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黑土地上的一颗春苗  

2014-09-15 13:41:02|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顾玉龙(原黑龙江省逊克县车陆公社西双河大队插队上海知青)
    《青春记忆》一书发行以后,因书中(516页)有原逊克县车陆公社工农三队去世上海女知青唐霞英的生平简介,引起该队知青们的感慨,并由女知青李逸萍写了一篇怀念唐霞英的文章。她们尊重我这所谓的公社知青联络员,把文章给我看,我也不揣简陋地对文章提出了一点小小的修改意见,于是与工农三队的知青们有了一点交流。在她们讲述唐霞英失事前后的一些过程中,我听到了这样一件事:唐霞英的遗体打捞上来以后,在等待其父母从上海来处理后事期间,将遗体保存在当地的一个菜窖里。因为唐霞英是落水后呛死的,所以出水时七窍流血,并且不断地会有血水流出,为此队里的赤脚医生张桂英每天都去菜窖,为遗体做护理,一直到她落葬。平静的叙述,却引起了我深深的震撼!因为我知道:菜窖,至少有一丈来深,上面留有一个直径五十公分左右的小孔,供人上下,平时盖着盖子,菜窖里常年不见太阳,光线昏暗,温度很低,湿度很高,平时谁下到菜窖里,都会有一种凉飕飕、阴森森的感觉,何况里面还放着一具尸体,更何况下窖的还是一个20来岁的年轻女孩!于是我的敬意油然而生,也有了进一步了解张桂英的想法。
    于是我就用我的方式来了解张桂英其人。
    张桂英是上海市内江中学初中六八届二班毕业生,毕业前,既不是班干部,也不是团员。不像有些同学那样怀有崇高的理想与激情。她下乡的理由很简单也很现实:她家有六个孩子,她是老四,前面三个都已分配在上海工矿,按当时的政策,她不可能再分配在上海,于是她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下乡。当然,在选择去向的时候她是有考虑的,那就是黑龙江的逊克县是反修前哨,那里更需要人,也更能锻炼人,于是她就选择到黑龙江边境插队。由于她是全校第一个报名的,再加平时在校就比较活跃,工宣队的师傅们认识她,了解她,于是就让她当了内江中学这批下乡知青的领队。后来,在火车上,又把杨浦区东区六校本批下乡的同学的名单交给她,让她一路上负责,就这样她带领四十二名同学来到了黑龙江逊克县车陆公社工农三队。
    到工农三队插队后,由于她是带队来的,比较踏实肯干,又性格开朗,要求上进,所以队里安排她当了生产排长,同时也是民兵排长。下乡三个月,她就和少数知青一起第一批入了团,不久,又当上了大队团支部副书记。
    当生产排长时,她多数时间都是领着社员和排里的知青们在生产队的地营子干活,那里的条件比在队里更艰苦一些,但她以她要强的性格和顽强的意志,克服了种种困难,处处带头,带领全排的知青和社员们完成了队里安排的各项农业生产任务。
    当民兵排长,她要带着排里的基干民兵们,早上四五点钟就摸黑起床训练,扛着那支比她一米五几身高矮不了多少的七八斤重的7.62步枪,反复的做着各种战术动作,累出一身汗,冬天,帽子上,头发上都结满了白霜。训练完了,还要照常出工!晚上,有时还要参加战备演习,要到黑龙江边巡逻站岗。以致现在她回想起那段岁月都非常感慨:当年自己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下乡八个月的时候,她被推荐到县医院接受了半年的培训,回队后当了一名赤脚医生。赤脚医生的工作是很繁杂的:普及卫生知识、搞好环境卫生、计划生育的宣传和措施的落实、免疫防疫、给社员看病治病等等,总之,队里的人从出生到死亡的一切与医疗卫生沾边的事都成了她的工作。
    有些条件好一点的生产队,赤脚医生是专职的,有的队还配有两个卫生员,但她们工农三队不是,就她一个人,还不是专职的。除非,谁有病了,急需她诊治,把她粘住了,迫使她无法跟班干活,否则,白天,她要跟其他社员一样干活,晚上,她才能去干一些与赤脚医生有关的工作。
    给社员们看病,需要挨家挨户的上门。当地的老乡家几乎家家都养着看家狗。白天,要是有生人进了院,那些狗都会一个劲地狂叫着往人身上扑,不让人靠近屋门;到了晚上,那狗就叫得、扑得更起劲了,而且,真是“一犬吠影,百犬吠声”,一只狗一叫,四邻八院的狗都会冲过来围着人吠叫,往身上扑。这种场面,一般人都难以招架,更何况是一个柔弱的年轻女子!为此,张桂英都被老乡家里的狗咬过,但这,并没有挡住她走家串户为社员治病的脚步,当赤脚医生七年,生产队的每户人家,每个知青宿舍都留下了她的脚印。
    有时,她在地营子干活,队里有人生病了,捎信给她,她就得急匆匆地赶回队里医治。一九七三年初秋,黑龙江也是涨大水,淹没了平时上下山的桥。一天,地营子里干活的一个人病了,她晚上收工后要赶回生产队去给他拿药,走前跟收工回队的社员说好在山脚下河边集合一起摆渡过河的,谁知到了河边没看到那群人——他们钻柳条通里的小路走了。天黑了,她不认识小路,没法走;一个人返回地营子,又怕路上遇到狼,不敢走;可又找不到渡船,无奈之下只好一个人举着药箱连游带淌的冒险过了河。在岸边上接家人的社员家属看到后都很惊讶:桂英,这么大水,你怎么敢游过来,你不要命啦!要知道,去年此时,唐霞英就是在此处溺水身亡的!
    从地营子到生产队往返次数多了,她觉得徒步行走时间太长,怕耽误病人,就想自己花钱买了一辆自行车。贵的,天津出的飞鸽牌自行车要170多元钱,买不起,掂量来掂量去的买了一辆140多元沈阳出的白山牌自行车。在本队知青中,她是第一个买自行车的。要知道,那时,每人每年分红也就一百多元!为了生病的社员和知青能及时得到诊治,她几乎花掉了自己的一年劳动所得!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别人一年两年回沪探亲一次,她三年才好不容易攒够钱回一次上海。
    张桂英所在的工农三队虽然就在车陆公社所在地,离公社卫生院不远,但当时卫生院也没有妇产科医生,所以,队里的妇女生小孩,大多都是在家里请接生婆。那些接生婆没有经过专门培训,也没有什么医疗器械,就是凭着一把剪刀一块布还有一个盆,也不懂得消毒,妇女生孩子就是在过鬼门关,即使侥幸生下来了,很多妇女小孩都留有后遗症。张桂英当赤脚医生后,决心改变这种落后状况和意识。上海女知青操青云生小孩时,张桂英就动员她改变旧习俗,给当地的妇女带个头。于是,操青云就成了队里有史以来第一个用新法生产的人,她的女儿也成了张桂英第一个接生的宝宝。
    由于当着生产队的各种干部,所以她会经常去公社和县里参加各种会议和培训。这使她在政策水平和思想觉悟得到提高的同时,也促使她更加注意自己的言行,以身作则,为人表率。
    1972年9月8日,连雨初晴,张桂英领着全排跟生产队其他排的社员一起上山割苫房草。因为黑龙江涨大水,水一直漫到山脚下,淹没了平时上山的桥,大家只能坐船摆渡上山。本来,张桂英和唐霞英坐的是一条船,因为船离水边有一段距离,张桂英和一些女知青一样,是让穿着高筒雨靴的社员们背上船的。上船以后,撑船的老社员说船小人多,希望下去一个人,那些知青们好不容易上了船,谁也不愿下来。张桂英想到自己是排长,是领导,要以身作则,所以决定自己下船。不好意思再让人背下来了,穿着鞋就淌水上岸了。她之后,又下来一个老社员,船才开走。刚开不远,船就翻了,全船的人都掉到水里。别人都自行上了岸,或被人救上了岸,唯有唐霞英溺水而亡。当她的遗体被打捞上来以后,作为赤脚医生的张桂英又配合闻讯赶来的公社卫生院的陈院长一起对唐霞英进行施救。无奈终因溺水时间太长,无力回天,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
    在为逝去的生命扼腕叹息的同时,我也在为张桂英庆幸,如若不是以身作则地下船,她肯定也会落水,后果很难逆料。人哪,就应该懂得谦让!
    唐霞英的遗体放进菜窖以后,因为不停地有血水从七窍流出,样子非常可怖。为了死者的尊严,也为了减轻唐霞英父母的悲恸,张桂英每天都坚持两次下菜窖去给唐霞英擦洗血水,用酒精擦身消毒防腐一直到唐的父母从上海赶来、到下葬,让唐霞英体面地离开了人间。
    这难道仅仅因为张桂英是赤脚医生,她不得已才履行自己的职责么?假如她说我害怕,我不敢下去,别人又能把她怎样呢!
    她说我没害怕,我就是想着自己的一个姐妹遇难了,已经很不幸了,我得让她干干净净的走,体体面面的告别人世,不能让她父母看到她的惨象,增加痛苦!
    她说的是那么平静,那么朴实,像是在叙说一件与她无关的事,没有一句所谓的豪言壮语。而且,她还说出了与她一同下菜窖为唐霞英做护理的另一个女知青孙建芳的名字。我乍一听,有点愕然:假如说,张桂英每天都进菜窖护理遗体是在尽一个赤脚医生的职责的话,那么孙建芳呢,她是为了什么?但很快,我就释然了。作为张桂英,孙建芳的同龄人,我深刻地理解:这是一群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人。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就是她们做人的宗旨;毫不利己,专门利人就是她们生活的准则;做一个像雷锋那样对人民有利的人就是她们人生的信条。这一切都已经深深地铭刻在脑海里,融化在血液中,从来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当国家、当人民、当各种公共利益需要的时候,她们就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做出她们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一切!
    于是,我想起了董存瑞、黄继光、王杰、欧阳海、刘英俊,关键时刻,他们想过什么吗!我又想起了一部老电影《春苗》的主人公春苗。这是一个身背药箱,走村串户,全心全意为社员们解除病痛,救死扶伤的赤脚医生形象。我在张桂英身上分明看到了春苗的影子。我要把电影《春苗》的主题歌唱给张桂英——平凡而普通的一名赤脚医生、黑土地上培育出的一棵春苗听,以此表达我对她的敬意:翠竹青青呦披霞光,春苗出土呦迎朝阳。身背红药箱,阶级情意长,千家万户留脚印,药香伴着泥土香......
黑土地上的一颗春苗 - 知青 -
身背药箱的工农三队赤脚医生张桂英
 
黑土地上的一颗春苗 - 知青 -
英姿飒爽的女民兵。车陆公社工农三队的民兵排长张桂英
 
黑土地上的一颗春苗 - 知青 -
张桂英(前排右二)参加1970年12月在新立五七干校举办的逊克县团干部学习班,从干校“吃小米,爬大山”,行军到逊河公社双河大队,继续学习。前排右一为西双河大队团支部书记曲桂花,第二排左三为下道干大队团干部达世德,左四为车陆公社团委干部郝杰。
 
黑土地上的一颗春苗 - 知青 -
张桂英(左一)与参加逊克县知青代表会议的部分车陆公社代表合影。左二起张家妹,秦幼棻张学兰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