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2014-10-22 13:28:43|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是共和国的押运员

孟庆铭(原黑龙江建设兵团33团上海知青孟庆铭)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目录

           *引子

     一、  文革中,毛主席挥手把我们送到农村—黑龙江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二、   受命—我是共和国的押运员1973.9.25

三、  香港的苍桑历史和恢复香港主权的时机

四、  准备就绪—装火车1973.10.21

五、  第一次掉队,追火车

六、  在虎林追上火车

七、  虎林—密山—穆棱1973.10.22

八、  穆棱—牡丹江—哈尔滨1973.10.23

九、  我们到了祖国首都—北京1973.10.25

十、  郑州大会师1973.10.26

十一、横跨武汉长江大桥—香港越来越近1973.10.27

十二、第二次掉队,爬火车追

十三、树林大什么样的鸟儿都有

十四、向铁道卫士致敬、我学开火车1973.10.28

十五、要我们广州下车—与香港遥望莫及擦肩而过1973.10.29

十六、文革后,邓小平招手把我们迎回城市—上海

   十七、“香港总有一天要收回”和邓小平的“一国两制”

    十八、重返黑龙江                               

十九、终于圆了香港梦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200841上海书城二楼签售现场
  自左至右:邢燕子、董加耕、侯隽、周秉和、孟庆铭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本文由香港大公报于2007624日连载三天、上海新闻晚报同年623日连载十天、上海知青网同年628日全文登载、继被多家网站转载,收到了较好的媒体效应、工行上海市分行行报同年716日采访选载。

   本文还被以下书籍刊登:

11999年刊上海《海上文坛》,文名“我曾是共和国的押运员”。

22006年刊上海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主编的《上海儿女在黑龙江》一书,文名“我曾是共和国的押运员”。

32008年登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知青心中的周恩来》一书,文名“完成周总理交给的任务——送牛”。同年41日我有幸和邢燕子、侯隽、董加耕、周秉和等本书作者在上海书城与读者进行签售活动,场面火爆,二小时签售1000本。是今年周销量全国第一。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200841上海书城二楼签售现场

 作者按:这是发生在34年前197310月大陆文革期间,一名上海知青受命祖国与同伴们合作,经过九天八夜火车艰苦押运,纵跨四季寒暑从黑龙江省虎林县行程5000多公里至广州,送活(肉)牛供香港同胞圣诞食用的真实故事。由于受历史条件的限制,牛是到了香港,而人却在广州下了车,留下了几多遗憾……。香港回归后,2001年他有幸携妻陪儿子孟凡奇赴香港科技大学参加亚太地区国际奥林匹克机器人比赛并获第一,终于圆了多年赴香港的梦,这种拳拳不了情结的实现,源于祖国的统一和强大,今年71日是香港回归十周年值得纪念的时刻,现予发表,以飨读者。
香港?送牛?不了情 - 知青 -
 
                                                                         引子
    一、文革中毛主席挥手把我们送到农村——黑龙江
     1966文化大革命席卷中国大陆。196812月毛泽东发表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指示,在大陆又掀起了一场风起云涌的上山下乡运动。在这四个月前的811日,我和近千名上海热血青年,满怀豪情壮志,在上海虹口体育场举行誓师大会后,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告别了复课闹革命的学生生涯,第一批踏上了北疆之路,来到了北大荒黑龙江省虎林县迎春镇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433屯垦戍边,反帝反修(著名的珍宝岛地区,196932日中苏双方曾在此激烈交战),成了沈阳军区编制的 兵团战士...... 历时11年,直至19793月返沪。
     离开黑龙江建设兵团已经二十八年了,但我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那段可歌可泣、催人奋进的艰苦岁月,只缘它埋藏在我记忆中太深太深……。我曾是共和国的押运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我为香港同胞送牛的经历再次被唤醒,这是我在建设兵团十一年战天斗地生活中,经历的无数艰苦纷繁故事中采颉的一朵浪花,它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在恢复香港主权前,是如何尽义务,在道义和物质上支援香港同胞,用具体鲜活的事实表现出祖国母亲用宽广胸怀和甘甜乳汁去呵护哺乳因历史原因被英国割舍而远去的儿女,并时刻牢记香港的过去、  关注香港的现在、把握香港未来的雄心……
        二、我是共和国的押运员1973.9.25

1973年,正值文革第八个年头,我已在建设兵团工作五年,这期间,由于极路线的影响,家庭出身及海外关系对每个知青的政治生命是至关重要的,作为兵团战士的我,因上述原因被特称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并被清理出武装连队,撤销了机炮班班长的职务理由是枪杆子不能掌握在非工农子弟手中。这以后我又因同样原因政审不合格,痛失了二次被工农兵推荐上大学的机会,政治上受歧视,心情痛苦不言而喻。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天赐良机,当年3月我因劳动上的卖力,有幸被调往团部种马配种站工作,从此走上了从事马的人工授精专业技术之路,实施了人生的转折,与马更结下了不解之缘(这以前我在连队当驭手,赶了几年马车,能甩一手好鞭,叭叭的响),成了与畜牲打交道的人,后担任了配种站站长,并获畜牲技术16级,直至返沪。

  也是当年秋天,黑龙江建设兵团接到国家农垦部命令,要求兵团必须在11月前,调遣300头肉牛(以60吨载火车皮要20节才能装完)运往香港,供香港同胞欢度圣诞节食用这后来我才知道,自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在周恩来总理的倡导下,我国每年都为香港同胞尽此义务,只是受命地区不同而已。                       是日,作为部队编制的黑龙江建设兵团视命令如山倒,援港任务逐级下达,我们团也接受挑选30头牛并派人押运至香港的光荣任务。

  人都皆知,押运牲口是一项十分艰苦的工作,更不用说是押送活的大牲口牛,并要以同样活的,且经过约十天长途跋涉后,以不能掉膘的方式交给港方政府,其难度之大,可想而知。除牛以外,人是万物之灵,是决定因素,机会往往是可遇而不可求,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经过团生产股领导的反复商定,我便成了担负此行重任的六个人员中的唯一知青,其余五位均是四、五十岁的老职工。他们是兽医站殷正鼎兽医、配种站技术员王天明、收购站胡儒堂以及基建队驭手贵州人老邓和饲养员四川人于邦平。他们均是当年抗美援朝转业后,跟随王震将军开发北大荒的铁道官2006年摄于哈尔滨太阳岛)兵,此行送牛南下香港,都是领导有意安排他们在完成押送任务后,返途中顺道照顾回家乡探亲的,可见能享此殊荣的可谓千里挑一。近日获悉,其中四位老人已离开人间,在此我向他们表示深切的悼念,他们在天有灵的话,定能接受我这位老知青的问候。

   与此同时,我们每人平生第一次颁发到一枚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押运员”金字的胸章,佩在胸前,十分神气,耀眼—因为我们是代表祖国,受命执行援港任务的。当年我才23岁,血气方刚,接到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知,欣喜若狂,甭说多高兴了。能代表祖国将牛送到香港,并有机会考察香港,在那时是难以想象的(全团几千名知青就摊到我一个)。要知道,此行差事虽苦,但又有谁不想轮到自己的头上,去主动吃这份苦呢?何况又是在那文化生活枯燥无味,精神生活又被扭曲走样的特定年代里。我体会到:凡当初知晓我有此美差的知青们都很羡慕我要知道吃不到,要比吃得到还要
     三、香港的沧桑历史和恢复主权的时机

香港中国的南方明珠,它由香港岛、九龙和新界三部分组成,有过一段苍桑历史。
  168年前林则徐的
虎门销烟举世闻名。英国政府不甘失败,挑起了第一次鸦片战争, 强迫清政府于1842829日签订了《南京条约》,将香港岛永久割让给英国。继而又挑起第二次鸦片战争,伙同法国烧毁了圆明园,又强迫清政府于18601024日签订了《北京条约》,割让了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南的地区,即现在的九龙。189869日英国又乘中国战败甲午战争,列强分割中国势力范围之机,再次强迫清政府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强行租借九龙半岛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新界包括235个大小岛屿在内的中国领土,租期99年至1997630日。至此英国占领了1092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清政府被推翻后,这三个条约历届中国政府虽从未承认过,但也没有力量把他们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政府一直为祖国统一大业殚精竭虑,但均因有条约租期的约束,时机尚未成熟而久悬未决。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按照《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的规定,新界租借到期,必须归还中国。而新界的面积占了整个香港地区的92%,香港岛的能源和主要工业都在新界,新界归还后,香港岛及九龙就无法单独生存,英国对香港的管治也名存实亡难以为继,也就是说,新界势必带着香港岛和九龙一起回归中国。因此1997年是收复香港的法定年,71则应定格为举行回归仪式的大好时刻。这是中华民族的期盼,不可逆转。收回香港,恢复主权是人民共和国的永恒,从道义和物质上的资助更是意不容辞的责任。
  鉴于此,历年来中国政府和人民一直为香港尽着母亲的责任和义务,此行调配牛供其食用就是最好的佐证之一。
          四、准备就绪——装火车1973.10.21.
    要把30头活牛包质保量的从黑龙江长途运送到目的地香港,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十分艰辛,先别提人在这十天八天里的吃,喝,拉,撤,睡待如何解决?就说从时值大雪纷飞的东北边疆到烈日炎炎的南国边陲,直跨祖国八省二市,行程5000多公里,途经黑龙江、吉林、辽宁、天津、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幅员跨度之大所形成的气候四季变化更是对人畜的严峻考验,这牛的给养更成了我们运筹的头等大事,决不能掉以轻心。
   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这还不算,要把活牛送往香港,还必须在押运前对牛的健康进行体格检查,否则,让病牛流入香港,必将酿成大祸,个人问题是小,但祖国声誉可是大事,说不准还要对1997年的香港回归和中国对香港恢复主权产生不利影响呢?这是一项严肃的政治任务,来不得半点马虎。于是,我们把从各连队选送上来的牛集中在一起,逐个捆绑,过磅,烫号,按头,剪毛,消毒,进针,抽血,止血,化验。待全部检查通过后才嘘吁了一口气。深秋的东北,我们忙的不亦乐乎,累得个贼死,浑身是汗,随即眉毛,胡须,头发便挂满了霜,均成了白头翁。但是,我们心中都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那就是,我们是代表祖国,代表6亿5千万人民为香港同胞尽义务,献上祖国人民的一片爱心。(按:献上一片爱心只是现在的真心想法,当时是绝对不敢的,但是神圣的使命感却是真的,文革期间,由于特定的年代和环境,大陆对香港的态度是敌视的,宣传是封闭的,人们对香港的了解全然不知或知之甚少,为了明哲保身,对在香港有亲戚的,均须有胆量隐瞒不报或划清界线,否则是要吃苦的。)

  经过五天的充分准备,粮草在即,一切就序,只挨火车皮拉到迎春镇总库旁的叉道上即可装车。那是1021日,大雪纷飞,东北的十月已冰冻三尺了。
   下午三点,鹅毛大雪伴随着呼啸的大风还在毫无顾忌的往下倾泻,一蒸汽机车头推动着二节60吨载的闷罐子空车皮徐徐停靠在指定的站台旁后径直离去(也未扔下一句何时发车的信息)。车皮门在车箱的正中,已事先被打开。为便于
人畜同居且安全,我们必须将牛分别先赶上二节车皮,并按其头数分圈在车箱的两侧,为的是便于筑上木栏杆,腾出中间地带,可供放水缸,豆饼和牧草,同时也解决了我们的睡觉之地躺倒在近二米厚的草堆上,软呼呼,不也悠哉悠哉!只是人畜混居在同一闷罐车内(冬天又不敢开车门,怕冷。)同呼吸,共命运臭哄哄、脏兮兮、混浊浊、懒洋洋,实在不是常人过的日子,但这也是人的一种活法,一种不是大部分人,或者说不是绝大部分人都有机会享受和都能享受的一种活法。而我却有幸能如此潇洒地享受一下,不也是一种财富,一种难得的资本吗?能吃到的人比那些想吃而吃不到或者说不能吃的人更荣幸、更值得吗?生活本身是一种过程,而过程则是一种经历,经历越多且能挺过来的人,那他(她)的资本就越雄厚,更值钱,更有价值。当然,有些人会对此不屑一顾,他(她)们无此经历或难以理解,我全当自赏了。

     五、第一次掉队,追火车

北大荒的牛从未见过大世面,更没见过火车,生性又懒,这也难怪,有铁牛(指拖拉机)干活,又轮不到它贡献,天生是奉献自身肉的胚子,这也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呀。要不然国家农垦部干嘛要派任务到东北建设兵团而不到视牛如命的南方农民中去呢?我们是前拉后推,好不容易才把30头牛赶上车箱,然后又赶紧扎栏杆,往车上装水缸、饲料、草、水桶、喂得箩和铁掀,再是挑水等,唯独我不为自身生存而准备一些必备的干粮(因天冷,我们全身武装,每人另发一件羊皮大衣以御寒,至于吃饭问题我认为随时可买,未当大事来考虑,后吃大亏)。下午六点,一切准备就绪,天空一片漆黑并仍下着大雪(北大荒的冬天下午四点前后就黑天),五位老同志各自回家吃饭并与家人告别,分手前大家相约一小时内赶回集中(大家对火车何时开仍心中无数),而我呢?光棍一个,无家可归。所幸的是,我们红旗中学的同学早已知晓此事并相约在离总库不远的修配厂潘家俊与蒋国粱住的集体宿舍中,他们是专程为我送行的。除以上二位外,还有付庆生,屠立群,李菊生,秦嘉同,孙稚萱以及蔚稚屏等,好不热闹。同学相见,酒菜备齐,锅碗瓢盆,一起上阵,一来祝贺我有这好机会,二来归途中路经上海代他们问各自父母好……如此这般,大约过了45分钟,我的第六感觉告诫自己,该走了,不能耽误了大事!于是,我当机立断,甩下吃剩的半拉馒头,提起随身的旅行袋和一桶豆油,匆匆告别盛情款待我的同学们,冲出房门,迎着漫天大雪,一步深,一步浅的、满怀信心地向车站奔去……可是,意料之外,不幸的事终于发生了,当我冲向站台时,但只见二条冰冷的铁轨,闪烁着寒光横卧在我的眼前,无情地伸向远方……火车不知何时已毫无感情地甩下我,悄悄地开走了。

                          六、在虎林追上火车

此时此刻,我浑身冰凉,脑子里一片空白,刚才那股热情已全无,我不禁打了个冷颤,自骂了一声:嘴上没毛,办事不牢!……”陷入了自悔的深渊。
   
突然,一种强烈的激情本能地涌入脑海:我不能坐以待毙,我不能辜负领导和同志们的重负,我更不能放弃对我来说这一辈子可能也挨不上的一次送牛赴港的机会,我要追!追!!追!!!
……我要抓紧时间,我要追!追!!我,我相信自己有能力追上火车,追上同志们,追上我那不愿舍弃、千载难逢的押运牛至香港的梦。
   
我一激凌,全力以赴踏着大雪,一脚深一脚浅地直奔那被风雪笼罩着的边疆小镇迎春火车站的站长值班室。我拿出
中华人民共和国押运员胸章,说明来意,请求帮助。站长是个十分能体谅人的中年汉子,他安慰我不要着急,说10分钟前那标号为1973次的车因故已提前开了,但你可以乘坐下一趟到哈尔滨的客车至虎林火车站与其相遇。我谢过站长,凭借那枚押运员胸章,七分钟后免费乘上了西去哈尔滨的客车(这是我工作后第一次享受免费坐火车的待遇,而1966文革中,红卫兵大串联时我曾借光免费坐过火车周游祖国,以后就无此奢望了)。一小时后在虎林车站我找到并换乘上了那辆1973次装牛的货车,给了另外五位老同志一个惊喜:真是天上掉下个孟庆铭,兴奋之情可想而知。但高兴之余我却另有一小遗憾,那就是由于匆忙换车,忙乱中将一桶装有六斤重的豆油给遗忘在了那趟西去哈尔滨的客车上了,权当做了个无名人情(北大荒盛产大豆,其产油率极高且品味好,是知青每次探亲必带之品)。但这无关大局,我毕竟追上了车,继续圆我押运牛至香港的梦,与此相比,这点损失又算得了什么呢!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这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才走了六十公里,就发生了这种意外事情,那在以后的漫长押运途中,还会发生什么呢?……不得而知。但有了这个掉队教训的前车之鉴,我想了更多了些,并提高警惕,准备迎接更多的意外,吃一堑,长一智嘛,我会逐步成熟起来的……

          七、虎林——密山——穆棱1973.10.22.

货车载着一列以完达山脉木材为主的包括我们这二节牛车在内的15节车皮毫无顾忌地不知疲倦地继续向西开去,不时鸣笛以示前方注意,全然不知刚才发生的这惊天动地的一幕。这真是:铁路警察各管一段,这家不知那家事。
  途经密山,又挂上了二节装牛的车皮,可能是兵团35团的,我们的队伍又添了新伙伴,我满有把握的推测,莫不是到了黑龙江省首府哈尔滨,全兵团送往香港的300头牛,将全部汇集在一起,经过20节车皮编组,组成一专列,浩浩荡荡地南下,经吉林、辽宁、天津、北京、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最后到达广东直至南疆边陲渔家小村
深圳,将满载祖国人民的深情厚谊,通过罗湖口岸进入香港。思路到此,我又进一步联想:火车运输是要经济核算的,为提高工作效率,决不会仅拉20节牛车单送香港,成本太高,这也太不合算,沿途肯定会有其它满载家畜的车编组进来,不至于放空动力,我想会的,肯定……
香港·送牛·不了情(一) - 知青 -

         通过刚才的折腾和思维,人已感到十分疲劳,无力多顾及它事,只是善良地想:其它执行送牛任务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押运员们,可千万别重蹈我的复辙,有掉队的。已是深夜,列车停靠在东北的煤都鸡西车站,又挂上20辆满载无烟煤的敞蓬车皮,向前方到站穆棱开去,车速明显减低。

  由于劳累和寒冷,此时我感到饥肠辘辘,口干舌燥,却无食品可吃,真谓饥寒交迫,幸好同车两位老职工备有干粮,便拿出充饥,并留有一份在火车停靠穆棱车站时送到隔壁车箱的另三位老同志吃。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