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朱维毅:我注定要写兵团 ——《生命中的兵团》  

2015-12-21 12:50:43|  分类: 读编交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维毅:我注定要写兵团 ——《生命中的兵团》 - 知青 -

 

       读百万字口述纪实作品《生命中的兵团》,就好像在听当年的兵团战友讲自己的故事,亲切而真实。而在这本书的写作背后,作家朱维毅历时三年,采访数百位北大荒人、查阅万余份档案资料,他的创作心路颇值得关注。 


       “问:首先我知道您也是知青,但是您当年去的不是兵团,现在是什么触动了您写《生命中的兵团》这本书的? 

       朱维毅老师:一个不喜欢写命题作文的作家在创作选题时希望自由,他往往会把选题的目光落在两个领域:第一是自己熟悉的领域,第二是自己虽然未知却有探究兴趣的领域。兵团的故事对我来说,正好是这两个领域的交汇区:有所了解但并不完全了解,相对于我比较熟悉的插队知青经历,荒友们的经历有很多让我感兴趣的不同点。

       我作为知青出身的作家,写知青是一个必然。这个想法我很早就有了。兵团战士也是知青,我们彼此之间有很多相知相通的地方。但我对兵团又有很多未知,它的规模、任务、在国家历史上发挥过的作用、荒友群体中远比其他知青群体大得多的凝聚力都吸引着我,因此我选择了这个既不熟知,又能激发我的探究欲的兵团作为了写作对象。

       此外,我觉得要写知青历史,不能简单地叙事,而要在写作中揭示出一些带有普遍意义的历史现象,并引发读者对历史思考。写兵团是符合这个要求的,因为绝大多数荒友的下乡时间都很长,只有长期植根基层的下乡,才能体现出上山下乡运动的效果,以及在这个过程中体现出的一些带有规律性的现象。荒友们8年、10年甚至十多年的下乡时长,更能体现多种社会要素的相遇效果,如城乡的相遇、军民的相遇、城市青年和底层民众的相遇、理想和现实的相遇。这些相遇会产生碰撞,也会产生交汇,其效果因为其过程较长,更能反映上山下乡这一社会试验的效果。这是书写兵团历史所独有的意义,具有深度审视一段历史的价值。

       在我注定要写知青的情况下,如果想轻松写作,我会挑选插队题材写小说或剧本,那里面有足够的悲欢离合故事,不需开展调查,也没人对号入座。但我是工科学者出身,搞工科研究的人面对的是现实,习惯于挑战新课题。知青纪实文学不是新课题,展现兵团历史也不是新课题,但如果视角和立意独特,写作的新任务就来了。

 

       “问:我们了解到,您采访了数百位兵团知青,谈谈您对他们经历的整体感受?

       朱维毅老师:在19686月组建兵团之前,下乡到北大荒垦区的知青较多地但有理想主义色彩,对他们的经历感受做整体性归纳稍稍显示一些。但兵团组建之后接收的知青,特别是在兵团知青总数中占到一半以上的小六九知青,基本上成批从城市派遣的,其中多数人是毕业后被城市连锅端送到兵团的。这种派遣状态决定了,城市社会有多少青年类型,兵团知青就有多少类型。不同类型的人,家境、教育、生活态度和人生追求各不相同,在兵团的表现,对兵团经历的看法自然也就各不相同,让作家整体地谈对他们的感受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如果一定要谈,我只能针对大多数人归纳几点具有共性的感觉:

       1. 他们在社会底层的生活经验远比没下过乡的青年和下乡时间较短的插队知青丰富的多,这种阅历使这些人更了解社会,更接近民众,更理解民间疾苦。

       2. 他们在基层的长期艰苦劳动中练就了一种生活韧性和吃苦能力,这一点使他们具有更强的承受命运起伏和困难考验的能力。 

       3. 他们在返回城市成为现实选择时,不惜一切代价要重返城市,用自己的脚对上山下乡这种形式的移民安排给予了公投式的结论。 

       4. 他们在长期半军事化管理下的集体历练中形成了远比插队知青更强的凝聚力,由此产生的感情,跨越不同的年龄段,跨越不同的城市文化,显示出了很强的活力和持久性。 


       “问:您采访了很多兵团的知青,写了很多他们的切身经历,有没有哪个经历或场景是让您触动最深的?您可以给我们讲讲吗?

       朱维毅老师:这是一个最常见的采访问题,也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在采访二战德国老兵时也曾设计过这样的问题,但我发现,几乎所有的人在遇到这个问题时都不能立即作出回答。深刻的记忆是一个综合体,它由很多记忆内容组成,要求对方在短时间内挑出印象最深的一个人或一件事,往往不够现实。所以后来我在采访兵团亲历者时就不再提这样的问题了。

       给我触动很深的有很多事,其中最打动我的是一些知青美好的人性。如果一定让我举例说一件事或一个人,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兵团35团北京女知青孙淑婉。很多采访过她的媒体都着重于挖掘她经历“11.7”打火事件时的细节,而让我更重视的,是她在这一事件之后的表现。

       在 1970 年发生的“11.7”打火行动中,14名知青倒下,他们奉命出发,义无反顾地为大局为理想扑向火海,最终牺牲,烧得惨不忍睹。最可悲的是,他们没有像在此前和此后在各地发生的奉命扑火行动中牺牲的很多知青一样,获得国家授予的烈士称号,尽管牺牲者的家人至今还抱有为他们申烈的希望。

       孙淑婉是这场事件的亲历者和伤员之一,从那以后,“11.7”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一方面,她一直坚持着一个信念,那就是应该给牺牲者授予烈士称号,以彰显这个国家至今仍不可或缺,并且尤为需要的奉献精神和大局意识;另一方面,她多年来一直以姐妹一样的亲情关照着在这场打火行动中幸存的烧伤战友。她用这种态度显示着她对历史的态度,彰显出她高尚的人格。

       那些因打火受伤毁容的女知青或者终身未嫁,或者和同样残疾的异性伴侣组成家庭。孙淑婉当年是轻伤员,伤好之后和常人无异,但她把后来的生活与一群残疾的战友紧密连在了一起。她一次次接受采访,一次次流泪,全都是为了是这些烧伤战友。

       她知道,那场大火虽然远离了自己,却一直伴随着重伤战友至今,她们行动不便,生活窘迫,形象怪异,她们没有新的知己好友,一般人都会远离她们,甚至不愿多看她们一眼。但孙姐知道她们过去的容貌,知道她们的朴实和善良,也知道她们在生活中的困难,她用几十年如一日的关爱,让这些战友感受到生活中的温暖。她关心她们的生活,陪她们出行,帮她们打水,陪她们重返北大荒,为解决她们的困难四处联系,还作为她们的代言人接纳并转交社会好心人的捐助。

       在我了解“11.7”故事的过程中,孙淑婉和我谈得最多的不是自己,而是伤员的境遇。在她身上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印象至深。一次是孙淑婉的儿子结婚,她在喜宴上为烧伤战友专备下了一桌菜,但直到婚宴结束,那桌子依然是空的。残疾的战友们不想给这场婚宴添加异样的感觉,她们选择了远离。还有一次,我在“11.7”人员的聚会活动上没有见到孙淑婉,一打听,才知道她正在办理去欧洲旅游的手续,准备带“11.7”重伤员仝幼华去看看欧洲。

       有谁愿意陪伴一个严重毁容的人同游欧洲的青山绿水?如果有,那就是孙淑婉。在她身上,我看到了人性的光彩。现在一个司机在发病之前能把车刹住就是最美司机,那么面对孙淑婉几十年不变的这种对残疾战友的关爱,我们的社会又该如何褒奖?

 

       “问:了解到您曾经在山西榆次插过队,那几年的生活经历为您后来生活带来了怎样的影响?

       朱维毅老师:我曾经两次从城市下乡插队,下乡时间共计6年。因为经历了条件不同的两个下乡环境,接触过两类特点不同的农民,我对上山下乡给我带来的影响多了一层感受。

       很多知青在讨论上山下乡是有悔还是无悔,我认为这不是一个知青命题,而是一个国家命题。后悔,显示的是一个人对自己过去某一自主行为作出不值不妥的态度。让知青说对下乡经历说有悔或无悔,这就如同让文革中的老三届中学生对因运动而起的学业中断是有悔或无悔一样,在说法上站不住脚。因为那不是由自己决定的。知青们争的,应该是有怨还是无怨

       说到我个人对上山下乡的看法,二者兼有。无怨,是因为那段经历赋予了我很多,如了解了社会、提高了承受生活压力的能力。有怨,是因为那段经历让我在最需要吸收科学知识的时候被中断了接受教育的权利,使我在七年里无学可上,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步步赶末班车。

       谈上山下乡对个人的影响,不可能不言及大局,哪个国家能够因政治运动的需要而让一茬青年的学业中止呢?以上山下乡的方式促成城市青年去了解社会,经受锻炼,这可能是一个国家的正常的人才教育之路吗?用教育的一般规律来衡量上山下乡的得失,是在思考有怨无怨时的一个基本出发点。


       “问: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同时也是毛主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题词60周年,您有什么想要对知青说的吗?

        朱维毅老师:我们是铺路的一代,是承前启后的一代,个人曾经的得失终将消失于历史,但它不能消失于后代的视野。

       不了解前辈历史的人,不可能拥有走向未来的智慧,所以,珍惜上山下乡赋予你的经验,保持你对社会基层的亲近和关注,用你从付出中获得的思考帮助后人建立起国家使命感、社会担当意识和正确的大有作为观

 

       文章内容为小桃记者对《生命中的兵团》作者朱维毅老师的专题访谈,原文刊发于微信号小桃

朱维毅:我注定要写兵团 ——《生命中的兵团》 - 知青 -

 书名:《生命中的兵团》(上下册,带光盘)

                                                   作者: 朱维毅

                                                   定价:128

                                                   出版社: 世界图书出版公司

       《生命中的兵团》是一部由非兵团亲历者完成的有关兵团历史的长篇纪实文学。分为上下两卷,共有三百多张图片,一百二十多万字。作者用近两年的时间采访黑龙江兵团历史的亲历者,在身份上涵盖各种人员层次,并查阅和收集了大量历史文献和档案,在口述和文史两个方面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并以客观审慎的态度,把对人性的解读作为落笔重点,讲述了那一代知识青年在北大荒的种种生活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