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樟木箱的一段情结  

2014-04-24 15:36:55|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婉青(原江西省黎川县洵口公社白沙大队插队上海知青)

要搬新居了,儿子对我说:“妈,家里的旧樟木箱扔了吧?”,这话可触怒了我,我提着嗓门说:“你懂什么?这只樟木箱虽然陈旧了,但不能扔,我要留着。”

“新房间,全是新家俱,一只旧的樟木箱还值得你如此留恋,舍不得扔?”儿子不解地问。于是,我道出了三十七年前关于这只樟木箱的由来……

那是一九七五年,我在黎川农村的篁竹小学教书。初夏的一天,队里来了一名二十几岁的木工,他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半月后,我听到老乡们的议论:“这个木工真聪明,不但木工活做得好,打的家俱精致、漂亮,而且还会在家俱上雕刻花鸟图案!晚上,他还要在煤油灯下看书,写文章呢。”我听了十分惊讶:一个木工,白天干活,晚上看书、写文章,真不可思议!出于好奇,我开始与他有了一些接触。在闲聊中,我得知了他的家史及其坎坷的人生。

他姓虞,浙江诸暨人,六六届高中生,少时无忧无虑,喜好阅读。他说:那年文革,学校停课,暑期回到家中,瞬间惊呆了:门上赫然贴着“揪出”、“打倒”之类的标语;家中一片狼藉,墙上,地上布满仇恨的钁印;父亲成为文革打倒的对象,卧轨自杀;母亲被株连,就地监督劳动,清扫大街……听到这儿,我顿时血脉喷涨,内心彻心彻肺的痛,这是什么世道!“上大学的梦彻底破灭!后来六六届分配,我一个“右派”的儿子,说什么当工人都没有资格,一脚把我“踢”到了农村。岁月的青春荒凉,直面家境的不堪,我别无选择——下乡。”

他伤感了一阵,揉了揉眼睛,继续对我说:“到了农村,我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跟着老乡学做农活。后来,我拜师学会了木工活和简易的雕刻。满师后,我独自闯荡。在逆境中,我以自己的一技之长,为农村人做一些正经事,我很乐意。我原本是读书人,所以晚上喜欢看看书,写些散文、诗歌之类的。我相信未来一定会有用……”他的一番话语,深深感动了我,为此,我对他刮目相看。

我们都是知青,同是天涯沦落人。于是,我们交谈,自然就熟悉了。有一天,他拿着一本厚厚的书稿,请我帮忙,我欣然同意。那些日子,他白天干木工活,晚上我替他校对,或誊写文稿,知青生活很充实。

一晃,三个月过去了,他做完村里的木工活,拟去他处揽活。我帮他校对、誊写的十几万字的文稿也临近完稿。

临走,为了答谢我,他打算送一只樟木箱给我,这一想法被乡亲们知道后,大家争先恐后地拿出自家的木板让他挑,最后,潘队长拍板:队上出樟木板,木工师傅出力,送翁老师一只樟木箱。这是木工虞师傅的心意,更是全村老乡的一片心意啊!

不多天,他把一只崭新的樟木箱送到了我的房间。哇!做工好精致。樟木箱上雕刻着百鸟朝凤的图案,栩栩如生,我好喜欢!

到了木工虞师傅要离别的日子,村里人依依不舍,我也送他到了村头,默视着他的背影渐渐远离……

后来,我结婚时,在那只樟木箱上贴上个囍字,作为嫁妆一起“嫁”到了夫家。在我们那个年代,樟木箱作为嫁妆,算是时尚的。

听完我的故事,儿子会意地点点头,他笑了,我也乐了……

 知青朋友,听了我的这段叙述,你是怎样想的呢?你是否也有那个特殊年代类似的时空话题呢?如有,请道给大家听听吧!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