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日志

 
 

知青点里的青春岁月  

2013-12-13 16:15:34|  分类: 朝花惜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伟( 江西省新建县联圩公社插队)

    入秋以后,清风朗月,常有这好天气,平日忙,便无暇顾及。今夜心情颇好,华灯初上时,便出门到附近的小路散步。一边踱着步,一边聆听着草虫唧唧的声响,心思便也随意游动着,一会仿佛进入了朱自清在《荷塘月色》中所描写的意境:一个人在这苍茫的月色下,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便觉是个自由的人。

    沿着小路信步走着,路旁的树秀丽多姿。在月光的照映下,投下参差的斑驳的影子,晚风轻拂那美妙的倩影,便也婆娑起来。漫步于幽静的小路上,使人越发悠然神思,不觉有些飘飘然了。不时也能碰上一两个像我一样散步的人。

    再往前走就是村庄了,已能听见犬吠声。那农村特有的泥土和草木的芬芳气息,弥漫在空气里。一片稻田映人眼帘,虽是夜晚,但在朗月下,仍可见在微风中泛着涟漪的稻浪。我久久地凝视着,备感熟悉与亲切,有一种久远的感觉袭来,这不正是我魂牵梦绕的情景吗?我弯腰用手轻抚稻穗。记忆里模糊、零碎的往日经历一下清晰起来,我不由想起我在农村生活的日子。

    那是我高中毕业后,随着全国掀起上山下乡当知识青年的浪潮,来到赣江边的联圩公社的一个村庄。

    当时知青点的房子还没做好,临时把我们安排在赣江大堤上一栋很老的木板房里打着地铺。时值隆冬,北风呼啸。刮得门窗咣当咣当直响,当时大家一听门窗响都戏称“丰(风)城老板”来了。广播里天气预报常说的赣江阵风多少级,就是指我们那。住在大堤上有两件事印象深刻。首先是做饭,其实我们那时只能说是些大小孩,第一次离开家,那种大食堂做饭用的是大灶大锅,感到新鲜都争着做。烧火用的是稻草秆,嘴里唱着当时流行的电影沂蒙山的插曲“红嫂之歌”,全没有离家的愁绪,生活非常快乐,像一群放飞的小鸟在大自然里无拘无束。要做饭先得过挑水这一关,吃水得到赣江里去挑。几十米的路要上堤下堤,对没有挑过担子的知青来说真是难为了。开始只能挑半桶,还两步一晃、三步一摇像个醉汉。大家轮流挑,一段时间后,大家都能挑满桶了。这让我们初次尝到生活的不易。

    我和一个搭档做饭,早晨一般都是稀饭。那年月吃面食是难得的,大家都想吃馒头,于是一致提议买面粉,做馒头。晚饭后,我俩就和面,像模像样学着“大人”样。我们都知道要放碱,在家吃馒头,有碱味呀。可问题是我俩都不知道要放发面,以为放了碱就能发大来。面揉得黄黄的,用纱布蒙好。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时,我俩就起床了。把面做成长条形,用刀切了馒头状,上笼屉蒸。当满屋蒸气缭绕时,我便迫不及待去叫大家,今天吃馒头,快起来。大家一听欢呼着起床,在那年代吃馒头也不是常有的事。当我俩揭开笼子时,顿时就傻了眼。馒头放进去多大,现在还多大,而且还变得黄黄的。拿出一个用嘴一咬,硬硬帮的,浓浓的碱味,顿时大家就泄了气。怎么回事?它们怎么不发大呢?这个说碱放多了,那个说你们火一定烧得不大,就是没人知道要放发面的。我俩沮丧地搭拉着脑袋。后来我可怜巴巴的说大家都吃吧,一人五个。可没一个愿吃的,碱味太浓,又太硬。怎么办呢?我建议把它切成片,用油炸一下,可能好吃一些,说干就干,这么一做,味道还真不错,大家都分着吃掉了。现在想想,主要是那时物质太匮乏,有油炸碱馒头已经很不错了。

    我们是年底到农村的,正值农闲,除了积点农家肥,大都闲着。从城市来,到农村大家觉得~切是那么新鲜。我们常坐在大堤上仰着头看云卷云舒,看着江上船来船往和江鸥在江面上下翻飞。眼前就是一幅绝美的江南渔歌图,总让人感到有一种唐诗宋词里的豪放、壮阔韵味。

    我们那时都是十六七岁的“大孩子”,正是风华正茂血气旺盛。那时洗澡是很困难的,人多,也没澡堂,也不可能烧那么多的热水。知青们就天天在赣江游泳,也当洗澡了。即使寒冬腊月,我们好水的伙伴也天天在江里搏击,连那些渔民看了也直乍舌。如今每每想起,仍感慨不已。

    搬到新居已是春节以后,春耕农忙开始了,公社给我们知青点派了两个老农,一个教我们种菜,一个教我们种田。

    在老农的指导下,我们进入紧张的春耕农忙,耕田、耙田、育秧。天没亮在田里拔秧的印象真是太深了,人~下田冷得直咬牙,上田时双脚全冻红了。饭都挑到田头吃。记得是清明前后,我们开始下田插秧的。我们这些知青力没农民大,挑东西挑不过他们,可我们手脚敏捷,两天后插秧,动作一点也不比他们慢,甚至比他们插的还快。记得春耕后,我还被评为插秧能手呢。

    收种也就是“双抢”时节是最紧张辛苦的时候。先是把早稻收割好,挑到打谷场上去,再耕田、耙田、每天凌晨四五点钟起床拔秧、插秧;抢种是很重要的,季节可不等人,每天早饭中饭是在田头吃的,天黑了才收工,出门进门天都是黑的,真可谓披星戴月。回到住处草草吃饭,冲个凉,就赶紧上床睡觉,每天又累又困,前后大概十几天。双抢后,大家秤体重,平均都轻了十斤左右,这也使我真正知道当农民的不易,自然也对“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有了更深的体会。

    每当吃着自己种的莱和稻米时,真不敢相信这是我们自己种出来的。春种秋收,我们这帮大孩子好像长大了,也能感到父母工作的不易,一下懂事许多,做事也稳重多,不再孩子气了,回家探亲,父母都说我们懂事了。

    知青点是我从学生走向社会的起点,那时心里充满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悠悠岁月一晃许多年过去,怀念那段生活,心中回味的是如风吹去了的往事,然而那经历的苦乐年华,那水、那田、那树、那村庄是难以忘怀的,真想回去看看,那块让人魂牵梦绕的播洒着我们青春汗水的土地。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