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一个普通人的回忆(六)  

2015-05-07 12:20:10|  分类: 历史印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小峻(原安徽插队的上海知青)
                                                          十一.艰难的起步(一) 寒冷
      插队落户初步的考验就是生活,老天爷也不作美,1969年是淮北近几年来最冷的一年,连续的大雪,温度降到零下25度。我们躺在透风的牛棚里,雪花不断飘进厔里,听着屋外呼呼的北风,加上连冷带吓,久久难以入眠,早晨醒来,只見屋沿下挂着根根白色的冰柱,而棉被上靠近我们头部,巳把我们呼出的热气,冻结成一层薄薄硬硬的冰。
      淮北的寒冷,虽然不象上海那样的阴冷,但它的风相当厉害,既能夹带砂土,迷住你的双眼,也会穿透衣衫,見缝插针,直往衣服里钻,带走你的体温,刺骨的寒风拥抱你的全身。怪不得这里的老农,用一根長長的白腰带,把棉袄紧紧地扎住,以抵抗寒风的侵袭与施虐呀!我们也随乡入俗,人人扎根白腰带,也不管它好看难看,但确实有用呀!
       冬天虽然不干活,但天冷呀!又不能整天躺在被窝里。到老乡家串门,他们也会抱点柴火,点燃了,大家围成一圈,烤烤火,取个暖。但这往往是至亲長辈上门,才能获得的礼遇,因为在那个時代,那个地方,什么多短缺呀,包括柴火。而对我们上海下放知识青年,当地农户们还是很尊重的,他们总是对我们说:你们受罪了,受苦了,你们总有一天会回去的。
                                                       十二.艰难的起步(二)挑水 
       吃惯自来水,习惯拧拧龙头,自来水就滚滚而来的上海娃,要自己从井里打水、挑水了。生产队邦我们置办了一口大水缸,挑满它要三担水,也意味着从庄北头的牛棚,到庄东南的水井,约300米的路,要来回走3次。而这个路又是田间的小径,並且经过雨雪水的浸泡,泥土既粘又滑,即使空手走路,稍不小心也会滑倒,更不要说挑着满满二桶水走路了。
     起先几天都是王代表邦我们挑的,但总不能一直依靠他吧!我们六个人吃喝洗用的水,消耗量又大,满滿一缸水一天就見底了。于是,我们决心学着去挑水了,随之洋相也出尽了。我们二三个人结伴而行,先到老乡家借了扁担与水桶,到了井旁,把一只水桶勾住扁担一端勾子,放到井里,晃动扁担稍一用劲,使水桶入水面盛水。这是一个技术活,稍不慎水桶掉井里了,或只打到了一点点水。
      接下来就是如何把水挑回去了,人们往往形容不能干活的人,为手不能提肩不能挑,确实如此。扁担一上肩,压得生疼生疼的,只能马上放下,赶紧把水桶里的水倒掉一半,咬一咬牙,挑起水桶一摇一幌向前挪,前面有人鸣逻开道,后面有人保驾护航,中间还要歇几歇,换二三次肩,水桶还象洒水车一样,走一路洒一路,真正挑到家,只有小半桶水了,更不要说有時走不稳摔一跤,真是鸡飞蛋打一场空呀!只是浇了老乡的地,空了自己的水缸呀!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