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抢 亲  

2014-04-24 15:14:33|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翁婉青(原江西省黎川县洵口公社白沙大队插队上海知青)

到生产队的次日清晨,我被厅堂里的有线广播声惊醒。看了看同宿舍的知青仍在酣睡,我不忍心吵醒她们,一骨碌起来,穿好衣服,想去村里转转。我轻轻地推开房门,眼前的一幕将我怔住了:门口几个孩童一边神色紧张地盯着我,一边连连后退,唯有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圆圆的脑袋,矮小的身子,目光呆滞,像个“雕塑”一样一动不动站在门前,我们彼此目光足足对恃有半分钟,我才渐渐回过神来。于是我走到一个稍大点的男孩面前,轻轻地问:“你们刚才怎么啦?”那大男孩低着头,怯怯地说:“刚才有人在偷看你们呢。”我说:“没关系,以后我们天天在一起,很快会成为伙伴的。”几个孩童“噗嗤”地笑了,他们走到我面前,指着刚才那个小男孩,争着告诉我:“他是傻瓜,叫哑巴子,偷看你们的就是他!”

后来,我听说了关于哑巴子父母一段荒唐的旧式“抢亲”姻缘的传闻。

哑巴子的父亲共有三兄弟。当年,老大、老三都是四肢健全的强劳力,先后娶妻了。唯独老二,因为是瘸腿,邻村周边的女孩都摇头拒绝。虽说那时父母包办婚姻,可哪个父母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又穷又瘸的男人呢?何家三兄弟,看到他们的父母日夜为老二的婚事发愁。于是,三兄弟凑在一起,商谋对策:明的娶不到,那我们就来暗的。他们托自己的远方亲戚,在湖坊公社某某生产队,离何家约十几里路,终于打听到一个女孩已十六岁了,因家境贫寒,父早亡,其兄没钱娶妻。这女孩长得瘦弱、丑陋,想来也“门当户对”,于是里应外合,导演了一场“抢亲”的闹剧。

据说,“抢亲”的日子订下后,何家兄弟邀来了几个年轻力壮的男人,带了红头巾、绳索,翻山越岭,在女方家附近“守株待兔”,伺机抢亲。果然,傍晚时分,“目标”出现,姑娘挎着竹篮,正准备上山找猪草。在山村小路上行走,还没等女孩反应过来,几个壮汉立刻靠近,迅速将其按倒,捆绑,盖上红头巾,背起姑娘一路小跑。女孩拼命挣扎反抗,但已成了“瓮中之鳖”。可怜的女孩就这样被强行“嫁”到何家,当晚圆了房。次日清晨,当女方家兄长及一行人怒气冲冲地赶到何家闹事时,生米已煮成熟饭。何家兄弟轮番说好话,一个劲地赔礼道歉,并当场送上聘礼,答应择日办酒,此事只能作罢。听说庆婚宴酒时,新娘已哭得像个泪人,泣不成声。婚后,她生了一个女孩,为传宗接代,几年后又生下个又聋又哑又傻的儿子,她时常自叹命苦……

我想那个哑巴孩子至今是否仍活着?他的生活状况会是怎样呢?

好在一九五O年五月一日我国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的颁布实施,沿袭几千年来农村包办婚姻、媒人撮合的封建礼教,类似抢亲的陋习也随之摒弃。现在的年轻人走出了大山,走南闯北,结识了不少外界的朋友,婚姻状况也随之发生了喜剧性的变化。由于一起打工或创业,情趣爱好,志同道合,双方喜结良缘;有的男青年还把外埠新娘娶回了老家,这是历史的进步与必然。

我愿山村的下一代婚姻越来越美满,日子越过越幸福!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