去往日宁静,开始喧闹起来,逐渐为世人所知。

 由于地理位置属亚热带,冬无严寒,夏无酷暑,气候温和,年平均21°C,四季不分,只有旱雨季,雨量充沛,生机盎然,青山常绿成主色调。温带到热带植物繁盛生长,结出缤纷果实,是亚热带动植物王国。已经查明有4000多种,其中有43种列为国家重点保护植物,是中国,也是亚洲,乃至世界绝无仅有。

 旱季南腊河水,清澈见底,似竹楼里待嫁傣家少女,安静安祥,难掩春心荡漾,平静水下鱼跃虾闹。缓缓流淌河水,轻轻渗入两岸,静静滋润土地,处处清新感觉。风来碧水微漾,河水流动的节奏,萌动的韵律感,起起伏伏,点点滴滴,沁入肺腑,无不让人如醉如痴。当时无以言表,只是后来回城,闲来偶然听到云南民歌《小河淌水》,恍然彻悟明了,优美动听旋律,婉转悠扬,缓缓似行云流水,隐约找回现实当中注脚,似曾相识南腊河水又来。

 雨季河水,水满自溢,就象边寨头人蛮女,游荡不羁,无论流到那里,都要惹点风波来。不散的绵绵细雨,水光粼粼太阳雨,无影无踪的亟亟骤雨,雨态百出不穷,衍生出多少雨愁,胜似江南梅雨时节,画舫听雨眠感觉。雨水滋润山林,充满山谷河床,聚集湍急水流,荡荡汹猛扑向两岸,毫不留情吞噬着触及红土,浑浊成赤水河,显露出了狰狞的面目,但最终还是悄然退去。

 南腊河素以鱼多闻名,是西双版纳州内鱼最多的河流之一。不仅有其它地方常见亚热带鱼种,还有一种有趣顽皮 “汽泡鱼”。平时无异其它鱼类,体形较小只有六七厘米,当悠闲得意或遭遇困境时,鱼体就会快速鼓胀成一个小汽球,同时发出呱呱叽叽的响声,借以躲避可能伤害,保护自己脱离困境。外型酷似江南河豚鱼,只是味道不甚鲜美,又偏隅南疆,不为人知。每到周末,夜深人静,尾随经验丰富的老连长,轻举火把,手提缅刀,腰系鱼篓,巡河捕鱼。月光下鱼儿,似乎醉眠了,鳍尾轻摆,唇须颤动,微微吐珠,怡然自乐,刀刀下去,多有收获。夜深,燃起篝火,烤鱼蘸盐,至今思来,满口生津。那个年代,边疆生活艰苦,缺油少荤,河中鱼虾类,自然就成了知青动物蛋白质和脂肪补充的最重要来源。

 每日傍晚,劳作而归,无论多累,拂水润面,濯足水中,下河洗澡,生态游泳,任性享受泊泊流水抚摸,小鱼儿的轻轻嘬咬,惬意流连不思归。记得最初,河中偶遇裸浴傣家女,还有心跳感觉,随着时间流逝,慢慢也就习以为常了。傣家女子,喜水一生,视水为生命之源,对南腊河水更是一往情深。清晨鸡鸣,迷雾水气,弥漫湖面,汲水傣女,荷罐肩挑,碎步莲花,窈窕似柳,疑为天人。傍晚沐浴傣女,解开高绾束鬏,长发垂肩拖腰,轻提五彩筒裙,坦然自信从容,缓缓猫步入水,水中舒展玉体,秀发散漂流水,嬉水无人之境,人水乐达极致。夕阳水涟漪,水与人,人与水,人水交融,欢娱共舞,和睦和谐,无不让人心簇激荡。 凝目此景,似神话传说七仙女沐浴瑶池仙境,脑海中留下永垂画面,体内涌动着勃勃青春活力。曾有文人骚客说过,没有南腊河的傣女是无味的,没有傣女的南腊河是寂寞的。只恨当时年少,冥顽混沌不开,偷香窃玉的事干不了,未能入赘竹楼,即便不为山寨驸马爷,也是改革开放致富带头人,留作今日叹惜。

 白天,河水以宽厚无私博大胸怀,把天空和白云纳入怀中,夜晚,又兜揽所有看得见的星星。水中鱼儿嬉水绕星,引起河水不停晃动,星星眨眼,月儿闪烁,月光落水声音,只有河面知道。水月含波微漾,贻笑轻风掠过,有痕无影无踪。鱼游水逾静,水流山更幽,倘若此时临境,也有捞月之心,羡水中鱼儿肆无忌惮招摇,享受着比人更悠闲生活。

 夜色河畔,月明水幽,静谧宜人,连绵竹林,竹影婆娑,竹声飒飒,竹林幽鸟,偶鸣惊心。更有情窦初开男女知青,月上竹梢头,人约南腊河,早早潜入凤尾竹林深深处,情真真,爱绵绵,娓娓私语,相拥缠绵,月影下最销魂,尽得鱼水之欢。此时流水无息,月儿无影,早已羞闭云间。有道是:

 玉萧声声月如钩,百草千花暗香来。

 春魂化作天涯絮,蜂喧蝶舞凤求凰。

 杨柳依依燕双栖,竹影深处定终身。

 南腊河畔绝佳处,异乡风流胜渝州。

 不少当年女知青,虽已过天命之年,每逢聚首回忆时,不觉红晕已遮羞,久违激情涌胸怀,眼眶闪烁着晶莹,沧桑脸尽显柔和。

 记得每到支边周年纪念日,知青们便早早来到河滩边,凝视流淌河水,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期待象南腊河水,也能到此经过几折后,早早流回自己故乡。流水人伫立,迷惘独自悲,几多闲愁,附之水流,苦匆匆留不住,千行清泪湿衣襟,人自伤心水自流,离家万里思乡愁,不知何处才是头,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夜静寂月色高,眺望阑珊星空,水冷鸦鹊声苦,萧瑟夜风吹来,衣单身寒心忧,围坐点燃篝火,酒酣暂刻欢愉,醉酒激昂高歌,侃出海阔天空、昨日后悔选择、明日不失追求,男儿悲声撼天地,女子婴儿般低吟。无奈今夜只能哼着,低沉忧郁思乡曲入梦,绝望如水中沉石,偶为共命鸟,都是可怜虫,夜来幽梦还乡,嘉陵江水暖我最知。残梦醒,鸡鸣了,东方白,衣衫尽湿,望漫天水雾飘零,不知何时散尽矣。大自然中,水本无形,平静柔和,宁静嬗变,默默随遇而流。水是融合密不可分,绝无孤立滴水自存,彼此只能裹挟一起,才能生机勃勃共流,创造出多少惊世奇迹。当时所处社会环境,知青既彼此争斗,又相互依赖,物尽天择,适者生存。对于很难改变现实,接受往往比抱怨要好,况且,当时除了接受以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洪流来了,只能顺其然而为之。来此是偶然的,想离走是必然的,时间总会过去的,惟愿烦恼早早随河水流走吧!

 人生似河,生命如歌,阳光总在风雨后。没有一条自然河是直的,正是那变化无穷弯曲,衍生出多少美妙无比风景,宁静河湾总是给人清新感觉。人生莫不如此,困境是成长必经的过程,能勇于接受困境的人,生命就会日渐茁壮,经历过足够曲折磨难,多能成就大事 。三十多年过去了,虽早早回到内地,年年雨季到来,滚滚嘉陵江长江也大水惊魂,外出游历多少江河大川,内陆黄河长江,边塞喀纳斯湖,雅鲁藏布江大峡谷等等,总不及南腊河印象深刻。毕竟那里河水,曾伴随青春热血流淌。昔日知青急急返城,今又多多下岗,生活艰辛自不待言。当初由于种种缘故,落单滞留下的知青,得益于当地丰富自然资源,经多年不懈劳作,如今已是前门有鱼塘,后院有菜园,鱼跳鸡鸭绕宅院,还有随意支配山林土地一大片,多为怡然自得庄园主了。清醒鸡鸣狗吠,夜枕鸟啼虫鸣,白日绿树花草养目,餐餐绿色果蔬饱肚,和谐和睦生态自然,安祥安宁其乐融融。远离纷繁都市惊扰,享受极品农家乐,正是当今生养观念时尚追求,其身份是不肯与回城的轻易置换。世事如过眼烟云,名利得失,来去进退,不时困惑人生,难以思辨。笑世间又有多少人,寸光短浅,失于贪婪,吾辈焉能独自清乎。

 人生本是一次浪漫旅行,无论走到那里,遇见谁都可能是一个意外,只有在那可以称为朋友,感觉美丽地方才能驻足。得到的往往不以为然,只有真正失去了,才会感觉珍惜。今日思来,边疆岁月,青春磨砺,其实没那么艰难,每寸光阴都有用。那个时代青年,被一种激进热情鼓舞,纯真浪漫,思想执着,心存美好信念,无论遭遇什么困境,不惜抛洒青春热血。每年山城七月流火,久旱无雨暑热难耐,都会想起彩云之南,舒适凉爽夏夜,恨空调嘈杂嗡嗡声,思南疆竹风水流声。如今深陷喧嚣都市,熙攘人流,蚁涌车辆,噪声难静,满目霓虹灯火闪烁,不及渔火点点养眼。夜闲漫步临江,面对两江水浊浪翻滚,鸣笛穿梭船舶,聆听哗哗水声,都让人想起南疆那静静流淌小河,欲在沉寂中静悟,追寻身心的皈依之处。愿思念变成一条河,将快乐往事,化作欢腾浪花,而将痛苦的回忆变成砂砾,深深沉入河底,永不泛起。回首已经消逝的青春,梦幻中依然感觉南腊河水抚摩,美好时光遂已铭刻在记忆深处。

 每一个人都拥有生活,但并非每个人都懂得生活,乃至于珍惜生活,很多失去了才觉后悔。不了解生活的人,生活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惩罚。倘若有来生,吾愿为小小游鱼,悄悄潜回南腊河,在清澈缓缓流水中,悠闲游哉乐哉。人世纷争于我何碍,官不差,民不扰,摇头甩尾,悠悠戏水为生,静享鱼水之乐。没有强迫,心动身动,无思无忧,随水逐流,合则群嬉,独亦逍遥,或追流水,或溯上游,跃水凌空,江河湖海任我游。遇得美饵垂口,纵有金钩在后,也决不畏缩,乐而无忧乎,终生欣然。放下尘埃俗争,情爱得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庙堂江湖,进退亦然,自身悄去,任意逍遥烟雨水波中,斜风细雨也不归。

 世间最快乐情形有四种:完成书稿,才杀青作者;治病救人,刚下手术台医生;劳累一天,正给婴儿洗澡母亲;海滩上,忙着嬉水堆沙堡孩子。 人生旅途,只要不贪婪,象孩子般单纯,就是嬉水堆沙,也会感到乐而不疲,生活快乐。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