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知青生活三道关  

2014-04-28 15:12:36|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婉青(原江西省黎川县洵口公社白沙大队插队上海知青)


    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真是有点生不逢时,初中的书还没读完,全国的"上山下乡"运动就如排山倒海之势,立刻把我们这批六九届在校学生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毕业"分配方案竟为清一色务农,面向黑龙江、云南、江西、安徽……我懵了!当班主任征询我何去何从时,面对人生的抉择,我内心一片茫然。最后,在班主任的一再抚慰下,我终于怯怯地、缓缓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我想去吃米饭的地方。就这样,朦朦胧胧的我,一九七O年四月被分配去了江西省黎川县插队落户。

  跨越农村生活的第一道关:语言关

  到了生产队,碰到的第一道关就是语言障碍关。

  当地的老乡不会说普通话,说那是官话,村上也没几个读过书的人。所以语言交流就很困难,只能凭语音借助动作去揣摩意思。当时,我就感到:不懂黎川话,今后一定是步履维艰。果然,第二天,我们几个知青就被村童戏耍了。

  二十世纪七十年的山村交通信息不发达,村里没有电话,当时唯一与亲朋好友联络的纽带就是书信。为了不让家人牵挂,写好家信后,我们几个知青商定,吃过早饭,跟着村里读书的孩童一起出发,前往白沙大队寄信。因山路不熟悉,没走多远就遇到一个岔路口,我忙问道:怎么走啊?几个孩童看着我们,然后一阵"嘀嘀咕咕"后坐在地上不走了,我忙从怀中掏出糖果、饼干哄孩子,小孩笑了,起身往其中的一条山路飞奔而去。我们一行人随后紧紧追赶。走了一段山路,几个孩童又在山中与我们玩起了捉迷藏。由于我们不会说黎川话,又不熟悉山路,结果被孩子戏耍了;多绕了一段山路。这些孩子多调皮,就是为了多吃几块饼干糖果。一路上,我们说着普通话,孩童们笑弯了腰,一遍遍夸张地模仿着嬉笑着,也许嘲笑着天底下怎么还有不会讲黎川话的人。记得那天,一路上走走停停、嘻嘻笑笑,赶到大队把信寄走已近中午。返回生产队时,我们个个都累得精疲力尽。晚上,我们知青聚在一起商量,一定要尽快学会黎川话。一开始,我们感到很吃力,但大家毫不气馁,利用田间劳动、业余时间与老乡接触,你一句我一句地把每天学到的黎川话相互交流,并请村里的老乡纠正我们的发音。仅仅两个月,我们说出来的已经是一口纯正的黎川话了。艰难的语言障碍关跨跃得如此短暂,大家深感与老乡更近了。

  这件事,现在回想起来仍感到那么真切,我们之所以能快速学会黎川话,是因为我们当时年轻,对语言的敏感力强,并怀抱着一颗与老乡打成一片,在农村广阔天地锻炼自己的炽热之心。

  跨越农村生活的第二道关:生活关

   初到生产队,我们吃的是派饭。全村八户人家,除一户外,还有七户人家。我们一天吃一家,派饭一周很快就过去了。接下来的日子,就要自己动手烧饭,谈何容易!我们这些从城市里来的少男少女,在家时大多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现在突然要"断奶"了,一时还真有点措手不及。如何跨越在我们面前的这道生活关,将考验着我们每一个人。于是,我们五个知青围坐在一起商量,立下约定:人人动手,餐食共享。

  A学煮饭

  开始煮我们的第一顿早饭了。菜单:青菜咸肉汤面。当时烧饭的情景我仍然记忆犹新,男生劈柴烧火,女生洗菜切肉。说起来简单,但真的要操作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从来没烧过灶头的男生,好不容易起着了火,"快!快!锅烧红了……"两个男生一阵急呼,我们手忙脚乱地往锅里放油倒菜,可还没等喘过气来,四周飘散的烟,好似一团团剪不断的黑雾笼罩着整个厨房,"怎么啦?"我一边揉眼睛一边问。这时,烟熏得大家一阵阵呛咳,双眼泪水直下。一看原来灶里的火灭了。等再次烧着火,锅里的菜又都煮黄了,我们急忙加水,放面条、盐。。。。。。整个过程真可谓"背水一战"。当热气腾腾的面条端上桌时,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标准的烂糊面啊!虽然味道不好,但大家心里都很愉悦,毕竟这是我们第一次自己动手煮的面呀!

  B学种菜

   到生产队的第五天,队里分给我们知青一块菜地。大家都很高兴,急忙带上锄头,在老乡的帮助下,经过一天的劳动,终于把菜地平整好了。我们把从上海带来的鸡毛菜菜籽撒上了,还留出一小块地种上了空心菜。以后又陆续种上了四季豆、黄瓜、辣椒、茄子等蔬菜。为了充分利用土地,在田埂边上还种上了黄豆,在竹篱笆边上,挖了洞,撒下了几粒当地根本没有的黄金瓜籽。两位男生见了,哈哈大笑,将信将疑地说:"你们真的能吃上黄金瓜?异想天开吧!"为此,我们男女双方还打了赌。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天天去菜园浇水、除草、培土、施肥。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鸡毛菜长出了绿叶,黄金瓜也发芽了;辣椒、空心菜、四季豆等蔬菜均长势喜人。一天,我们去菜园割鸡毛菜,非常开心,拿着刀将菜轻轻割下,清洗干净后,放在锅里一炒,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尝一下很爽口,味道鲜嫩。

   到了初夏,黄金瓜也开始沿着竹篱笆爬藤了,开花了,渐渐地花凋谢了,开始结果。一场暴雨过后,"夭折"了几个,为此我们心痛了好几天。眼看就剩下三只"小东西",我们更加精心的呵护它。它也很争气,任凭风吹雨打,毅然坚挺地挂在藤下不离不弃。"小东西"一天天地长大,我们心里有多喜!终于成熟了,我们"忍痛割爱",把它摘下,捧在手里,沉甸甸的,金灿灿的,真的诱人!狂喜了一阵,谁也舍不得吃。

   从上海带来的黄金瓜种子,在黎川山村的土地上落地结果。谁能想到,谁能料到!

  说来也蹊跷,黄金瓜是我们三位女同胞种的,老天有眼,收获了三只,长得一模一样大,多公平!

  我们与男生一场早先打下的赌,终于赢了!

  经过大家的努力,一年四季都有绿油油的蔬菜,基本上可以自给自足。

  C学碾米

  在当地老乡的热忱相助下,我们不但学会了煮饭、种菜,而且还学会了一些最基本的农活。如:碾米。因为当时我们是分在山上,山里人加工谷子很不方便。那年头都靠自家土法冲砸的,一道道工序十分繁琐。

  先用人工推磨,一圈圈来回打转,在石盘上碾压出稻壳,筛过,放进箩筐,然后要挑去离村不远的一处石臼上冲砸。冲砸后,去糠,成米,才算工序完成。最为艰难的工序要算石臼冲米。这道工序将糠和米分离。石臼呈圆锥形,上大下小,小的下端被埋陷在泥土里,臼口略高出地面。石杵也是圆锥形,它一头连接着一棵约2~3米长的树,树的另一头被挖成一个水槽,上方有一水沟,水缓缓地流向水槽内,水注满后,一头会翘起来,就像"跷跷板",一上一下冲砸个不停,完成这道工序后,才能去糠成米。

  全村只有一口石臼,下雨天还好,如遇上干旱天,石臼就不能满足村民的加工需求了,这时要么向邻家借米,否则只能吃更粗糙的"红籼米"了。即:谷子经石磨脱壳后,用竹筛子筛一下,就煮着吃了。虽说"糙米"营养价值高,但吃过的人才知道,真的难以下咽啊!

  历经磨难,我们闯过了一道又一道的生活难关。

  跨越农村生活的第三道关:劳动关

  一九七O年四月至一九七六年春,我在黎川农村整整六年,大部分时间是在大队里教书。因最初我分到何家,吃队上的口粮,所以在每年的农忙或双抢期间要回队里务农。

  

  (1)播种。每年春天开始插秧,在黎川农村这活是男劳力干的。插秧很苦,要低头弯腰,在水田里作业。第一,秧要插的整齐,前后左右,都要成线成行,说说容易做就难了。第二,要讲究速度,每个人插几行,一字排开,像赛跑似的,一旦落后很尴尬,会影响到整体的速度。一天干下来,累得腰酸背痛,所以这个活我只是尝试学习而已。拔秧是队上妇女干的活。脚要踩到水田里,弯着腰,双手拔秧,拔起秧苗后,快速洗去泥巴,用力甩干,捆扎,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在簸箕里,堆满后,就得挑走,撒在附近的田里。这活很重很累。记得第一年干这个活,我的肩膀都磨出了血泡,双脚都烂了。细皮嫩肉的我,因为双脚长时间的浸在烂泥中,陷得很深,水要没过小腿的中部,挑着一担湿秧,一脚拔起一脚陷入,摇摇摆摆的。特别是光着脚,行走在一尺见宽的田埂上,很费劲 很危险。记得有一次挑秧时,我来来回回拔秧挑秧,干得汗流浃背,气喘吁吁,一个上午都没有休息。因为作业田的对岸,男劳动力等着秧栽,刻不容缓,我们只能使出全身的劲,咬紧牙关,干到后来,我的腿实在无力了,肩上挑着沉甸甸、湿漉漉的秧苗担子,一步一抖、步步抖抖地走在湿滑的田埂上时,一不小心连人带簸箕摔下了二米多深的泥田里,幸好没事(因深山里都是梯田),就像活脱脱的一个"雕塑泥人",当时真的感到很委屈,很无奈,但好强的我,挺住了。我艰难的从泥土里爬了起来,到小溪边洗了洗,继续干活。

  (2)耘禾。稻田里除草。这活比较轻松,拿着禾耙去剔除稗子。这种草与水稻相似,一眼望过去都是绿油油的。我们一边耘禾一边除掉稗子。耘禾时,蚂蝗很多,它无声无息地游到你的脚下,然后紧紧地依附在你的小腿上,一刻不停地吸你的血,等你抬起腿,一看,已经迟了,要拔还拔不出来,赶紧用耘禾耙铲,还是不行,硬拔断,剩下的半截蚂蝗仍附在小腿上。最初,我十分害怕蚂蝗的叮咬,后来叮咬的次数多了,也习以为常了。蚂蝗真讨厌,我常常被咬得鲜血直流。农村也没什么特效药,任其血流淌,过一会儿,伤口自然凝结。因我皮肤敏感,至今,我的双腿上还留有当年蚂蝗叮咬过的痕迹呢!

  (3)收稻谷。收稻有一系列的程序。割稻、捆扎、打谷、晾晒、进仓。这些农活我都干过。其中割稻是我的强项。我掌握了割稻的技巧,脚踩在半干半湿的泥土里,弯着腰,挥动着镰刀,"刷、刷、刷"地往前割,一会儿功夫,一大片稻谷全割完了。我能割,但挑不动,因我力气小,六七十斤的谷子挑在肩上,一路上还要停几回。可是我很幸运,队上的许尧弟、周龙根同学见了,总是毫不犹豫地上前,把我挑的谷子,连同箩筐一起放在他的箩筐上,挑着继续赶路。对于当年同学的这份情谊,我一直心存感激。

  (4)晒谷。这活比较简单,全由队上的妇女同志干。割完的稻谷,次日晴好,就要从粮仓里挑出晾晒。铺开一张张的竹篾席,一担担的谷子就分撒在晒席上。约一个小时,用木耙子翻动一下。天热,翻动稻谷时,谷穗谷芒乱舞,黏得我满头满脸、手臂等处,痒痒的。一出汗,抓一下,皮肤略发红伴有刺痛感。到了傍晚,还要把晒干的谷子收起,挑进粮仓。整个收割过程才算结束。

  这段经历是我一生中最难忘,最值得回味的。这种回味并不全是苦,是苦中也有乐!

  在黎川农村生活,我们尝尽了人生的苦辣酸甜,闯过了语言关,生活关,劳动关,同时也留下了许多刻骨铭心的印记。如今,不管历史如何评定,我们这代人用青春热血谱写的一段真实的历史,永运无法改变。回味在农村的这三道关,是为了让我们的下一代了解这段历史。通过回味,用一道道镶嵌的彩虹,去感悟人生!当遇到困难和挫折时,学会坚强,敢于面对,勇于跨越。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