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寒冬、杭州与北大荒  

2014-04-17 12:30:07|  分类: 散文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胡小禄(赴北大荒的杭州知青)

 凌冽的寒风,夹带着冷雨,一次次地从极地前来,气温拾阶而下,那便是冬的前奏。霜是寒冬的先锋,晓勇地肃杀赶尽着秋的遗存,为冬季的到来大刀阔斧地开辟着阵地。天渐渐地冷了,虽说白天的艳阳还给人以温暖,但早晚的寒意已悄然拥簇。

杭州的冬天,来临后都还有那一波三折的诗意,如新婚的少妇,常爱用娇嗔来装扮生活;经常地,十二月里还会再现“小阳春”,艳阳之下让人体味时光的交错和季节的特征。漫步西子湖边,落叶不时地飘来,提示着冬天的信息;公园里、群山上,常绿植物张扬地显现着高傲的身份。

伴随着接二连三的寒流,夜间便会常有强劲的西北风到达,席卷着发出呼喊;次日的清晨,连阳光都失去娇艳,街头满是落叶的萧条和上班族的匆忙。直到岁末年初,那冬的威严才会在杭州随心所欲地施展,结冰,下雪。

杭州的冬季,给人印象最深的那是春寒料峭的湿冷,穿透肌肤、直达骨髓的钻心的冷,冻得人禁不住地颤抖。杭州的雪,瑞雪不多而少见,春雪不少而常有,使得上班的大人、放假的小孩和当家的老人各有不同的心情。休息日的降雪,那是最受欢迎的盛况,湖畔和山间,便满是踏雪和摄影的家族与恋人。

杭州冬天的冰,结得很薄,九、十点钟的阳光便使其消融;相反的,杭州的霜,则落得很厚,因那潮湿的环境和温差。霜打得萝卜发甜、青菜添糯,身着冬装的老人们,在巷口和小区的休闲场所,边晒太阳边知足地感慨与交流。悠悠地,便会有一缕腊梅的幽香飘来,徐徐地传递着冬天悠远的意境。

北大荒的冬天,有着明显的“三部曲”的格调,将寒冬的交响曲演绎得淋漓尽致;宛若蜜月的新人,有条不紊地操持演练着生活的乐章。

序曲,是封冻前的浪漫,早晚结冰,白天则又复暖,有些许南方隆冬的意境。而结尾,便是开冻的演练,悄无声息地冰雪消融。序曲和结尾,都很短暂,似乎就为了垫铺和烘托,让北大荒的寒冬的主调,得以从容地展现和表演。

主调是封冻,彻彻底底地冰封。这是北国所特有的、无论昼夜、也无论晴雪的冬之特质;所有的周边的一切,统统都在冰冻之中;唯一尚在流动的,是那几十米深处的井水,而井台的周边,则结满了厚厚的冰,如同冰坡。零下三、四十度的低温,滴水成冰可不是形容,而是真真的写实;冰冻三尺更不是夸张,而是切切的描述。北大荒是恒古的荒原沼泽,至今湖泊和水库、湿地、水泡子为数众多,充沛的水汽条件使得其景色分外迷人。

隆冬的北大荒会经常地下雪,与北国的大部分地区不同,其很少小雪,来了就经常是大雪,就如同大荒人的脾性。北大荒的雪是干燥的,纷纷扬扬地或悄然无声地飘洒,或挟带着呼啸的寒风漫天疯狂地席卷。后者就难免会形成“大烟泡”,这是关外特有的灾害性天气,而在北大荒就展露地更加狂烈;地上的积雪都会被卷到空中,茫茫的周边,被裹得难辨东西南北。

北大荒寒冬的清晨,只要天色放晴,那便是满目的雾淞,晶莹剔透地漫山遍野;北大荒的雾淞,粗旷、狂野、豪迈、大气,叩击着心灵,绝对没有沿江城市的那种矫揉造作。站在连队的营地边上,放眼那无边无垠的被皑皑白雪所覆盖的原野,那种心旷神怡的舒畅便在心底油然而起,豪放的气概涌入心田。

冬检、排水、选种、制肥、伐木、烧窑,北大荒的兵团战士,为来年的农耕,冒着严寒而不辞辛劳,为那丰收的希冀之孕育。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