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情系喀喇昆仑_视频在线观看  

2014-10-29 10:18:29|  分类: 图片视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郭大侠
       一,“情系喀喇昆仑山”视频播出后,大家反映非常强烈,这里我要感谢上海电视台新闻频道故事栏目组夏宁导演的团队为我新疆知青搭设了一个平台。向广大知青展示了我新疆知青在最艰难的最艰苦的环境下,战胜了一切包括野兽,故事是那么的真实,没有虚构,他们在山上数着星星,北斗星的指向,故乡的遥远,恋情是那么的纯真,他们对生活充满信心,人物中的邓长虹提供的一张老照片那是他和杨家驭,汪永华三个人在红旗拉普拍的,看他们打着补丁的裤子衣服就知道我们当时劳动强度。他们对生活充满信心。当年的艰苦,让许多知青英年而早逝,老年而残疾。我们上去三年,后来农一师等几个大队、兵团又组织到出国巴方继续修路,前后13年,死去的人员真无法统计。就在视频播出前几天我团又走了一个战友“赵惠民”我们为他送行开了追悼会,因此乘我们还健在,要抓紧抢救这段表现我们新疆知青最壮丽的文化。知青修筑了中巴公路,中巴公路不朽!
       二,感谢“胡杨”转来将这段视频选到网上,并前期制作了那么多视频,请大家有空欣赏。胡杨精心制作,这里推荐。选中点击下面即可观看。其中去年万体馆演出史诗《历史的奉献》,我写了一个节目“兄弟情深”的剧本,夏文明导演搬上了舞台,也请欣赏。

       三,我的武汉知青战友详细记载了中巴公路,选篇入《故乡》一书中的文章供赏析:

                                 喀喇昆仑筑路记 

                              工三师武汉知青  ?杨冬生

          昆仑之西,葱岭之南。友情兄弟,邻邦巴国。其北多山少水,绝无舟揖之便,亦无坦途之利。军需、农商,力夫所役聊赖骡马古道矣。

巴王求援于中国,欲资其密筑一车行大道,始由喀什西出喀喇昆仑,直达巴国腹地,与中国成腹背之势。内,大兴农商,外,力拒宿敌。其时也,巴国惨遭象国一割为二各东西。神州周边亦是北熊南象,东美一帮。鉴于彼辈重重合围,急欲谋破解之方耳。适逢巴国如此一求,实乃顺天时,得地利,为人和也。

西域重镇喀什,承汉唐雄风之辉煌,为历代丝路之咽喉。东望中原路遥遥,西上昆仑云历历。大道东起于此,穿山越岭,悠悠迁延巴国腹地塔科特。以此通中亚及欧洲诸国,且由此可直达巴南良港卡拉奇。中国一条西出外洋通道宏图尽展,巴王亦心想事成。中巴公路,以此发端。

       建国十七年,时开新月,序属初春。奉军区副司令张将军希钦令,天山南北,万千官兵,上下同心,志在昆仑。我部受命国界往域内路工一截,长二百六十里,宋团长彦亭召集属下各部校尉,点精壮官兵千六百余人,粮草辎重足备,官兵雄心勃勃。朝辞沙草晨牧间,车轮卷黄尘滚滚,赤旗顶寒风猎猎。暮遇河冰夜渡急,冰渣并水花四濺,寒星映雪山微明,车吼空谷回声,人披风寒无言。一路翻山越岭,直奔昆仑而来。

       不日渐次山高气稀,车行尚且泛力,官兵众人何堪?及至驻地,下得车来,个个头重脚轻,东倒西歪。昏昏然,犹似步浮云之欲飘。惨兮兮,恰如离水魚之瀕死。头欲裂,胸欲炸。彼时也,无奈这英雄气短,休言甚儿女情长。此处(路面海拔近5000米),正乃汉书.西域传中所述;“大头痛山”是也。可怜营且未安,寨乃待扎。浑身无力,已是身不由已也。如是者越二日,精壮者始得动矣,余者将息延日不等,稍后渐适。

       喀喇昆仑,高地拔山。冰峰破云近天,幽谷击地裂隙,峰连岭叠,气势磅礴。三山五岳,谁与争峰?率众山而独尊,俯四海则尽览。牵葱岭纵贯南北,似铁壁横绝东西。圣如神州拱卫,华夏屏障。巍巍铁臂揽大漠,源源雪水润绿州。铁骨柔情,威域外而泽域内也。

        山高寒极,长冬短夏。气象万千,反复无常。万籁俱寂之时,碧空如洗。冰峰巅连天际之处,冰雕玉彻,似琼楼宫阙。阳光遍洒,披金戴银,灿烂辉煌,恍若仙境。雷庭震怒之际,黑云如怒海翻波。汹涌澎湃,撼山倒海。狂风裹挟暴雪,扑面席卷而来。顿时乾坤倒转,仿佛斗转星移。刹那天昏地暗,盛夏已然寒冬。一番生死刼波过后,风息云散。残云背后阳光,射出霞光万道。雪水蒸腾气化,七彩云蒸霞蔚,如梦似幻。

        壮美山川,艰险路工。工程依形就势,或盘山緾岭,逶延曲折,上上下下。或削峰填壑,截弯取直。云绕雾罩之中,万刃悬崖之上,悬索绝壁,凿眼点炮,劈巨崖以拓路,万丈幽谷之上,临渊涉险,架高桥以为渡。中巴公路似巨龙,游行于绝壁云雾之中,以此谓之为天路也。山高气稀,初时头痛不得动弹,及至适应,得已动弹,走路稍急仍气喘,用力稍大复头疼。较之平地劳作,功半而力倍。高寒土冻,坚如磐石。一镐一锹,殊非易事。镐凿冻土如凿铁,冰冻土渣四濺,如坚石击面。双手虎口震痛,钻心及肺。攻坚克难,爆石排哑。智者多奇谋,勇者少惜命。

       力役繁重而食不善焉,气稀致水沸而不烫,饭食岂能熟?菜蔬难于路途遥远而不易达,故常年多食海带与咸菜。尤其于劳作之冰雪野地,午食由伙房送来,早已由热至凉,及至打入碗内,入口已冰冷。原本就半生不熟之饭食,能入口下肚,也皆为重役之下,饥寒所迫。一并穿用,亦是无供给或售卖,便无有替换。年长日久,窘态渐显,破衣烂裳,破鞋烂袜,有灿烂无辉煌。长冬风雪天,常景为一派白色世界;峰壑共茫天一色,褴褛与雪花齐飞。平日里凿坚冰以取水,燃煤断供之时,燃干畜粪而为火焉,犹是不济,夜半冻醒之时,被头亦因呼气水凝而为冰壳。

       山高气稀,稍动即喘。恶寒酷冻,烂衣劣食。何撼官兵报国之志!为有牺牲多壮志。千辛万苦,流血流汗。苦战四年,国之伟业,人间天路,中巴友谊之路,大功垂成。

 

又记:

      青春远去,激情早已不再。然每忆及昆仑岁月,多少感概还会在胸中澎湃。为曾以火热的青春,献身于伟大的事业而自豪。为多少年青的战友,抛却故乡父老兄弟姐妹,永远孤眠于雪域昆仑而怆然眼湿,我们是不会忘记他们的。

      在喀喇昆仑山吉尔吉特河东岸丹夭尔的一片绿荫中,有一个烈士陵园,园中也静静躺着中国88名筑路牺牲烈士。有更多的非正常死亡的知青,埋在了路的两边。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的主题曲“怀念战友”再次在耳边响起。

     在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代,上朔汉唐之雄风,一代又一代的中华儿女,为捍卫和巩固袓国边疆的安宁,为发展边疆的建设事业,为中华民族的兴旺发达,演译着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动人故事。

    草撰此文,献给中巴公路,纪念远去的青春岁月,纪念那些长眠于雪域昆仑的年青战友。 

 

 

     在喀喇昆仑山吉尔吉特河东岸丹夭尔的一片绿荫中,也有一个烈士陵园,那就是:中巴公路烈士陵园,园中也静静躺着中国88名筑路牺牲烈士。两个烈士陵园中的他们仿佛时刻向人们诉说着独库公路,中巴公路可歌可泣的故事。独库公路烈士陵园有一位坚守天山独库公路牺性战友守墓20多年的筑路老兵陈俊贵。中巴公路烈士陵园也有一位守墓守了三十多年墓的老人,从陵园落成至今,都默默地不计报酬的奉献着,浇园,扫墓。去年老人病逝,他儿子又继承他的遗愿,从他手中接过了扫帚……。逝世前,有人问到老人有几个孩子时,老人深情也说:”这里躺的全是我的孩子,我要像对待自己孩子一样精心看护他们……”,多么真挚的话语,多么深厚的情感!看到这感人的一幕,我想长眠在乔尔玛,丹夭尔两个烈士陵园中的烈士安息吧。 路,是躺下的碑;碑,是立起的路。多少年来,许许多多走上这两条“天路”的司机、旅行者都会在天山独库公路烈士陵园和中巴公路烈士陵园驻足,下车向英烈致敬!在这里,我们同样怀着庄严肃穆地心情,向”两陵园”中的烈士哀悼,致敬!







  评论这张
 
阅读(1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