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生命记忆》之10——为了生命之源  

2013-07-17 08:21:04|  分类: 悼念缅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生命记忆》之10——为了生命之源 - 海哥 - 海哥的博客

 张成春,男,汉族,佳木斯市知青,祖籍吉林榆树, 1951125出生在佳木斯市一个铁路工人的家庭里。佳木斯市铁路中学1968届初中毕业生, 19681031日到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22团(饶河农场)25连务农,后调武装值班连(310连)。1971315日在挖井作业时,因公殉职,年仅19岁。

 

196810月,张成春打起背包,随着“上山下乡”的浪潮,来到地处黑龙江省饶河县的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32225连,开始了屯垦戍边的生活。
饶河县在珍宝岛以北40余公里的乌苏里江畔,与俄罗斯一江之隔。
 二十世纪60年代末,中苏关系紧张,边境冲突一触即发。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迅速组建武装连队,投入紧张的战备执勤中。5连奉命为新建连队——310连建点,选拔了一批优秀的干部战士承担此项任务,张成春是其中的一员。
这个新连队,将担负起武装战备值班的重任。按照军区部署,10连选址在早年抗联常出没的“新兴洞”西侧3公路处,离乌苏里江仅7公里,背枕西山,面朝边境,门前一条砂石老路一头连着乌苏里江,一头直通饶河县城。据老人说,此路为伪满时期修建,是国境线上的一条重要通道。如果苏军入侵,可以凭借此路深入我腹地。10连建点后,沈阳军区3号首长曾亲临视察,可见其战略地位之重要。
 可是,就是这个把守国门的重要位置,却是一个没有饮用水源的地方!
 1969年初的一天,5连被选中的战士们,怀着镇守国门的壮志,坐着马车来到西山。听到连队领导说“到了,就这儿”,战士们看着那片原生态的丛林,全都惊诧不已。但服从命令,听从指挥是兵团战士的天职,大家顾不得卸下行李,就拿起镰刀、斧子,割草、砍树、搭帐篷,开始了极其艰苦的建点劳动。
 水,是万物之源,是生命之源,对人而言,其重要性胜过于粮食。开春前,战士们的饮用水靠融化冰雪;开春后,靠唯一的一辆马车到附近连队取水,或在前线许可的情况下,到乌苏里江取水。很多时候,没水可用,大伙只好寻找草甸子里的水洼,甚至挖好了坑,等待天上下雨!最令人难忘的是,有段时间老天竟然好久没下雨,繁重的建点劳动和紧张的战备训练使战士们的体力消耗很大,有的战士渴极了,连漂着绿萍,长满了蛆虫的脏水也捧起来就喝!
 解决饮用水成了10连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从建点时起,他们就开始人工挖井。第一口井打在林子里,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挖到40多米,竟然不出水,只得废弃。
连队只好在尚未建成的食堂边再打一口井。这井难挖,地表下是石头,挖了小一年,挖到40多米,近50米了,出的水少得可怜,炊事班一日三餐过后,井就见底了,要等上一宿才能再渗出一汪水来。
于是,1970年秋后,连里决定在靠近林子的地方打第三口井。张成春和战友们再一次为寻求生命之源向地下宣战。
 秋去冬来,冬去春来。第二年的3月,那井挖到30多米了。一根根、一排排的井膛木,把井壁维护成标准的六边形。
 314日午夜,张成春和夜班的战友们,来到打井工地接班。那天,井深已达39米,井底已经见水,只需再挖个二三米,便可大功告成。按照班里的下井顺序,那天应该是北京知青陈世晋和哈尔滨知青张新友下井。可是陈世晋探亲后刚刚归队,旅途劳顿。张成春就主动要求先下井,好让陈世晋多休息休息。排长王福银见战士们互相关心,欣然同意。张成春和张新友下井后,见到湿漉漉的井壁,吸着湿漉漉的空气,令人欣喜。想到即将涌出的甘泉,哥俩干劲十足地开始工作。

 东北农村挖井,是在井口架上一台辘轳,用粗棕绳拴上一只大铁桶,放倒井下。井下的人,将挖出的沙土装在桶里。再由井上的人摇动辘轳,把桶提上来,倒掉沙土,再把空桶放到井下,如此反复作业。

井底直径仅有1.4米,两个小伙子又是刨又是挖,眨眼工夫就把大铁桶装满了沙土。辘轳摇动了,在“吱扭,吱扭”的摩擦声中,第一桶沙土慢慢向上攀升。当大铁桶提升到井口时,铁桶在惯性作用下撞了一下井沿。没想到这一撞击,使拴铁桶的棕绳发生断裂,装满沙土的大铁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急速向井底坠落下去!井下,张成春在铁桶被提起后,一口气都没歇,就哈腰清理起沙土来。一直注视着铁桶提升的张新友,发现铁桶掉落,连喊声都没来得及发出,那沉重的大铁桶就砸断了作业面上方横放的安全板,重重地砸在井底,发出闷雷般的声响。幸好他的身体贴着井壁,才躲过了一劫,但吓得他好几天没缓过神来。而张成春则被飞起的木板砸中头部,倒在了血泊中。此时,时间是315日的凌晨1时许。

 事故发生后,连里举行了追悼会。张成春的父亲在小儿子的陪同下赶来为长子送行。张父曾提出将张成春的遗体运回佳木斯,由于尸体运输不便等原因,团里希望因公殉职者还是葬在团的青年墓地为好。最后张父同意了团里的意见。 
 连里安葬了张成春后,派人清理了那口井,不再深挖了。不久,冰雪融化,大地复苏,那口井里竟灌满了清澈的地下水。人们说那是张成春用年轻的生命换来的甘泉。
(海哥根据张成春的战友李凤兰、崔文甲、夏海秋及张成春的妹妹张雅琴的回忆整理撰写)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