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杂志记录、反映着各地知青的昨天、今天和明天

 
 
 
 
 
 

上海市 静安区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上海知青在黑龙江老照片征订启事

2017-8-18 12:05:44 阅读99 评论0 182017/08 Aug18

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

《知青老照片——上海知青在黑龙江》在广大黑龙江知青的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下,即将由黑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预计今年国庆前后面市。为满足大家阅读和收藏的需求,现开始征订。

这是一本大型史料性影像集,分《远赴边疆》《建设边疆》《保卫边疆》《衣食住行》《文化生活》《科技实践》《知青人物》《返回城市》《群体留影》九章,全景式反映在黑龙江兵团、国营农场、林场和人民公社的上海知青在黑龙江生活和工作状况,对了解、分析和解读那段历史不无裨益。

这是一本知青自己的影像集,从征集到编辑,全部由黑龙江知青完成,全集从一千多位老知青提供的近五千张老照片中精选了 2068张编入相册,其中 1733张有文字说明。在 “忠实还原历史,积极面向未来” 的宗旨下,再现了一幕幕知青们熟悉的历史画卷。

这是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和上海市文史资料研究会共同组织编撰的众多知识青年历史文化丛书中的一本,尽管尚存许多缺憾,但仍然是迄今为止在影像资料方面最全面的,填补了上山下乡运动影像史料方面的空白。

总之,这是一本值得一读,值得研究和收藏的影像集。

本影像集为280x280mm精装本,528页,价格328元/本,内部征订对折优惠,为160元/本,即日起至8月底止,可通过各知青团队预订,汇总后报上海市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办公室,联系人方韧,电话:13524261806

汇款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上海瞿溪路支行,

账户名:方韧;

账号:1215579980110378855

作者  | 2017-8-18 12:05:44 | 阅读(9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打饥荒”的岁月

2017-8-6 14:01:14 阅读16 评论0 62017/08 Aug6

唐  怡

“打饥荒”是内蒙古的方言,意思是找点好吃的东西,改善改善“生活”。

内蒙古农村的主要饭食是莜面、小米和土豆,再好一点的就算是“打饥荒”了。内蒙古实行“全民战备”时,为了防止部队调动因狗叫而暴露,政府下令各村打狗。打狗时,民兵把捉到的狗吊在树上,再用一盆水灌进狗嘴里,狗挣扎了一会儿就不动了。我站得远远地看着,心里直哆嗦,这样打狗真是残忍啊!所以还没有看完就跑回去了。到了晚上,隔壁的男知青送来一大碗红烧狗肉,说是让我们也打打“饥荒”。我接过碗,只闻了一下就感到香味扑鼻!忍不住夹起一块肉送进嘴里,哈,比猪肉还好吃!于是,我一块接一块地往嘴里塞,白天打狗的那惨不忍睹的一幕,完全被我抛到脑后了……

一到秋收时节,为了尽快抢收庄稼,把粮食上场收仓,村子的男女老少一起动员,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地连轴转着干活,都十分辛苦。只有这时候,队长才会从猪圈中拉出一只猪,或是从羊群中捉一只羊出来,由村子里的烹饪高手宰杀,然后再用大锅煮熟,让大家开开胃口、补补油水,算是“犒赏”大家了。这时,每人都能分得一大碗喷香喷香的鲜肉,大快朵颐!我们知青也同社员们一样,把“打饥荒”当作在农村劳作中的最大享受和快乐!

刚到农村时,经常看到农村的小青年扛着铁锨在野地里转悠,后来才知道他们在捉田鼠,原来他们是在打田鼠的“饥荒”,他们只要想吃肉了,拿把铁锨就能弄到田鼠肉吃。有一次,我亲眼看到他们捉田鼠的情形:他们找到田鼠洞以后,把洞口挖成漏斗状,然后灌进去一瓢水,须臾之间,一个圆圆的鼠头就冒出洞口,捉鼠人只用手指掐住鼠颈,再往天上一甩,摔落到地上的田鼠就

作者  | 2017-8-6 14:01:14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逐日酷夏

2017-7-17 9:47:18 阅读25 评论1 172017/07 July17

——7.15“北斗导航系统”讲座侧记

余国成

昨天下午我冒着37度酷暑在一点半之前,赶到设在二工大的会场时,汗水已经湿透了全身,为了不至于在空调大教室里感冒,只得拼命用小毛巾搽汗,而与会者一见面都众口一词“战高温”。

我一开始还以为就我自己一个人犯傻,想不到 2点报告会开始时,偌大的一个大教室里已经人头济济,晚来点的人几乎要找不到座位了。

坐在我右侧的一个女知青还带来了她读小学五年级的孙子,她说:“这个报告会让他听听不错,我还要求他听完后回去写一篇作文呢!”

而宁志超则在知青会员群里着急地发了一条微信说:“今天下午的讲座是很好的。我的学生时代就是个航空航天迷。如果没有文化大革命,我很可能就是那里的人。很想去听,但是刚从甘南青海采风回来,飞机晚点三小时,昨天早晨五点才到家,前八天日均睡眠不足五小时,现只想睡觉。去不了了!恳请哪位能够做个录音,发到网上,以补遗憾!谢谢!”

报告人北斗导航卫星系统副总设计师、中国科学院微小卫星工程中心研究员沈学民年逾花甲退而不休,因为要随时准备出发,到北京参加会议参与近期我国几起航天实验事故的善后处理,所以是穿着一身黑色制服前来作报告的,这从一个细节展现了当下我国科技工作者爱国敬业普遍的状态和情怀。

报告的题目是“北斗导航卫星系统及产业化”,内容相当专业,但是听来一点都不枯燥,随着那些言简意赅,图文并茂的屏示依次翻动,沈学民如数家珍地讲述了他多年来在这个领域所经历和听说的逸闻趣事,让我们很快走近了这一项正在改变人类生活,最终关乎国家命运的强国工程。

作者  | 2017-7-17 9:47:18 | 阅读(25) |评论(1) | 阅读全文>>

情热酒酣忆旧时

2017-7-9 13:18:50 阅读651 评论1 92017/07 July9

——七三年知青重返石沟三队看望父老乡亲侧记

折瑞兵

2017年5月21日,星期天。晨起,在我家休养的83岁的老母亲突然说:“住在你这鸽子笼般的家属楼里,我和死蛇一样软了。我要回折家湾。”闻言,我赶紧联系二哥,让他开车把母亲送回去。

车驶进老家院子,发现家里来了好多人,原来是1973年插队的知青回来了。这可是个意外的惊喜!我脑子里立刻出现桑淮、刘安明、关利海、梁喜同、张凤珍、单玉娣、张凤英、曹秀云等一连串名字。我努力检索四十几年前的孩童记忆,试图和眼前的客人一一对上号。

四十三年啦!这是一个经过巨大变迁的时间历程,也是一个不短的生命过程。当年十八九岁的小伙子大姑娘,花儿一般的年纪,居住在省城兰州,硬是被时代洪流挟裹着,离开父母,一头扎进折家湾这个穷山沟,和社员一起劳动,过起了和当地农民一样的生活。三易寒暑,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折家湾的山梁沟谷、条条块块的土地上,留下他(她)们年轻的足迹,洒下他(她)们辛勤的汗水。一茬茬种了收、收了种的庄稼见证了这段特殊的经历。尤其是背个背篼往王山坪上送粪,陡峭的山路,上坡时脖颈伸展得和咕噜雁一般,嗓子眼里直冒火。就是在这汗水与泪水交织、穷苦和欢欣俱存的劳作过程中,这些知青和生产队的社员缔结下深厚的情意。追昔抚今,当时的青春年少如今均已过了耳顺之年,幻化成拖家带口的爷爷奶奶。“忽忆旧乡头已白”,岁月在每个人的脸上都镌刻下深深的印痕,也在大伙儿心里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

随后村支书、主任和文书来了。一些乡亲闻讯,像过年一样,换上干净衣服,喜冲冲前来和亲人一般的知青叙旧情、话温凉。

作者  | 2017-7-9 13:18:50 | 阅读(651) |评论(1) | 阅读全文>>

文/朱银龙  图片提供/韩依群

我怀着崇敬和钦佩的心情秉烛夜读看完了《风雪十年》。阚治东先生的《风雪十年》回忆录是对北大荒知青生活的历史回眸和总结。从中感悟出作者的人生成长轨迹和对这不可复制的历史瞬间的再度反思是充满真诚和内心善意的一种人生积极态度,值得我和当年曾经有过共同或相同经历的荒友细细研读,再从中领悟和重温这段耳熟能详的人生历程。

阚治东先生在《风雪十年》首发赠书仪式上

书中有一段内心独白,我觉得很让人不禁回味与沉思,给读者以力量。“理想只是如同一颗种子,沉睡于这片被厚重冰雪覆盖着却顽强孕育着灿烂生机的黑土之中,静待春天的唤醒;那些以为自己已经忘却的点滴记忆,却如同时光穿越一般,一一十分清晰地浮现在眼前,仿佛可以重新听到、看到,又仿佛可以伸出手去再度触摸。”“我突然觉得,虽然我离开北大荒多年,但心从未离去,北大荒的风雪早已悄然融入我的灵魂,锤炼了我的性格,在我以后每一个命运的关口,都给予我巨大的支持。”有时候当一个人在生活的实践中碰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阻力,不妨可以从中汲取人格、信仰、理想、信心、未来的动力。“有北大荒这碗酒垫底,什么样的困难我都能应付。”这句台词上的名言,成了克服和战胜困难的法宝。

知青在黑土地的成长经历,必须过好“三关”。首先是“生存关”,恶劣的生存环境是考验人生的一道坎,不论风霜雨雪、春夏秋冬、四季轮回,都要认真对待;其次是“劳动关”,虚弱的身体是在及其严酷的劳动实践中以脱胎换骨的方式中磨练出的;最后是“感情关”,年轻人容易动真情,爱情容易萌动,一不小心引发感情的偏离和纠结而陷入情感漩涡之中,陡增不可预计的艰辛和跋涉。

作者  | 2017-6-7 13:17:07 | 阅读(4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那年的高考亲历

2017-6-7 13:02:12 阅读27 评论0 72017/06 June7

胡孝龙(原黑龙江兵团26团上海知青)

又逢一年一度高考期。又见考生全家总动员,忙得不亦乐乎,社会各界更是如临大敌,花大力气为考生和考场提供细致到位的保障。所有这些,都让我回想起那一年曾经有过的高考亲历。

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下乡在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当时几乎每年有经组织推荐上大学的名额,但名额凤毛麟角,且“推荐”的幕布后面,有着很多秘而不宣的权、钱乃至性交易的“潜规则”,绝大部分知青唯有一次次陷入失落痛苦之中。

七七年下半年,从团部传来“红头文件”:国家将恢复大专院校统一入学考试,凡经考试合格者均可进入大学深造。人人都能享有平等竞争、实现梦想的机会了,这是个多么令人欢呼雀跃的特大喜讯啊!

然而当最初的狂喜、激动过后,知青们普遍意识到受诸多因素的制约,梦想成真几乎是无望的:文化底子太薄,近十年的高强度农业劳动,以前所学的粗浅学识早已还给了老师;无法筹集到有针对性的复习资料,即使筹集到,无老师具体指导,复习没有要领,再努力也只能事倍功半;繁重的田间劳作日复一日,不可能有时间和精力专心复习,何况复习时间只有区区几个月;相比较应届高中毕业生,学识程度差距明显……凡此种种,许多知青只得知难而退,放弃了考试报名。

因兴趣和志向使然,再加年轻好学、好胜,下乡后每当晚上休息,我在煤油灯下阅读了许多凡能借到的各类书籍。书籍内容包罗万象,五花八门,还包括一些尚未“开禁”的国内外名著。只要有机会,我还时常一个人静静地钻研代数、日语等。虽然不精,也不知是否能够学以致用,但通过学习,充实了自己,丰富了生活。对每一点滴的进步和收获,我都会开心良久。

作者  | 2017-6-7 13:02:12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举办《青春北大荒》书评会

2017-5-6 21:21:34 阅读47 评论0 62017/05 May6

文 / 龚麟生

图 / 沈永宝 庄蔓菁

2017 年 4月29日下午,由上海知青研究会与上海青运史研究会共同举办的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在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会议厅举办了《青春北大荒——工程一连往事》书评会。上海知青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张刚到会并讲话,研究会部分会员、《青春北大荒——工一连往事》的作者及其读者70余人参加了书评会。

会议由上海知青研究会副秘书长、上海知青研究资料中心副主任李庆梅主持。她说,这次《青春北大荒——工程一连往事》书评会是由上海知青研究会、上海青运史研究会、上海青年管理干部学院联合主办的“ 2017 上海知青图书交流会”系列活动之一。她感谢各位对书评会的大力支持,并向与会者转达了上海知青研究会阮显忠会长对会议的祝贺。

《青春北大荒——工一连往事》主编李向东介绍了编辑的情况,这是原黑龙江兵团六师62团工程一连知青自己撰写的一本回忆录,全书57名作者用三十万字的篇幅记录了该连十余年的拓荒生活。本书的编辑和作者徐楚、韦国敏、顾剑鸣等也也介绍了本书编辑和当年知青生活的情况和体会。

共有23位曾在各地劳动和生活的知青在会上作了热情洋溢的发言。曾投亲靠友务过农的成根荣知青认为,该书充满了正能量;曾插队江西修水的朱盛镭阅读《青春北大荒》则有另一种感受,仿佛隔时空浏览了许多我们插队知青没有听说过的关键词,并认为该书可以成为记录知青群体生活的“社会生活史样品”;曾插队延吉的肖俊峰评价此书是用青春血汗写就的文章,是当年千千万万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与命运搏斗的縮影;从西双版纳云南兵团走出来的修晓林认

作者  | 2017-5-6 21:21:34 | 阅读(47) |评论(0) | 阅读全文>>

难忘的知青岁月

2017-5-6 20:59:52 阅读50 评论0 62017/05 May6

黄志清

1968年12月30日,在伟大领袖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感召下,在一片激情沸腾的欢送声中,告别父母,告别亲朋好友,告别城市,我背着背包,挎着带有毛主席语录的黄底红字的书包,上山下乡来到了新晃侗族自治县方家屯人民公社坳背罗大队第二生产队。和我一起下放到这个队里的还有一个叫廖红星的知青。当时,我们这种下放形式叫扦队落户,也叫投亲靠友。

当晚,生产队为我们开了一个简单的欢迎会。欢迎会是在生产队长姚沅金家的堂屋里召开的。没有电灯,社员们在昏暗的油灯下围着一盆炭火,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有的蹲着,有的啪嗒啪嗒的抽着旱烟。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他们都很友好地向我们打招呼。姚队长把我们向社员们做了简单的介绍,我们也分别向社员同志们点头示意,就这样,我们就成为了生产队里的一员,当上了农民。那时,出的是集体工,会上,队长便安排了第二天社员们要干的活和要完成的生产任务。

我被安排住在一间十分简陋的木房里。木窗格是用丝绵纸糊的,出门进屋木门还会发出吱吱的响声。出门左侧有一间小灶房,我就在那里做饭。做饭用的是铁锅,烧的是柴火,水是沙井里明净的水。当时吃的盐都是像玉米颗粒一样粗大,炒菜时,还要用擂钵把它擂细才能用。记得我在生产队里第一天干的活就是除牛栏粪。牛都是集体的,牛圈牛栏也是生产队的,私人是不许养牛的,那么牛屎也就是生产队的了。牛栏里有很多稻草和牛屎夹在一起,都有三四尺高了,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夹着牛粪的稻草掏出来堆放在一起,然后作为肥料挑到田里。生产队有 9头牛,就有 9个牛圈。我们有三个人除牛栏粪,手上脚上到

作者  | 2017-5-6 20:59:52 | 阅读(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洋坪水库的漪涟

2017-5-6 20:52:03 阅读13 评论0 62017/05 May6

蔡起迪

每当我乘车经过沈海高速公路福建霞浦境内长达 3750 米的洋坪隧道时,就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仿佛汽车不是在隧道中平行飞驶,而是穿越隧道的顶层向上升腾。因为在这长长的隧道上,隔着一层由时间凝固而成的花岗岩,上方高悬着一个呈枫叶形、拥有二千万立方水域的洋坪水库。而我当年作为“知青”下乡插队劳动四年,有三年的时间,就是在洋坪水库工地劳动的。那时的生活,就像在水库工地中拉土方的榆木车轱辘,在坎坷颠簸的土路上无望地摇摆翻滚着。可以説,我青春的汗水,都挥洒在洋坪水库那一泓碧波中了,因此,只要我想起洋坪水库,心里就情不自禁地荡起一阵阵漪涟。

  我是“老三届”初中毕业生,应该在 1969 年初,按规定就要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去上山下乡,但因生病,在家治病一年,隔年 5月,被安排到福建省霞浦县三沙公社西山大队第六生产队插队,当时还没有知青点,被安排住在生产队长的家里,因生产队长家里人口多、住房紧,他让我住在顶楼的神龛旁边,因此,村里的贫下中农戏称我是“与神住在一起”。那时我们是真正做到毛主席指示的“三同”,即“和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第二年,大队要修建洋坪水库,就分配我到洋坪水库劳动,当时的“插哥”们又戏称我“上山修理地球”。

  洋坪水库建在我们大队管辖的一个叫“洋坪”的畲族居住村,处于丘陵山谷中,四周崇山峻岭,茂林修竹,特别是要修建水库大坝的洋坪村,座落在山谷盆地中,整个村庄被一片葱郁挺拔的樟树林和枫树林所包围,从我所住的工地茅草屋往洋坪村张望,因建水库被剥皮露出红土的V形山坡,衬托着山顶上的蓝天白云,形成一个巨大的倒三角,洋坪村就

作者  | 2017-5-6 20:52:03 | 阅读(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昆明中国远征军纪念馆祭文

2017-5-6 20:50:11 阅读16 评论0 62017/05 May6

龙国武

公元2017年4月,彩云之南,百花绽放,各地知青代表云集寻甸,举办第17届泛长三角知青文化研讨会,值此清明时节,怀景仰之心,拜谒远征军先烈。词云:

倭寇狼心,始于明庭,扰我海疆,戮我平民。

黄海衅事,甲午风云;一九三一,东北侵吞。

卢沟狰狞,全面犯境;京沪沦陷,南京屠城。

哀鸿遍野,山河破碎,民族存亡,迫在眉心。

国痛民悲,热血沸腾,巨臂回天,有我远征。

如云猛将,铁铸勇丁,浴血滇缅,舍身成仁。

仁安羌围,力救英军,捷报飞传,中外兴奋。

野人山里,安澜殒身,中正主祭,泽东泪悲。

利多军营,苦练精兵;兰姆加中,众志成城。

旌旗飞舞,鼓角连营,同仇敌忾,誓扫妖氛。

滇西反攻,两面夹击,松山克敌,漫山血浸。

畹町班师,笑入国门;雪峰会战,雄师布阵。

芷江受降,名垂青史,志以生辉,功耀炳勋。

丁酉祭祀,名曰知青。慰汝心灵,爱国英魂。

英雄虽逝,后继有人,史歌回荡,叱咤风云。

中华志士,历代同馨。中国有梦,民族复兴!

作者  | 2017-5-6 20:50:11 | 阅读(1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别遥遥

2017-5-6 20:44:01 阅读17 评论0 62017/05 May6

文/李恩骐

古往今来,离情别意,抒写的佳作何止千万;悲痛怨愤,缠绵悱恻,前人之述备矣。我最难忘的“离别”,自然是在知青生涯中的所见所闻。

下乡的第四年, 1973 年的一天黄昏,日影西沉,月华初上。近邻潞田公社潞田大队的上海知青小张因与我处知青在县城参加农民运动会相识,他带着小卞一起来到我们住地,小卞愁眉锁眼,郁郁寡欢。小张悄悄地对我们说,这次他带小卞来,是让其散散心的。我有点疑惑,因为我与小卞在潞田“谷中”水电堤坝修筑工地上曾经同为民工而相识,有过一面之交。他长的英俊帅气,一米七的个儿,人缘好。而今日,一改过去阳光的模样,垂头丧气。晚饭后,我们围坐一起聊天,嘎讪胡。只听小卞细细说来,在农村待了几年,哪个少男不钟情,哪个少女不怀春,他与一个女知青在劳动中暗生情愫,一时亢奋,不料暗结珠胎,女知青因体胖,无人知晓,无奈十月一过,分娩生产的那一天,不得已叫来了生产队的接生婆来接生。产下了 6斤重的女婴,女婴嗷嗷待哺,女婴她妈还不愿意给其喂奶呢,任其“哇、哇”直哭。只见这位女婴妈妈眼含泪水,摇晃着脑袋说,前途没了。旁边的其他女知青都耐心地劝慰她,不要想得太多了,即生之,则安之。催促她快点给女婴喂奶。原来女婴她妈还想着今后怎么办,有了孩子,结婚成家就一辈子在农村了,往城里“上调”的希望没有了。女婴她爸小卞也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没了方向。周边村庄的知青得知消息后,纷纷慷慨解囊,有捐一些钱的,有拿来上海白糖权当红糖处理的,有送来自养老母鸡的,有扯了旧衬衣说给女婴当尿布使用的,有爬上大树掏来鸟蛋的,有从水库钓来鲫鱼的,反正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情义无价,给了女婴爸妈无限宽慰。

作者  | 2017-5-6 20:44:01 | 阅读(1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在迪丽娜尔艺术学校学习的点滴体会

2017-3-29 12:51:58 阅读20 评论0 292017/03 Mar29

                                                                        新疆知青     朱根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王岚老师说的好,这两天我们还沉浸在正宗维族专业大师教我们维吾尔族传统舞的场景中呢!不得不讲这是一种缘分吧。共同的爱好,共同的志趣,终使我们师生们因缘走到一起来了。牛往草处奔,人往高处走,艺术无止境。一听说有正宗的专业维族大师来教我们舞蹈的消息,我们大家都激动万分,从心底里喜欢啊!我们都有一颗热爱新疆舞真诚炽热的心。所以同学们就能克服种种困难聚拢到一起来啦!在这紧张又欢乐的四天学习中,大家都能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地,虚心地向专业大师学习。那速度,快快快快呀!那时间,分秒必抓呀。那眼神,多么专注呀!那动作,整整齐齐吧!四天四个舞蹈系列,奇迹,真正的创奇迹呀!

然尔我们学员们的基础水平层次,年龄大小,身体好坏等等都参次不齐哦!能让我们年龄偏大点的学员来参加学习,已经是万幸中的万幸了。我是一名新疆知青,在新疆兵团一师七团曾工作了33年。我对新疆,我对新疆舞特别有感情。我认为:这次学习新疆舞的机会是千年

作者  | 2017-3-29 12:51:58 | 阅读(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老编轶事》有感(三篇)

2017-3-22 12:22:34 阅读41 评论0 222017/03 Mar22

一、编辑室里的新故事一一读余国成《老编轶事》

林嗣丰

和国成兄一样我也是一仆二主,同在《黑土情》杂志和《知青》杂志当栏目编辑,更主要的是我俩还共同担任了《知青》杂志的主校对,于是就有了与他之间的“亲密合    作”,也就有幸拜读了他的《老编轶事》。

见了国成,看到他自诩的“委员长”式的尊容,你一定会感到此人身上必定会有许多的故事,也一定会认为其必然会有的诙谐;然而,当你和他交谈起来时,你又会大失所望,他真的是木讷得可以,半天也说不说几句连贯的话来,但当他一旦憋出句话来,定然是让人捧腹大笑的。这些特点在他的文章里都是可以体验到的。

然而,这不是他的全貌,正如他自己所说,他是个“茶壶里煮饺子”的,内在的货多着呢!他的文章实在是漂亮至极,故事曲折,语言诙谐,在那些让人忍俊不禁的语言背后,却能感受到丝丝的泪水。

就拿《老编轶事》来说吧,写的是国成回沪后生活、创业的艰辛和成就,读来想笑又笑不出来,想哭又憋了回去。为了夺回下乡十年失去的大好时光,回城后他忙于求学将婚姻也耽误了。众多的女子就因为他的木讷而“没有姑娘肯跟我“碰头”第二次的”。好在还是有人赏识他,那个愿意婚后“多腾出点时间做做家务”的女子义无反顾在嫁给了他,他却把人“丢”在了马路上,得到了“一顿毫无章法的粉拳伺候”。读到此处,你还能笑得/出来?但最终国成却收获颇大,不但有了娇妻,而且获得“金融、英语、新闻等准大专学历数种、中文本科文凭及学士学位各一”,并且有了“博士”的雅号和“书蠹头”的美称。

下乡时的改诗吟联,回城后的绘画摄

作者  | 2017-3-22 12:22:34 | 阅读(41)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张珍藏了九年的《解放日报》

2017-3-14 9:24:25 阅读86 评论0 142017/03 Mar14

陈战(原黑龙江兵团上海知青)

2005年大年初一的《解放日报》

不久前我去浦东参加农场时期的同事庄丽英举办的其女儿结婚酒宴,同去参加的农场知青郭玲从她的背包里取出了一个牛皮信封交给我,并笑着对我说:“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请笑纳。”我正一头雾水地想:这信封怎么是给我的?打开信封一看,我愣住了,信封里装的竟是一张九年前的《解放日报》,这张报纸一下子就把我带回了九年前的那个除夕……

那是2005年的2月8日,大年三十上午,当时我正担任上海五四农场属下的上海练江电气有限公司的党支部书记、常务副总经理。安排好单位过年前的所有事务后,我匆匆来到离家不远的豫园,准备购买一些过年物品。这时,我看到一辆流动采血车,停靠在丽水路牌楼西侧的空地上,工作人员已经摆放好了宣传献血的展板,并接通了电源,正在等待人们前来献血。我心里想:今天是除夕了,这些工作人员还上班啊!正想着,一位工作人员对着我说:“先生,您对这些宣传展板提提意见吧。”我愣了一下,边看边想,想到自己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献血了,便打定主意再献一次血。我径直登上采血车的楼梯,车上的工作人员先是验看了我的身份证件,并让我填写了无偿献血的表格,一位医务人员让我脱衣撸袖,准备采血。正在这时,离采血车不远的丽水路边上停下了一辆小汽车,车上下来一位年近六旬的长者,手拿一架中焦距的照相机,他向车下的工作人员问了几句后,便来到车上。他听说我是今天第一位来此无偿献血的市民后,便问我是什么单位、做什么工作、今年多大岁数等等,当他得知我是一名下乡几十年的知青,现在是一个基层单位的干部,又是自愿在社会上多次无偿献血且每次都是

作者  | 2017-3-14 9:24:25 | 阅读(86)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次跨越时空的寻根之路

2017-3-13 15:43:26 阅读100 评论1 132017/03 Mar13

——记逊克知青读书会松江广富林、泰晤士踏青活动

朱银龙

春光明媚,草木复苏。2017年 3月 9日我们“逊克知青读书会”和“逊克知青合唱队”的部分学员兴致勃勃,在知青教授黄顺发老师的带领下乘地铁九号线,来到了上海松江城南的“上海历史文化之根——广富林遗址”,听他给我们讲述正在大规模建造和修缮的国家重大文化开发项目。1959年经被当地农民发现,几经周折,经历了近半个世纪才大规模的挖掘并加以保护。松江广富林地区产生约4000年前新石器时代晚期,属龙山文化。上海广富林是从黄河流域先民在此经数千年的蜕变演化而逐步形成的华夏文明的鲜明文化足迹。早期的先民经长途跋涉一路迁徙流落安生于长江流域,肥沃的土地、充沛的水分、充裕的物资养育并形成了华夏儿女的具有震撼人类文明开天辟地的大事记。这块富饶的土地上从此诞生了适合人类大规模群居部落的繁养生息、劳动耕作、文明发展,从此结束了野蛮的刀耕火种时代。从已经挖掘的史前资料及发现的大量生产用具、生活器具、粮食谷物、田埂沟渠、茅舍窝棚及墓葬坟茔,充分揭示了古文明在江南的集中展现,进一步将史前文明推进5000年之久,已出土的陶器与河南黄河流域相同这是良渚文化与黄河流域的文化交融。反映了江南早期先民的勤劳、朴实、善良、聪慧与大自然和谐共生优良传统习俗和古朴典雅的性格,从而创造了“上海广富林文化”。

农根文化的象征——石锄,学员在此合影

鸟瞰广富林遗址公园

石拱桥上远眺

卧子坊石牌坊

广富林景区一角

登高望远看远景

雄伟的塔楼

作者  | 2017-3-13 15:43:26 | 阅读(100) |评论(1)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