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一个普通人的回忆(七)  

2015-05-07 12:28:56|  分类: 历史印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小峻(原插队安徽的上海知青)

                                                       十三.艰难的起步(三)磨面
      城市里做饭,往往从大米或面粉开始,更不要说还有加工好的面条、馄饨皮或饺子皮,在农村则要从麦粒、玉米、高梁、乔麦、山芋干等原生态起步,先磨成粉,才能再加工做成食物。而这些原料则首先必须晒干晒透,而山芋干还需在地窝里先砸成碎片与颗粒状,才能进入磨粉的阶段。
     庄里只有几户殷实人家有大石磨,我们经常在村西头会计家磨面,先把老驴的眼睛罩住,当地称作"驴蒙眼",一来使它转着圈拉磨不晕,二也是防止它偷食磨好的面粉。一般我们是二个人配合进行,一个人么喝老驴,让它不仃地走,並不断地向磨眼里加粮食,另一个收集磨好的粉,倒在筛子里,不停地筛,把谷皮与渣去除,留下的就是小麦、高梁、山芋等粉了。
     整个磨坊灰蒙蒙的,充斥着吆喝声,石磨转动的轧轧声,筛子晃动的嘶嘶声,加上驴发出的响鼻声,一片嘈杂。老驴也会欺生,对上海腔的吆喝声不服从,時不時要仃下来休息,逼得我们要加大噪门,提高音调,训斥它,有時还要用鞭子抽打它。而老驴则会涮一大泡驴尿,或拉几个驴屎蛋以示抗议。当地农妇一个人就可以轻巧拿下的活,忙得我们跳进跳出、大呼小叫,二个人还忙得不亦乐乎。
                                        十四.艰难的起步(四)做饭上
       我们这批在上海饭来張口的货,要一日三餐自己打理了,确实是一个难题,再加上我们集体户六个光浪头,谁也没做过饭,更不要说做面食了。王代表倒很热心,不但邦我们担水,一上来还邦我们擀面条,后来又手把手地教我们做面食。由于以面食为主,则主要有干稀二种做法,干就是烙餅,稀就是下面条、熬稀饭。
       首先是和面,必须用力、揉透,而且水面比例要得当,水太多太少都不行,一般是边揉边加水,只有揉透的面,做饼才香、才有嚼劲,做面条才会不粘、不断。饼的最高境界,是把揉好的面团赶开摊薄,上面抹上一层麻油,再撒上一层盐、胡椒粉与葱花,再折迭起来,擀薄切开,成大饼状,就是葱油饼了 。还有一种是在上面抹上一层加工好的油酥,即麻油加糖加少量面粉搅拌而成,则成了油酥饼。当然这是极少時、偶尔的奢侈享受了,一般是在农忙時节或有贵客光临吧!
       面条则是把擀薄的面,上面撒些干面粉,防止互相粘连,再把它折迭起来,切成细条状,把它散开、抖松,则成了面条,待水煮开后,下到锅里,加一二次冷水,烧开,捞起就成了,如果再加点葱花、酱油与麻油,色香味俱全,会勾引起食欲。如果面和得太稀,也就是水太多或干粉加得太多,则面条互相粘连成块或团,煮开则成了面疙瘩与面糊汤,而且面团也易夹生。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