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三十九年的盼望  

2014-04-28 15:05:50|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婉青(原江西省黎川县洵口公社白沙大队插队上海知青)

200947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那天,当我从派出所户籍警手中接过户口簿的那一刻,心里就象倒翻的五味瓶,甜酸苦辣一齐涌上心头,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这引起了户籍警的关注,她轻声问:“怎么啦?”我摇了摇头,激情地说了声:“谢谢你!”猛一转身,快步走出派出所。一路上,我只有一个念头:快,快,把这一喜讯告诉……

踏进家门,我把门锁扭上,取出母亲的遗像,轻轻抚摸,细细端详。想起母亲一生的操劳,对我们四个子女无微不至的呵护与关爱,联想自己三十九年在外地所承受的压力与辛劳,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失声大哭。我边哭边对母亲说:“妈,我的户口迁回来了!您的夙愿实现了,您在天堂里是否听见?……”那天,我哭了很久很久。

回首往事,历历在目。

三十九年前的那天(即197049日),我把上海户口迁往江西,当时也没太多悲伤,毕竟我才十七岁,不谙世事。户口迁出的那段情景我依稀记得。我和大弟同是六九届。那天,我们去迁户口。到了派出所,只见七、八个学生排着短短的队伍,依次上前。不多时,轮到我俩了。我迟疑一下,便把户口薄递进窗口,对户籍警说:“迁去江西、安徽。”“什么?到底迁往何处?讲清楚。”他看着我一脸的狐疑。“我俩是姐弟,一起务农。”我指着站在身旁的大弟解释道。这时户籍警打量了片刻,晃然明白,笑着说:“想好了?一起迁,两个插队落户。”“不!我家三个插队落户。”大弟抢着说。“唉!作孽,一家三个务农。”不知谁冒出了一句。这时,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把目光投向我俩。当时,我能感觉到,这是同情与无奈的目光。

回家的路上,突然起风了,下雨了,我感觉步子沉重了。一路上我俩默默无语地走着,我也不知道当时大弟在想什么。当晚,我们谁也不敢把白天迁户口的事告诉母亲,怕她伤感。

1969年“一片红”下放,到1979年知青开始陆续返城,正好十年。从城市到农村,又从农村返回城里,一个“轮回”。这一“轮回”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催生了多少悲欢离合的故事,留下了多少催人泪下的回忆。

1979年,听到身边熟悉的同学一个个都把户口迁往上海,我好羡慕啊!当时母亲也希望我回上海,因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儿,可我已在福建工作,根据政策规定,我不符合返城条件,渴望回城的第一次机会却与我无缘。

1980年,我有了第一次盼望返城的机会。我班上一位同学的父亲是部队的团级干部,闲聊中得知他的战友在上海某机关任职。通过他的鼎力相助,很快一张调令便交到了我手中,当时的我兴奋不已。可就在要迁户口的前夕,我和丈夫意见分歧。因为他是福建当地干部,儿子才二岁,生活上的诸多不便促使我俩意见不一。最终我考虑家庭,也为了孩子,痛定思痛之中选择留下。次年,那位同学的全家就要迁回上海了,临走前,他的父亲提醒我:“翁老师,上海知青返城工作已接近尾声,这是回上海的末班车,你要三思,我愿意再帮你一次。”我何尝不想!母亲当时每每来信急切地盼着我迁回上海,可我在没法说通丈夫的情况下,除了感激对方的好意,我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写信安慰母亲,说服母亲,等以后……就这样,返城的机会,再次与我擦肩而过。

199311月,劳累过度的母亲终于被癌症夺走生命。临终前对我说:“婉青,你儿子刚回上海,还幼小,可我却无法再照顾他了。我很不放心,把你儿子迁回来的目的就是要让你尽快回上海,合家团圆。女儿,答应我吧!为了你的儿子,一定……”“一定!”我握着母亲颤抖的手含泪应允。

199911月,机会再次来临。得知上海入迁户口的政策有所松动。不受年龄限制,只要知青办了退休手续,就能报进户口。我欣喜若狂,心想:再也不能错过机会了。于是,我立马行动,连夜写退休申请报告,单位领导再三挽留,可我态度坚决,执意要回上海,匆忙办好退休手续。回到上海,我前前后后跑了几趟派出所,总算上报材料基本齐全,我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时已到了年末。谁知两天后,派出所通知我再补办一份资料。等我从福建将材料寄回上海,已跨年了。2000年开始了,我万万没想到,在提交材料时,窗口的户籍警告诉我:“上面有新规定:从200011日起,知青户口迁回上海,女性必须年满55周岁,还必须有居住处……”天哪!为了迁回上海报进户口,我沪闽两地奔走,累得精疲力尽不说,还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放弃待遇优厚的司法局工作,宁愿退休工资打八折……结果,限令一条,一切的努力化为泡影,我欲哭无泪,盼望回城的第三次机会,又眼睁睁地失去了……

就这样,我一直盼到2008年。这年,我55周岁,可以迁户口了。我跟父亲商量,想把户口暂时落在他处,父亲说可以。可是次日就变卦了,我为之伤感。但我还是想通了: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我只有理解并尊重他的决定。迁户口的事就此耽搁。

命运有时很蹊跷,老天有眼。2009年,我儿子为我买了新房,装饰一新,我们老俩口老有所居,老有所享,老有所乐。同年47日,我的户口顺顺利利迁回上海,三十九年的盼望终于实现!

正值金蛇之年,我祝上海知青们健康快乐,合家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