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九团知青的故事  

2014-08-07 09:44:50|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幸福黑沪《九团知青的故事》

九团知青的故事 - 幸福黑沪 - 上海静安西康路小学校友联络平台


        2008年7月,大城市的知青又开始了回望自己的青春时代,27连的叶明、张谊族夫妇与许多当年的战友们,带着多年的思念之情,高高兴兴地回到了阔别30多年的 9团27连,他们受到了当地老职工热情的款待和欢迎。在丰盛的酒席餐桌上,当有人提起邹雪生的名字时,当地人都陌生了,有人说他可能在团部地区住,还说有人见过他,而且说他混的不好,挺惨的。还接着介绍说,有一个北京女知青一心一意在北大荒扎根干革命,送上大学,不走!爱人和孩子都回城了,还不走!最后身体越来越不好,伟大领袖毛主席对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难道?难道?知青全回城了,周围没有了知青,没有了欢乐,扎根干革命的思想越来越想不通,最后选择了上吊自杀的结局!孤雁落难的结局!人们还根本不知道邹雪生这几十年所遇到的人生困难,他还一直顽强的活着呢!那时候,开放搞活后,他第一次承包了土地,可那一年正好闹灾,赔了 2万多元,以后不还钱,就这么一个北京知青又能怎么样,生产队就再也不让他承包了土地了,这样他就断了生活经济的来源,曾经绝望的他,抱着不会走路,已经失去母亲的小女儿,望着北大荒蓝色天空,真想问问老天爷:我有什么错啊?我的孩子有什么错啊?每逢过年,早晨大雪封门,街上响起了欢乐的鞭炮和孩子们的欢笑声,小女儿哭着想起了妈妈,在黑黑的,冰冷的屋子里,他们父女俩依偎在尚有温度的炕上,嗨!没有钱给孩子买一件新衣服,没有钱买点肉包饺子,自己家的小菜窖只有一些土豆和几颗白菜,年前邻居给的一块豆腐已经冻的梆梆硬了,那是舍不得吃的东西了,留着过年吃的。嗨!又要挣钱,又要带孩子,连媳妇也留不住,有点力气也没有用啊,我又当爹又当娘,没有什么亲戚,这年怎么过啊?电影杨白老喝卤水的想法,都有过呀!望着已经哭够了,熟睡着女儿通红的小脸蛋,小嘴甜蜜的笑了,可能她又梦见了妈妈!!!
       无数次的伤心,无奈,迷茫,悲愤,自责,仰望,叹息,期望,失眠,恶梦,生病,羞辱,穷困……从不到20岁的他,一直熬吧!就这样,他一直熬到了近60岁的老人,40年的岁月啊!40个春夏秋冬,就这么一天一天,一个月一个月,一年一年地熬吧,不用说去北京,去哪不花钱?他连县城都不能去呀,他熬过了所有的人生酸甜苦辣!他是硬挺着!为了孩子,跌跌跄跄地活了下来!
       经过多方努力,他们终于找到了邹雪生住的房子,他们脑子里一直想的,还应该是当年英俊潇洒,青春的邹雪生。大家使劲喊着邹雪生的名字,但从屋里开门出来的这位老人,还不如当地人模样的老人,谁也认不出来了,在疑惑的眼神中,当他们用猜疑的口气,互相叫出对方的名字时,止都止不住的热泪,顿时!哗哗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在场的知青全都掉下了激动眼泪,他们抽泣着,拥抱在一起。
       进到屋里,哪止一个“惨”字来形容!家里乱七八糟,没有一样像样的家具,连基本的生活用品都不齐备,炕上的脏棉被——被里被面都没有!知青们看到这些,呆了!震惊了!整个屋内弥漫着霉气……
       大家默默地,嗓子哽咽着,眼含着泪水,自动地收拾起屋子,有的青年立刻到商店买来吃的、用的,他们给邹雪生买来了衬衣衬裤、棉毛裤、外衣外裤。叶明当即拿出 500元钱,看着他的样子, 叹了口气说:你怎么会这样了呢?眼泪又再一次涌出,  哽咽着,委屈着,就再也说不下去一句话了。邹雪生这几十年第一次感到了温暖,他平时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生性憨厚老实的他,思想越来越木讷,当地人嘲笑他,看不起他,甚至欺负他。他成了团部地区的一个流浪汉,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曾经是北京青年了,北京知青的名字早已经从他那里彻底消失了,彻底被掩埋了。
       几天后,叶明、张谊族夫妇回到北京,心里翻江倒海地思索着,当年的哥儿们邹雪生,天真烂漫的笑容不时在脑海中显现出来,可今天他那孤独老人的忧愁以及无奈的眼神,以及见面时呜呜哭的样子,又不停的出现在眼前,嗨!人生啊!同样的知青,几十年后,怎么天地两重天啊!如果从生活上给他一些钱或者帮助,不会解决根本问题。嗨!嗨!嗨!他们多少个夜晚失眠了,思前想后,是当年知青的哥儿们感情战胜了一切,最后终于做出了一个大胆决定:把邹雪生办回北京来!户口找“知青办”,他的北京亲人就是我们两口子,房子的问题最大,既然是亲人,那就挤在自己家住,我们一定要让邹雪生再一次成为北京人,再一次回到当年知青的怀抱中,绝不能让他死在北大荒!一定要让他看到鸟巢、看到国家大剧院,一定要让他再次看见天安门城楼!
       当叶明、张谊族夫妇把这一想法通过电话告诉邹雪生时,邹雪生已经泣不成声了,用手掐了掐自己的胳膊,证实了这不是在做梦,他在电话里脱口而出“叶明,你比我亲生父母……”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再说现在办知青的户口真是难于上青天啊。哪里还能找到“知青办”的工作地点呀!多少年之前就早已撤销,无踪影了。在派出所要找出40年前的户籍档案难啊!派出所有的工作人员都被这件事感动了,非亲非故的,只有一个说法:我们都是北大荒的知青!我们就是接收邹雪生的亲人!
       要说跑户口之事,只是一句话。但要跑多少路?要耽误多少自己的时间,要花多少钱?要搭多少人情?要遇到多少困难,谁又能说的清啊!与邹雪生素不相识的9团1连知青周延年,也加入到跑户口的队伍中去了,他也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2009年 7月23日,经过近一年的时间,在叶,张夫妇的努力下,还有很多知青的鼎力相助,邹雪生带着从 9团各个环节拿到的介绍信,以及当年北京的学校、街道、派出所各方面的证明,终于落下了北京户口!更可喜的是:女儿是知青的后代,也落下了北京户口!
       叶明、张谊族夫妇又到处求爷爷告奶奶:为邹雪生找到了物业的工作,身穿工作服,年近六旬的他: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不!他是北京人!他是在北京工作的北京人了!我们下过乡的知青都不会笑话他, 他曾经是北京的中学生,他曾经是到北大荒下乡的北京知青, 是保家卫国,屯垦戍边的兵团战士,这里有比亲兄弟还亲的亲人, 他的亲人就是叶明、张谊族夫妇!只有这样的亲人,才会用尽全力,办了户口,办工作,还有住的地方!亲兄弟姐妹能这样做吗?他还有许许多多的真正朋友,都是兵团战士!都是北大荒的知青啊!
        我听一个山西下乡的邻居说:一个山西下乡的知青,经过多少努力,好不容易回到北京,但家里住房紧张,大衣柜放在院子里,风吹日晒,雨浇雨淋的,自己睡觉的地方都不好找到,四周看到的都是亲人冷漠的眼光,实在没办法了,趁着夜里没人看见,自己跳海了,是北海的后海!第二天早上才被别人发现尸体!我自己的远亲,他家的一个下乡的姐姐,把女儿办回了北京,本想孩子有了出息,自己也好回到家乡——首都北京,但孩子受到亲人们的精神冷漠,使她吃不下,睡不着,完了,精神垮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姑娘从12层高楼跳下去了!亲人冷漠的眼神,冷酷的心就是不沾血的尖刀!在1992年的时候,我拆迁时发现青年湖公园附近,东一二巷的平房区,有一堆乱木头搭起来的破窝棚,里面住着两口知青,还有大男孩和大女孩!满屋子的床,床铺下面堆满了所有的家当,住着4个人,他们还都有户口本!嗨!我还听说有的女知青为了回城、回到父母身边,竟然献了身呢!都是心里流血的故事。有谁还会想起下乡的时候,震耳欲聋,锣鼓喧天,红旗招展,欢送知青下乡的场面啊???
        7 月23日,是邹雪生流落北大荒41年之后,靠的是,知青情的力量又回到北京,他把7月23日订为自己今世的生日,当他40年后,再一次站在天安门前时,他用颤抖的声音对女儿说:今天是爸爸的生日,以后就在这一天给爸爸过生日吧!他仰望天安门城楼,凝视了很长时间,突然,他长叹一口气,一下子蹲坐在地上,两手抱头,浑身颤抖,呜呜地哭了,女儿也扶爸爸哭了起来,叶明,张谊族夫妇眼含热泪,急忙连哄连劝…… 
       叶明、张谊族夫妇不是什么大官,也不是经商的,也不是大款,他们是拿工资的普通人。但他们曾经是兵团战士,是那个年代的知青,其他战友掏钱的掏钱,出力的出力,为邹雪生无私的奉献!
        是兵团战士之间的情,是知青的情感动了我,感动了我们大家,我相信这北大荒知青的情,也一定会感动中国的,会感动人间的!
        我写的很不够,也探索不出来,知青情感的道理。用一两句话,也不能说明叶,张夫妇的人间大爱。也不能用一两句话,说明白邹雪生所受的各种苦难。也不能用一两句话,说清楚他们两家人目前的困难。我更不想问清楚: 为什么邹雪生会受这么多的委屈呢?难道他下乡错了吗?他一个北京中学生有什么错误吗?他一个下乡不够16岁的孩子,就应该这样一辈子过去吗?
       算了!只有最后:向叶明、张谊族夫妇深表感谢,祝你们身体健康长寿。向邹雪生战友深表同情,希望在今后的岁月里,能与战友们共同欢度我们知青的老年余生。
 

九团知青的故事 - 幸福黑沪 - 上海静安西康路小学校友联络平台九团知青的故事 - 幸福黑沪 - 上海静安西康路小学校友联络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