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探亲假的“甜与苦 ”  

2015-07-20 08:33:18|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几年前写的博文。人生就像是一棵树,树的主干滋生出许多枝杈,每条枝杈都会看到不同的风景。我当初如果没超假去了汽车队,人生就会是另一个样!咳!这就是命!巧了,我,老费,后来都去了28连!也许是我俩在领导眼里是不听话的人,不听话的人谁稀罕呀!)

毛主席教导我们:加强纪律性,革命无不胜。


探 亲 假 的“ 甜 与 苦 ”

探 亲 假 的“ 甜 与 苦 ” - 金虎 - 金虎的博客

       1969年 7月,我到兵团一年了。思家心切,听说知青有探亲假。可连里的农活很忙,连领导对探亲假只字不提。知青们心知肚明:愣去请假准吃闭门羹,没戏。我心里早在盘算着了,一个预谋在悄悄进行。
       那天下地回来,连长派人把我叫到连部。我心中暗喜,准是家里来电报了。“小刘,你家来电报了,”连长递给我一份电报,上面写着:奶奶病重速归。“连里研究了,批准你回家去看看。不过别超假啊!”“啊,是吗?”我装腔作势地表示吃惊,接着连连点头,不敢直视连长,恐怕露出破绽,再多说非露馅不可。这是我提前给家里写信说好的,一切都按计划进行得很顺利。
       其实,有我一样预谋的不止我一个,知青老费紧随我后,不过他是“姥姥病重”。连里也准了假。虽然两个人更好,但我心想,够了,再有来电报的,非弄巧成拙不可!弄不好谁也走不成!
       我加快计划进程,简单的收拾一下,一个马桶包,一旅行包上等黄豆(是知青们半夜从场院粮囤里偷的,是豆种)。另外,还有一份购物清单,无非是托我带的什么白边懒、栽绒帽、的确良衬衣、尼龙袜、大拉毛、杂拌糖之类。
       次日凌晨,我和老费搭上连队去富锦的尤特兹(轮式拖拉机)上了路。虽然要忍受几个小时的颠簸,但我心里倍儿高兴!阴谋得逞,就要回到家啦!
       在福利屯上了去佳木斯的火车。人挤得像粥一样,其中不乏知青,难道他们的奶奶姥姥都病重了吗?原来大家是不谋而合英雄所见略同呀!我们背着包根本挤不进车厢,最后把包往里一扔,我就坐在车厢门口的铁扶梯上。车开了,我手紧攥着铁扶手。因我有过串联时扒火车的经历,对此不屑一顾。那是在去南京的途中,我下车买面包,火车突然启动了。我不慌不忙,紧追几步,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扒着车窗,像铁道游击队队员一样挂在车厢外,车开快了我才钻进车厢。可这回我得长时间坐在车外,工夫一长,一是麻痹,二是容易困。我眼皮渐渐耷拉下来,手慢慢松开了。蒙眬中,我像是被人猛推了一下,身体向前一倾——就在这零点几秒的霎那间,我出于本能下意识地回手拉住了扶手!当时清醒了的我睁大眼睛一看 ——吓死我了,火车下方是深深的陡坡!而我的身体当时已经悬在铁梯外了。要不是我抓住了扶手,别说回家见爹娘,小命儿就完蛋了!这下我可不敢坐在外边了,拼命挤到车里,心咚咚跳个不停。
       当坐上开往北京的火车时,我的心就激动起来。虽然一路都站着,可一点儿不觉累,因为北京越来越近了。
       车到天津,有了空位子。可我就没想到坐,心情开始狂躁不安。脑子里不由闪现出一年前离开北京的情景······
       列车随着颂扬毛主席的歌曲缓缓驶进北京市区。我看到了街道、人群,骑车的、步行的,挂着“31”字样(北京)号牌的汽车。一切都是那么亲切,每个人都好像是我的亲人。可我怎么觉得自己反而像个外乡人!我本来也在他们中间呀!一种莫名的失落侵扰着我。
       列车长鸣着进站了。忽然车窗外传来“民子!民子!”的喊声——啊!我看见了,是院里的伙伴们。他们跟着火车跑着,笑着向我招手,就像一年前送我那天一样,不过那次他们是哭着的。我眼泪一下子涌出来,大声喊着他们的名字。
       我在他们的簇拥下出了站。他们争着向我汇报一年来院里发生的变化。他们说我变黑了,变壮了。我哪顾得上听他们白活,净盯着北京的街道、熟悉的建筑了。又坐上了11路无轨,又听到售票员用亲切的北京话报站了。
       终于到家了。刚到院子里,就有孩子喊“民子回来啦!”我只觉得嗓子里堵得慌,眼圈发热······
       全家人都在家等着我,还准备了丰富的饭菜。我滔滔不绝地给全家人讲述着北大荒······
       假期开始了,日程排得满满的。北海、景山、颐和园······游泳、划船、看电影······一眨眼假期快到头了。忽然想起来那张购物单,赶紧马不停蹄地到王府井,隆福寺、大栅栏一通狂买······
       离京那天,家人和伙伴们到车站去送我。虽然很伤感,这回倒没哭,毕竟经历了一年的历练嘛!
       临行前,我和老费商量回老团看看。我们直接去了16团。在那里,我们见到了久别的同学,好像又回到了一年前。
       这么来回一折腾,时间上可就超出预算。心里忐忑不安,想起了连长的嘱咐,自己的承诺。
       我俩大包小包手提肩扛,一路紧赶,还是带着超假 3天的罪行回到连里。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苦尽甜来。我们则是:甜尽苦来。应了那句话:别看你今天闹得欢,就怕将来拉清单。当我们带着一身的疲劳和不可原谅的错误回到连里时,“灾难”在等着我们。
       我和老费先是被指导员怒斥了一通,接着是停职写检查,在全连大会上宣读。检查写了两遍都没通过,我想肯定是指导员成心要折腾我俩,不让我们轻易过关。这反而倒因祸得福,别人都下地了,我俩还能借此恢复几天体力,要不冷不丁下地干活还真受不了。
       我俩的“罪行”在全连大会上得到了口诛笔伐。在我俩念完检查后,各排、班、个人发言。我俩的资产阶级思想和无政府主义被大家批判的体无完肤。最后,指导员郑重宣布,我俩的检查将永远放在各自的档案袋里!
       事后得知,我的超假还带来了损失——连里原决定调我去汽车队因此告吹。最令我俩不堪的是,我们被下放到女农工排劳动 3天!
       我当时以为指导员只是说说气话而已,不至于动真的。转眼到了1985年,也就是我调回北京那年,我有机会看到了我的档案。嘿!气死我也!那份用蓝钢笔水写的检查还真的平平整整地放在档案袋里!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