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看 望 插 兄  

2014-01-23 15:54:30|  分类: 人物特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孙华林(原安徽插队上海知青)

        自去年5月退休回上海定居以来,一直涌动着一个心愿——去看望当年的插兄小汪。

        我俩同是1970年赴安徽插队落户的上海知青(六九届初中生),被分配在同一生产队,成了同住一间屋,同吃一锅饭的插兄。六年多的插队生涯漫长而艰辛,酸甜苦辣一应俱全。生活的苦涩和前途的无望,使得我们患难与共,结下了当时并不在意的插兄情。

        随后他招工进了县办的一个工厂,我也于半年后招工到本省一个城市工作,虽然相距不是太远,彼此也是各忙各的。记得我去过他们厂一次,工厂座落在长江边,交通很是不便,周围全是农田,几乎感觉不到工业生产的氛围。之后我们保持着频率不高的书信往来。我知道他担任过车间主任、生产科长,曾为他成为生产骨干而感到高兴。当我听说很多能耗高、效益差的小水泥、小化肥纷纷倒闭时,赶紧去信询问。果然不出所料,小汪夫妇成了无工作可做、也领不到薪水的“全民职工”。再后来听说他们回上海谋生,而我却一直在安徽工作,联系也越来越少。   

        看望分手三十八年,至少三十六年未曾谋面的插兄,既兴奋又忐忑。约好在广中路水电路的一加油站内碰头,我翘首以盼。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头发虽已花白但梳理的整整齐齐,历经岁月刻痕的脸庞挂满笑容,走起路来还是年轻时的模样。好像已经认出我正是他要接的人,走过来礼貌地问:“你是……”,“小汪”我听出了熟悉的声音并脱口喊道,我们紧紧握手,以至于强烈地感受到对方的力度和温度。我们陷入了短暂的沉寂,互相注视了很久……。                                                                     

         没几分钟便来到了他的住处,是一间一居室的公寓房,大约只有40多平米,给人的第一印象当然是拥挤。一进门便是厨房兼餐厅,门的左侧是一个水斗和灶台,这就到了墙角,沿墙角转九十度并排放着冰箱和一个老式碗橱,这眼看又要到另一个墙角。再转九十度是一张不大的小方桌,三只圆凳塞在桌肚下面,方桌过来一点便是房门。最后一面墙有一扇小拉门,是一间小巧的卫生间。我站在房门口朝房内看了一眼,一张小钢丝床是那么地醒目,一道布帘后面显然是一张大床。小汪一面热情地招呼我入座,拿出了尚未拆封的中华烟,泡上一杯铁观音,一面无奈地似乎自言自语地说了声:“房子也实在太小了”。    房间虽小却收作的清清爽爽,能见到的巴掌大的地面上白色地砖一尘不染,灶台边上的炊具整齐摆放,刷有白色涂料的墙壁洁白平整,节能灯散发出柔和的白光。没有任何装饰性的陈设,却也不失温馨大方。 

        坐定之后我们迫不及待地聊了起来,从当年两人光着屁股下塘捉鱼,试图改善一下伙食;讲到“双抢”季节因实在太累而起不了床,来不及吃早饭就下地干活而饿的眼冒金星;讲到每年一名工农兵大学生招生名额一次次地与我们无缘后的绝望;又讲到在我们连续吃了几天盐开水泡饭之际,善良的葛大妈送给我们的那个宝贵的终身难忘的大冬瓜……。然而讲的最多的还是他们夫妇回上海后的艰辛。

       十六年前迫于生计他们来到了上海,由于年龄、学历、技能等方面的限制,使得他们难以融入这座城市,尽管他们曾生长于此。好在所居住的小区需要保安,那时工资只有400元,爱人在一家小超市当收银员,也只有几百元的收入,孩子还在上学,正是用钱的时候。“那时的日子过得真难啊”,小汪感慨地说。作为后知青时代的知青,回城后确实面临生活上的重重困难,这些困难像一道道坎横亘在他们面前,在举步维艰之时自然会产生一些抱怨,十七、八岁正是懵懵懂懂、充满幻想的青春年华,正是渴望求学、汲取知识的黄金年龄,却以稚嫩的身体和仅仅小学毕业的知识,被冠以“知识青年”并被“兴高采烈”地送到了农村。面临他们的是繁重的体力劳动,艰苦的物质条件以及年复一年近乎原始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带来的越来越大的精神压力……。然而,他们清楚地知道抱怨并不能解决问题,下过乡的人更是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回城机会。不能沮丧、更不能颓废。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他们选择了默默地承受,以知青在极其困难的环境中所锤炼出来的意志和毅力,勇敢地面对现实。我仿佛看到一位赤裸着上身背负着沉重纤绳的纤夫,正低着头前倾着身体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着,每一步是那么地吃力、又那么地沉重。我忽然觉得这正是知青的特质——在那个特定年代特定环境所冶锻的非凡的韧性,这是一种以责任为核心,以意志、毅力和责任所揉锻的巨大隐忍。这种隐忍支撑着千千万万个知青家庭,使得他们一步步地渡过难关;这种隐忍维护了社会的稳定,以致于数百万知青返城的浪潮得以平稳过渡。他们似乎不再渴望曾经的向往,也不希冀会有贵人相助,他们只是背负着沉重的纤绳一步一步地前行……。

          终于,纤夫的船靠上了一个小码头。小汪已退休,有一份虽显微薄但很稳定的退休金。几年前被一位邻居相中推荐到一家建筑公司当上了安全员,由于工作踏实、责任心强,公司至今仍继续聘用,每月也有一定的收入。爱人也已退休,最可喜的是女儿已经大学毕业,在一家外资企业从事翻译工作。姑娘很要求上进,业务能力挺强,薪水也算可观,而且非常理解父母的不易,“孩子还算争气”小汪骄傲地说。我察觉到他露出的淡淡的笑容,也在分享这苦尽甘来的愉悦。

         是啊,纤夫们已经或正在步入老年,他们已经背负不动那沉重的纤绳,他们并不奢望到达更大的码头,就在这虽小但还安逸的小港湾安享晚年吧。

        愿天下所有插兄都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港湾。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